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二十二章 太子不贤(中)

李显可是你哥哥,你这么说,岂不是想要置太子于死地?
武三思尚在人世,武、李联姻,若有朝一日她离开人世,凭武三思的手段,也能保得武家周全。如果这桩婚事不能成的话,武延基和李仙蕙的婚事,也就不再重要。
“太平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朕呢?”
她觉得,自己被李显给骗了。
太平公主对这桩婚事,似乎并不是很在意,只笑着道了一句。
武则天闻听,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怒火。
太平公主却脸色一寒,“那太平就要请教,你要把膝下哪位公主,许配给梁王之子?”
“那太平再请教,安乐此前可有婚约?”
“太子和梁王联姻,这可是一桩好事。但不知,梁王欲和太子家哪位联姻呢?”
李显露出茫然之色,搔搔头,疑惑不解。
太平公主的脸上,浮现了一抹怒色。
“立刻宣太子觐见……传朕旨意,浴日楼三百步之内,不得有任何人走动违者格杀勿论。”
屋外,有和*图*书内侍匆匆进来。
“国老说的是仙蕙啊,永泰花容月貌,继魏王倒是好福气。”
“此外,梁王次子武崇训,也就是高阳郡王。
“儿臣拜见大家。”
“太平,你觉得如何?”
李显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,连连点头。
“是吗,朕也觉得,继魏王能娶到永泰,的确是福气。”
如今业已成丁,欲求婚于太子膝下四女安乐公主。太子对这桩婚事,也颇为赞成。”
武则天的心中,升起一股怒气。
李显一下子懵了,他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,于是忙扭头向武则天看去,却见武则天面沉似水;再看向狄仁杰,发现狄仁杰的脸色好像也不太好看。他胆子本来就不大,一下子就乱了方寸,说起话来,更结结巴巴,“太,太,太平,你开,开什么玩笑?裹儿此前一直,一直,一直随我在房,房,房陵,哪来的婚约。”
出人意料的是,太平公主并没有回应。
如果太平公和图书主说的是真的,那她可就太小看了李显。原以为李显是个糊涂蛋,但至少还算仁厚。可如果他为了和梁王结亲,不惜刺杀亲家,那他的品性可就有问题了。
他向太平公主打了个招呼,而后上前向武则天恭恭敬敬行了一礼。
“太平,你说什么?”
“当真。”
可是大家,太平却以为这桩婚事不妥。如果太子答应了这桩婚事,只能说明太子的德行有亏。若传扬出去,只怕对太子不利,弄个不好还会连累大家,请大家三思。”
武延基是个大老粗,喜欢舞枪弄棒,不喜文墨。不过呢,人还算比较憨直,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。而永泰郡主李仙蕙则是个柔弱女子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两人结合,倒也能互有补益。
“太平,把你刚才说的事情,与太子当面对质。”
“奴婢在。”
太平公主则冷笑了一声,“太子,太平在外面听到了一些传闻,所以想要请教太子。”
太平公主和-图-书欠身一揖,站起来便走到了李显的面前。
“那你可知道,太子之前将安乐许配何人?又是何时许婚?可有证据?”
而李显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,进来后见狄仁杰也在,脸上随即浮现出了喜色。
大约半个钟头,李显急匆匆跑了过来。
武则天则一手扶案,身子前倾,凤目圆睁,目光灼灼凝视着李显。
“大家这话怎说得,好像太平不孝顺一样。”
此时,武则天也露出紧张之色。
“是安乐啊,她已经十四了,正好可以成亲。”
“啊,太平你也听说了?呵呵,是有这么一件事情,我还说等向大家禀报之后,再与你说呢。”
李显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,可渐渐的,他有些发毛了,站在那里竟有些手足无措。
“哦,梁王的意思是,魏王故去,其长子已经长大,想要迎娶太子家的永泰郡主。”
“请教不敢当,你听到了什么。”
“太子,我听说你要与梁王结亲?”
太平公主倒和_图_书是显得很悠闲,非但没有半分紧张,反而很轻松。她脸上仍带着些许怒意,在武则天书案前的一张锦凳上坐下,甚至还从书案上端起了一杯蜜浆水。
“婚约?”
非但没有回应,她甚至蛾眉倒蹙,露出一种疑惑之色。
看到他那副模样,太平公主的脸上顿时露出不屑之色。
“裹儿美艳,冠绝京华,而且今年已满十四,的确是到了成家的年纪。
“哈哈哈,那是朕的错,竟冤枉了我家太平……你来的正好,狄国老刚才正在和朕说起你兄长家的事情。前些日子,梁王找到朕,说是想要与太子家结为亲家。
“来人!”
朕便拜托了狄国老代为说媒,如今太子那边也同意了,朕正想要与太平商议此事。”
他衣冠有些不整,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。
“公主,你说的可当真?”
“太平,有话直说。”
这两桩婚事中,说实话武延基和李仙蕙的婚事不过是个搭头,武则天并不是很看重。原因嘛,她一m.hetushu•com直不喜欢武延基,否则也不会给他一个‘继魏王’的头衔;而李仙蕙呢?那孩子的性子太闷,不喜欢说话,更不得讨人欢喜,武则天也不在意。
“太平也在啊。”
狄仁杰则看向了太平公主,嘴巴张了张,但最终没有说出话来。
“啊?”
太平公主闻听,露出了疑惑之色。
“大家,太平今日,要参太子一本。”
“太平参太子的便是,太子德行有亏,一家女两家许且不说,而且还为了能够与梁王结亲,更派人刺杀亲家。此等作为,若传扬出去的话,我李家当颜面无存。”
“是。”
她真正看重的,还是武崇训和安乐的婚事。
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仿佛自言自语道:“我就说呢,怎么会突然间发生那种事情?”
李显有些糊涂,看着太平公主,疑惑问道:“太平,你要和我对质什么?”
狄仁杰激灵灵一个寒蝉,扭头骇然看着太平公主。
“公主请三思,何以太子答应了婚事,便是他德行有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