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一十五章 三皇观(五)

啪的一声,铁槌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,只砸的潘道子满脸是血,噗通便倒在地上。
当郑镜思那句‘自作孽,不可活’出口的刹那,杨守文就知道坏事了……你特么这不是在平事,你这是在挑事!本来死了儿子已经很崩溃了,你再来个‘自作孽,不可活’,他潘道子不疯了才怪。怪不得郑镜思被贬官,这么多年都没有复起迹象。
潘道子是谁?
眼看对面刺客挺枪刺来,他却不躲不让迎过去。
听闻杨守文那一声喝令,他大吼一声,从一个刺客手里抢过盾牌,左盾右鎚,如入无人之境。
“阿郎放心,杨茉莉知道。”
与此同时,杨承烈也冲出凉亭。
杨守文说话间,便甩开了杨茉莉,咬着牙腾身而起,身体在空中化作一个弓形,双手探出。
而另一边,杨承烈三人组成了一个三角阵,杨承烈当先站在凉亭外,宋平杨瑞各在一旁,虽不似杨守文和杨茉莉那般战果硕硕,却稳住了阵脚,把刺客拦在外面。
杨承烈的呼喊声,在他耳边回响。
他跨步甩身,狠狠撞在对方的身上,把那刺客撞得口吐鲜血,倒地不起。
“毒龙吐信,给我死!”
身后传来郑镜思的喊喝,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但杨守文却置若罔闻。
对面的刺客,显然没想到杨守文会突然间弃枪,躲闪不及被杨守文撞入怀中。那双看上去纤细修长的手,却狠狠劈在了他的胸腹之间。刺客惨叫一声便飞了出去,胸口处更呈现一个肉眼可见的凹坑。杨守文此刻,如同陷入了疯狂一样,势若疯虎。
杨茉莉的手中,只剩下一只铁槌,但战斗力却丝毫不见减弱。
宋三郎也抄起一杆长枪冲出凉亭。
“潘道子,你敢!”
“悟空、八戒,都给我回去……阿娘,婶娘,看好它们,别让他们出来给我捣乱。”
杨守文抢过一口刀,把一名刺客劈翻在地。只是他身上已经伤痕累累,身体的反应也变得有些迟钝。当一个刺客冲过来,举钢叉向他刺来的时候,杨守文竟无法闪躲。
四只獒犬更跟随他身后,凶猛残暴。
听说,潘华当晚被潘家族长命人拖到了祠堂外,活生生乱棍打死。
“兕子!”
“潘道子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。”
大脑中,一阵昏沉。
不过,提起‘潘’姓,他本能就想起了那个在观水阁里,被他揭穿了底细的潘华。
“给我死。”
和-图-书还有杨茉莉那愤怒的咆哮声……娘亲别怕,孩儿在这里,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伤害。
杨守文心中叫苦,可手上却没有任何迟疑。
说话间,他从凉亭另一端冲过去,来到杨茉莉的身边。
“你儿子那是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杨守文不知道,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。
可是这一眨眼的功夫,已有近四十个人倒在血泊里。
“鹞子双抱爪。”
“我儿不可活,你们就更不可活……给我杀,杀死一个,赏金百两。”
他快走两步,就看到母亲的墓碑在身前,忍不住弃刀冲上前,一把将墓碑抱住。
只是当他再举起铁槌的时候,就听耳边传来一股风,紧跟着有人喊道:“潘道子,躲开。”
他的眼睛,只盯着那潘道子,一杆长枪从他身后刺来,噗的就刺中他的大腿。
“猛虎硬爬山,给我死!”
说着话,他举刀狠狠劈在了墓碑上。铛的一声,火光飞溅……这一刀,就好像劈在了杨守文的心头,令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。
他年纪大约在四十多的模样,长了一副好面皮。只是此刻,他的面容显得狰狞而可怖。
杨守文瞠目欲裂,厉声吼道。
刺客的人数,大约在五十多个。
和图书伴随着杨茉莉一声怒吼,大铁槌翻飞,啪啪便砸翻两人。
“阿郎……”
身形在泥水中翻滚,当杨守文再起身的时候,手中断枪狠狠贯入一名刺客的体内。
他口中暴喝一声,虎吞大枪刷刷刷在瞬间刺出十余枪。枪影重重,化作一道道流星。冲在最前面的壮汉,在瞬息间被刺中十余枪,身上留下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,好像蜂窝煤似地,噗通就倒在泥水之中。
杨守文脑海中,只闪动这样的念头,身子却软软的,滑落在母亲的墓碑前。
与此同时,杨守文却突然间弃枪向前。
“你们害死我儿,今日要你们陪葬。”
“连环枪!”
“兕子!”
他任由对方手中的刀砍在肩膀上,可是一双手却掐住了对方的脖子,身体顺势向后一仰,不但卸去了对方刀上的力量,更把那刺客一下子帅飞出去。落地的时候,刺客已没了声息。杨守文在把他甩出去的一刹那,生生将他的脖子扭断……
那潘道子的脸上透着疯狂之色,咧嘴笑道:“小畜生,你看我敢不敢。”
铁槌呼呼作响,那蜂拥而上的刺客在杨茉莉面前,几乎无一合之将。那对铁槌,挨着就死,碰着就亡。眨眼间,杨茉和_图_书莉就冲到了杨守文的身边。他刚要去搀扶杨守文起来,却被杨守文劈手从他手中夺过一只铁槌,照准了潘道子狠狠砸去。
“杨茉莉,保护好自己!”
拦在他身前的壮汉举盾相迎,只听啪的一声巨响,大枪戳在盾牌上,实木做成的盾牌顿时四分五裂。壮汉甚至来不及闪躲,枪影已到了面前,噗的便没入他的胸口。
杨守文话音未落,大雨中一个刺客突然把脸上的黑巾取下。
那杆枪飞速旋转,幻出一抹幻影。
“杀!”
“杨茉莉,去帮你阿郎。”
眼见那刺客手中的钢叉就要落在他的身上,一声鹰唳从空中传来,海东青从雨中飞扑而下,一双玉爪扣在了刺客的头上,探头一啄,把刺客的眼珠子啄了出来。
杨守文腿一软,单膝跪地,却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口长刀,反手狠狠砍在枪杆上,把大枪砍成两段。一只手抓住了断枪的枪杆,他大口一声,把断枪从腿上拔出。
这个潘道子,莫不是和潘华有关?
在大枪就要刺中他身体的一刹那,猛然错步旋身,长枪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划过,而后生生挤到对方的怀里。
那潘道子已经砍了几刀,墓碑上更出现了一道道刀痕。
杨承烈见此hetushu.com情况,也不禁暴怒。
“兕子,小心!”
宋平和杨瑞也冲出来了!
杨守文踹翻一个刺客之后,眼角余光就看到那潘道子手持大刀,冲到了母亲的墓碑前。
“苍熊硬挤贴身靠。”
杨守文紧跟着挥刀而上,一刀砍下了刺客的脑袋。
杨守文全然不顾砍向他的钢刀,大枪玉带缠腰,把一名刺客砸翻在地。他闷哼一声,后背上鲜血迸溅。可是他却全然不顾,身随枪走,虎吞大枪在手中呼的打转。
他忙回身看去,铁槌已经到了跟前。
他忙身形后退,就看到悟空四个跃跃欲试想要往外面冲。
刺客显然是怕了,眼见杨守文他们这种近乎于疯狂的扑杀,忍不住齐声呐喊,掉头就跑。
杨茉莉早已经按耐不住,大吼一声,如同一股风般就冲入大雨之中。
你这张嘴啊……
无论如何,都不能再让母亲的墓碑受到伤害。
“杨茉莉,一个都不要放过!”
“该死!”
相传,突厥獒的身体中流淌着狼的血脉……悟空四个虽然不大,却秉承了它们的母亲,菩提的凶狠和机智。它们就跟在杨承烈的身边,一旦杨承烈拦住一人,四只獒犬就配合着冲上去。一人四獒,倒是配合的天衣无缝,眨眼间便死了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