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一十一章 三皇观(一)

在抵达汉代钢炉遗址的时候,分出两条岔路。一条是直通黄河,一条则奔向广武山。
“哦?”
一直到德宗之后,郑家才出现了两个宰相。
不过,在这个时候,郑镜思肯定想不到自己怀中的宝贝儿子,日后将面临的坎坷。
“是哦,父亲说的好有道理。”
只是,杨守文前脚一走,杨承烈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。
……
想当初徐敬业造反,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一篇檄文,把武则天骂的狗血淋头。可是当武则天看到那篇檄文之后,却责怪身边的大臣,放走了这样一个人才……
广武山北面,是滚滚黄河紧贴山脚而过。
月光,透过院中那棵古柏的枝桠缝隙,洒在杨承烈的脸上,有些朦胧,阴晴不定。
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出现这种情况,也正是源自于荥阳郑氏出现了断层,以至于当郑虔成长起来之后,正值郑氏最为衰弱的阶段,也造成了郑虔那一生的坎坷www.hetushu.com
郑虔,字趋庭,新唐书卷二0二有他相关的传记。
“这不是好事吗?有甚奇怪?”
郑虔的一生,也是荥阳郑氏在盛唐时期的缩影。
杨承烈蓦然清醒,看杨守文坐在他面前,当下强笑一声道:“没什么,只是拉扯些家常,顺便告诉我,他明天和十三郎会跟我们一起去广武山,祭拜你的母亲。”
“刚才我找廿九叔商量,让他帮我介绍一个会酿酒的匠人。
他门廊上坐下,脸上却露出一抹苦色。
杨守文既然有这样的才能,也注定了他不可能一辈子默默无闻。
他站起身来,走出书房。
盛唐著名的文学家,诗人,书画家,同时也是一位精通天文、地理、博物、兵法、医药等近乎于百科全书式的通儒。杜甫后来称赞他是‘荥阳冠众儒,文传天下口’的大家。后世,其传略广泛见诸于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等辞书,为诸多人称赞。
思来想去,和图书让杨守文改姓是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那时候,杨守文痴症尚未痊愈,整个人浑浑噩噩,杨承烈也不需要操心。让他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,等长大了让他娶了幼娘,传宗接代,也就算是不负亡妻嘱托。
杨承烈道:“当然是,不然你以为你有什么,值得你廿九叔求你?”
古人笃信鬼神,对亡者更有诸多的寄托。而且,杨守文的谎话又是那样天衣无缝,由不得杨承烈不信。亡妻教导十五年,难不成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她一番心血?
“是吗?”
若仔细查看史书,会发现在唐玄宗执政期间,各大世家都有人才涌出,唯有郑氏始终悄无声息。
“父亲,刚才廿九叔找你,有什么事吗?”
有本事的人,终究会被人尊重。
杨守文回到家中,见杨承烈仍坐在书房里发呆。
广武山,昔日名叫三皇山,又称作敖山,后世当地人又称之为邙山。
郑镜思骑着马,郑虔则骑着一头小白驴和_图_书,在路口等待多时。
杨承烈也没有和他讨论杨守文的事情,双方汇合之后,便打马扬鞭,奔向广武……
唯一会受到影响的人,怕就是自己。可是一想到杨守文的未来,杨承烈又觉得,哪怕受再多的委屈也算不得事情。只要兕子能够高兴,那就足够了!而且,这样一来还可以免去另一个麻烦……想到了这里,杨承烈下意识握紧拳头,心中已经有了决断。
最终,在安史之乱结束之后,郑虔因为曾被安禄山俘获,并委以官位的罪名或三等罪,流贬台州迁司户参军。此后,他一直到死都未离开台州,并在台州留存郑氏一支。
谷深坡陡,崖壁参差,西有虎牢之险,东北有敖仓之粟,南有重镇荥阳,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他已经发现,郑虔有着非凡的天资,若精心培养,他日必成大才。
杨承烈做出一副‘我很忙,你别来烦我’的表情,惹得杨守文笑了。
从骆驼岭沿黄河西行五里,有一座东西走向http://m.hetushu.com的山岭。《荥阳县志》记载:广武山山势自河边陡起,由北而南,绵亘不断。其峰峦尖秀,峭拔数十丈。朝霞暮烟,变态万状。
廿九叔很爽快的答应,说会把龙泉镇的鹿未玖介绍给我,让我觉得非常奇怪。”
父亲临终前的告诫,杨承烈不敢违背。
而郑家目前所面临的困局,郑镜思也非常清楚。正是这个原因,他才会同意郑怀杰的主意,想要把杨守文吸纳进来加以培养,日后可以是郑家的声望得以延续。
他走进书房,随手便关上了房门。
西南,万山丛错,群峰峥嵘。
随母姓,算不得事。
原本以为,来到荥阳后可以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。
杨守文有些不太相信。
不过郑虔的命运非常坎坷,其一生更贯穿了盛唐的始末。
杨守文搔搔头,轻声道:“礼下于人必有所求!虽说廿九叔也算是亲戚,可是他答应的太爽快,让我心里有些不安。若是舅舅这样,我倒是可以理解,也能接受。可廿九叔毕和图书竟和咱们隔了一层,他越是这样热情和爽快,我就越觉得不对劲。”
可是,偏杨守文痴症痊愈后,表现出那惊人的天赋。
……
杨承烈的目光,显得很复杂。
天才蒙蒙亮,杨守文一家便上了马车,驶出村庄。
半晌后,他展颜笑道:“你廿九叔就是这么一个爽直的人,古道热肠,你想多了。”
是啊,他当然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!
青奴已经被宋氏带去休息了,庭院里非常安静。
谁料想,兕子要找回幼娘,所以想要成名……说起来,他的确很厉害,小小年纪文武双全,更写得一手好文章。入唐以来,能有写得佳作,就很容易获得尊敬。
杨承烈是真相信了杨守文的那些谎话。
“好了,别在这里打搅我考虑事情了,为父还有重要的事情考虑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真要让他跟着自己终老山村,一辈子默默无闻,又不免辜负了亡妻十五年的教诲。
不过,荥阳的邙山,和洛阳的北邙关系不大。
杨守文露出疑惑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