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二十章 上达天听(下)

据说他出生不久,母亲就故去了。之后浑浑噩噩十五载,世人皆以为他患了痴症。”
她看得出来,武则天这时候心情很好。
上官婉儿深呼吸两口气,接着背诵道: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
“既然痴症十五载,也就是说他并未就学,他那些文章又从何而来?”
若换个人的话,说不定会趁机提出要求,讨要好处。
武则天突然醒悟过来,“朕记得杨大胆后来娶了郑家那千娇百媚的小娘子,结果得罪了人,就带着郑家女离开了长安。当时他去了哪里?朕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。”
“就是杨家父子的故事啊?朕喜欢听。”
上官婉儿露出娇憨之色,向武则天撒娇道。
为首之人,就是那荥阳潘氏族人潘道子,而且还带了五十多人,围攻杨家父子……那潘道子就是潘华的父亲,他为了泄愤,竟刀劈郑娘子的墓碑。杨守文当时为保护郑娘子墓碑,以至于身上多处http://www.hetushu.com受伤,最后怀抱墓碑,昏死在了墓碑之前。”
“哦,那就是了!他走的时候,至少是个折冲校尉,怎么后来跑去了昌平?”
武则天显然不太相信,嗤之以鼻道。
上官婉儿连忙也起身上去,自有那宫女上前为两人擦拭身上的水渍,而后换上衣裳。
她隐隐猜出,杨守文之所以作出这首诗,很可能与杨承烈隐居昌平,有莫大关系。
上官婉儿想了想,轻声背诵道:“佳节清明桃李笑,野田荒芜自生愁。雷惊天地龙蛇蛰,雨足郊原草木柔。人乞祭余骄妾妇,士甘焚死不公侯。贤愚千载知谁是,满眼蓬篙共一丘。”
上官婉儿松开武则天的肩膀,绕过武则天的身子,在她身前站定。
“这孩子,好大的怨念。”
上官婉儿叹了口气,“说来,也是这孩子命中多难。
良久,她突然长叹一声,“三省六部中能人无数,何以独独没有此等品性高洁之士?”
她从汤池里站起来,缓缓走上池案。
“说什么?”
和_图_书嗯!”
“杨守文和杨承烈相聚之后,也没做什么事。
“根据荥阳补阙今日的密折奏报,那杨守文在观水阁之后,就去了石城山下的村子。大家也知道,杨承烈是郑家的女婿,却不知为什么,没有回老家,反而投奔了郑氏。不过郑氏也不错,他那妻弟郑灵芝,今为河南校尉把他们安置在石城山下。”
“这种话,你相信吗?”
但深得武则天欢心的上官婉儿却知道,这个时候最好的反应就是保持沉默,不要打搅武则天的回忆。
不带你这样子的,前面说的好好的,怎么突然间一下子变成了杨守文重伤昏迷了?
“大家,你听婉儿背完嘛。”
上官婉儿露出了犹豫,令武则天一下子捕捉到了。
武则天面容平静,双眸紧闭。
上官婉儿没有再开口。
不过,潘家子后来被潘氏族长杖毙在了祠堂前……也正因此,贺季真才没去找潘家的麻烦。再后来,杨守文修整庭院,还作了一篇文章。婉儿因为爱其文章品性高洁,故而便背记心中。”
武则www•hetushu•com天走进了汤池旁边的亭子里,在里面坐下。
不过,牡丹是很好,朕也喜欢。”
“就在他作了这首诗之后,突然有刺客来袭。
“不为什么,若非郑娘子冥中授业,那杨守文又怎能有此才学?
看起来,这里面有故事啊!
“婉儿,你接着说。”
“念。”武则天接过了浆果,含在口中。
“怎么了?”
说得很有道理!
“是很好嘛,反正婉儿感觉不错。”
她轻轻揉捏武则天的肩膀,并不时伸手,把她额前的湿发拢起来。
上官婉儿继续背诵道:“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;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。”
“那小娃娃才十七,能作得什么高洁之文?”
武则天听完,猛然倒吸一口凉气。
“其实,后面也没什么了,杨守文如今重伤在床,昏迷不醒。”
“很普通嘛,哪里好呢?”
“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,自入唐以来,世人hetushu.com盛爱牡丹。”
“嗯,你接着说。”
“据杨承烈说,郑娘子死后,便托梦于杨守文身上,并在冥中倾心教导,才有杨守文如今的才学。”
本来,武则天还真没有把杨守文的这篇文章放在眼里。
上官婉儿背完之后,小心翼翼看着武则天。
可是听着听着,她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庄肃表情。
“均州。”
“这个嘛……婉儿也不太清楚。”
武则天忍不住笑了,连连点头:“好吧好吧,那朕就听听朕的‘内舍人’推荐的文章。
武则天听罢了上官婉儿的分析,颇以为然。
上官婉儿应了一声,在武则天身前坐下,取了一枚浆果递给武则天,然后轻声道:“前几日寒食,杨守文随父一同登山。据说,他还写了一部异志,杨承烈抄录下来之后,在郑娘子坟前烧了。而杨守文,更在郑娘子坟前,即兴作了一首请明诗。”
这一句话,也就足以表明了她对杨守文的认可。
“婉儿,这杨守文如此品性,何以又会重伤?”
“慢着!”
据杨承烈说,郑娘子病故和-图-书前,看得最后一本书是《文心雕龙》。而杨守文恰恰最后学得也是《文心雕龙》。况且,若杨守文背后真有人捉刀。能写出《爱莲说》这样文章的人,又岂是那种甘于捉刀之人?除了郑娘子冥中授业之外,别无解释。”
武则天用的是‘士’,而不是‘人’。
什么时候该说话,什么时候该闭嘴,对于从出生后不久,就因为祖父上官仪得罪了武则天被杀,自己和母亲被抓进掖庭,并且生活了十四年之久的上官婉儿来说,是一件必须掌握的技巧。
上官婉儿想了想,用力点头道:“婉儿相信。”
“嗯,你接着说。”
武则天一对柳眉竖起,眼中闪过一抹戾色。
“这个……”
已是三旬美妇,可是却仍流露出令人心动的风姿。
武则天的好奇心更浓,沉声道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与朕好好说道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不对啊!”
“是吗?”武则天回过头,看了一眼上官婉儿,“既然婉儿说好,那朕倒是要听听。”
因为这爱莲说的最后一句……要知道,武则天刚说过,她喜欢牡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