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零六章 太平

那穆明玉生的极其俊俏,脸上更带着和煦笑容,听闻队长的劝说后,连忙道:“多谢提醒。非是在下想要纵马急行,实在是时间紧迫,不得已才会犯禁,我会小心。”
天策万岁元年,也就是公元695年,阿你真那又奉命刊修众经目录,得武则天青睐。
边塞,悄无声息。
不过,他还是走上前,从青年手中接过了腰牌。
入春以后,风平浪静。
这在神都,堪称第一高塔,更成为洛阳的标志性建筑。
大福先寺本名太原寺,是武则天为了纪念其母亲,也就是太原王妃杨氏所立,本坐落在教义坊。相传,有一天武则天登上阳宫,遥遥看见太原寺的轮廓,觉得这太原寺距离宫城太远,不禁心中感到凄然,于是在永隆元年把太原寺迁至积德坊。
“这等话你最好不要再说,否则会连累到弟兄。”
天色已晚,夜禁业已开始。
巡兵闻听,立刻紧闭双唇。
“今晚法藏法师与阿你真那法师讲法,公主在通天塔参佛。”
如今的大福先寺,已成为皇家寺院http://m•hetushu.com
这大福先寺,坐落于积德坊,位于洛河北岸,在都城的最东边。
于是在经过三思之后,武则天决定在入秋后开设武举恩科,以方便从民间寻找人才。
穆明玉闻听阿你真那在说法,顿时露出尊敬之色。
二月末,一场小雨过后,把洛阳城洗刷的格外干净。
从长街的另一边,出现了一队巡兵武侯,拦住了青年的去路。
“前面人立刻住马,否则格杀勿论。”
他跟随一名卫士直奔通天塔,远远就看到,在通天塔外灯火通明,无数僧人正在通天塔下参禅念佛。梵音袅袅,回荡大福先寺上空,直让人感受到那无尽的庄严肃穆。
贞观时期,将星璀璨的局面,在圣历二年到来之后已不复存在。好在武则天册立了李显为太子,使得朝内局势渐趋稳定。与此同时,她开始着手提拔一些将门之后,比如薛讷,比如薛讷的兄弟薛楚玉,比如魏州贵乡人解琬……诸如此类。
天授二年九月九日,武则天称圣神皇帝,追封其http://m.hetushu.com父为无上孝明高皇帝,其母为无上孝明高皇后,太原寺随之更名为大福先寺,意图比美唐高宗建立在龙门的大奉先寺。
他把马拴好,走到山门前,叩响门扉。
虽然李唐公主众多,可是在这个时间里被称之为公主,又能够在大福先寺开法会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武则天的小女儿太平公主。
这将是自如意元年以来,举办的第四次武举。
穆明玉道了一声谢,便翻身上马离去。
虽然他手下依旧没有什么出众的人才,但也招拢了一批手下,在朝内形成了一些力量。
与此同时,李显在经过这半年多的经营后,也逐渐稳住了阵脚。
那青年一身锦衣华服,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芬芳。他勒住了战马,从马上下来之后,便从腰间挎兜里取出一块金牌,面带微笑道:“在下是公主府宾客穆明玉,今晚公主在大福先寺开设法会,在下受公主之邀,前往参禅,有通行令牌为证。”
巡兵武侯的队长听闻,不敢迟疑,忙下令身后巡兵收起刀和_图_书枪。
原因很简单,当年李唐宿将或是年迈归隐,或是被屠杀一空。
穆明玉将手中腰牌递进去之后,便闪身走进寺庙。
“夜禁时分,穆先生最好不要在长街纵马而行,否则很容易引起误会。”
……
阿你真那,是加湿弥罗国之刹帝利种,自幼出家,受具足戒后专习律品,擅长咒术。长寿二年,他来到洛阳,主持天宫寺,并翻译了陀罗尼经等七部九卷,声名响亮。
自入春以来,不到月余光景,默啜已吞并了三个大部落,使突厥势力暴增。
“你给我闭嘴!”
一个青年却在夜色中,沿着长街纵马疾驰。
公主?
在火光下验明真假之后,然后又把腰牌双手递还给穆明玉。
如今,这大福先寺中有房间1200间,另有一座楼阁式高塔,高达十六丈,可鸟瞰神都。
这个十六丈,是以唐尺而计算,如果换算到后世的度量衡,差不多就是近五十米高度。
当穆明玉抵达寺院的时候,只听到从里面传来梵唱声,更透出一种莫名的庄肃之气。
而这一次武举www.hetushu.com的意义非同小可,很明显是武则天针对突厥人在塞北日益壮大的局面而开设。也就是说,一旦中举,很可能会被委以职事官,得到朝廷的重用。这对于许多平民百姓来说,绝对是鱼跃龙门的机会,于是各地勇壮都纷纷摩拳擦掌。
队长闻听,顿时大惊。
洛阳在经过一个严冬的振荡之后,渐渐平静下来。
但是,仅凭这些人还远远无法满足武则天的要求。
积德坊,原名游艺坊,隋朝名将杨素的宅院就坐落与此。坊内有沉香堂,坊南就是温雒坊,再往南就是洛河,风水甚好,景色极佳。不过杨素一族入唐之后已经不复存在,于是武则天就下令,霸占了杨素的宅院,把太原寺修建在这里。
恩科旨意一出,四方云动。
神都,洛阳。
“队正,我不过是随口……”
“随口也不行!”队正的脸色阴沉,压低声音道:“人家背后有公主撑腰,你又算得什么?你若是长得一张好脸,说不定早就去做了相公。要怪,就怪你爹娘没给你留下足够的本钱。现在,给我闭上你的臭嘴,和图书若再废话,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看着他的背影,一个巡兵突然吐了口唾沫,低声骂道:“长得就像个相公,怪不得敢犯禁夜行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就请先生保重。”
默啜在经过去年的一场大战,也偃旗息鼓,停止了对边塞的袭扰。不过,对于大周而言,边塞是平静了。可是在草原上,突厥人征伐的脚步却没有片刻的放松。
很快的,山门打开。
据细作传来的消息,突厥大军已经过十万人,隐隐有称霸草原的态势。为此,许多草原部落或是恳请归化,或是向朝廷发来求援。可面对这种局面,武则天显然也没有太多的应对之法。
随后,武则天又亲自撰写《大福先寺浮图碑》,并下令大修寺院。
特别是从朝堂上流传出武则天有意让李显和武家联姻的消息之后,李显的声望也获得了提升。不管怎么说,如今这个朝廷还是武则天的朝廷。李显和武家联姻,也就代表着他太子之位更加稳固。日后接掌大统的趋势,也就变得越发清晰。
而队正则冷哼一声,带着人马继续巡街……
“公主何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