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二十七章 那年十八(二)

杨守文挣扎着站起身,而后在杨氏和宋氏的搀扶下,跪在杨承烈面前。
“兕子,婶娘没什么好东西。
杨守文愕然抬头,向杨承烈看去。
一个是陆羽的《茶经》,另一个则是在陆羽之后,由卢仝提出的修行茶,几近于禅文化。
可他却清楚,杨承烈这是在提醒他,有的时候不要太过执拗,须知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就在这时,楼下传来了杨氏的声音,“兕子,快下来,阿郎回来了。”
如果按照实岁,杨守文今天十八岁,可如果按照虚岁,他今天就已经二十岁了!
不过,她旋即醒悟了什么,连忙慌乱道:“兕子,我这是习惯了!”
“婶娘,怎么你们今天一个个,都有些古怪呢?”
杨守文糊涂了,看着众人。
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,一尺二尺,乃至数十尺。
“好了,来看看为父为你准备的礼物吧。”
杨茉莉最搞笑,竟然拿着半只鸡送给了杨守文。不过杨守文知道,对于杨茉莉而言,食物就是最珍贵的礼物。别看这半只鸡很可笑,却代表了杨茉莉的一番心意。
“那也不能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,我中间两次上去,看你那么用功,也不好打搅。”
杨承烈笑道:“你名中有文,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中有云:五章以奉五色,故而你母亲为你取字:青之。”
“父亲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“兕子,阿郎在前堂,等你过去呢。”
这句话是出自杨承烈,亦或者真是郑三娘托梦?
托盘http://www.hetushu.com上盖着一块红布,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杨守文张大嘴巴,一时间竟愣住了。
杨承烈脸上的笑意更浓,连连点头,上前把他搀扶起来。
深吸一口气,他伸手把托盘上的红布掀开,却一下子愣住了。
此时,陆羽应该还没有出生,所以杨守文把茶经写出来,可说是毫无压力。
他早就记不得自己的生日,脑子里甚至没有这个概念。
“知道了!”
茶经,不过七千字。
放下笔,轻轻活动手腕,杨守文脸上露出了满足之色。
他走到了杨守文的面前,轻声道:“兕子,你如今业已双十,如果按照族中的规矩,你这个年纪,就应该由长者赐字才对。不过,你母亲在你出生的时候,就为你想好了字。现在可以正式与你,还望你不要辜负你母亲对你的教诲。”
平日里见你好使弹弓,所以就找了陈木生,按照你平时用的那只弹弓为你打造了一支,也望你能够喜欢。”
杨守文看了他一眼,又看看众人。
“婶娘,我这不是突然来了灵感,所以才坐在屋中吗?”
生日,今天是我的生日?
幼娘虽然是她心中的痛,可是有杨守文在身边,多多少少缓解了她对幼娘的思念。
杨守文打开那包裹,就见里面是一个黑犀牛皮制成的弓囊。
“大兄,这是二郎用贴己钱为你买的礼物。我知道大兄正在学射,故而请郑九郎帮忙介绍了荥阳最好的匠人,为www.hetushu.com你做了这张二龙戏珠,还请你不要嫌弃才是。”
杨守文忍不住把玩了一下,那清秀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笑容,伸出手狠狠揉了揉杨瑞的脑袋。
杨守文喜欢吃茶,偏偏时人却没有饮茶的习惯。而市面上所供应的茶,大多是生茶,没有经过加工炒制,主要是用来煎药,里面添加了乱七八糟的材料,以至于全无味道。
却见杨承烈笑道:“傻小子,你忘了,今天是你的生辰。”
唯一的问题,就是那茶经中设计南方。
两人从后院来到前堂,却发现所有人都在。
杨守文也非常好奇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“孩儿必牢记母亲教诲。”
她知道,杨守文一定会找到幼娘,把幼娘带回到她的身边。
比之那些大部头而言,要简单很多。
杨守文所写的,正是中唐时期茶圣陆羽所作的《茶经》。
可是到了荥阳之后,杨守文就发现茶叶其实已经从南方传入中原。只是人们不得其法,以至于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茶中趣味。这也让杨守文就产生了新的想法。
西游,成书了?
昨日你母亲还托梦与我,说她很喜欢你写的《西游》。不过,她让我告诉你,你外表柔和,内心刚烈。须知,刚不可持,柔不可守,刚柔相济,方为长久之道。”
“大兄大兄,这是奴奴给你做的香囊。”
而事实上,早在唐代,茶文化就分为两个体系。
“有吗?”
杨守文则笑了,轻声道:“婶娘你这是作甚?和*图*书在我心里,你永远都是杨兕子的婶娘。”
杨氏笑了,眼中流露出慈祥之色。
一般而言,有了表字,就代表着成年,需要担负起责任。
这香囊看上去有点大,上面的图案也显得……不过看得出来,这是杨青奴亲手绣制。
“娘为我取了什么表字?”
禅茶一体!
在唐代以前,茶主要是用于药用,而非日常饮品。一直到陆羽写出茶经之后,茶这才逐渐形成了的体系,并且随着岁月的沉淀,演变为茶文化,甚至说是禅文化。
杨青奴也不甘寂寞,把一个香囊递给杨守文。
茶经,共分十卷。
弓是用上等的柘木制成,上面用牛筋缠绕,通体黑色。弓上,雕刻双龙。
“这张弓需三石力方可打开,百步之内能贯穿铁甲。”
心中一阵感动,他伸手把青奴抱起来,抵着她的额头,轻声道:“奴奴果然心灵手巧,大兄很喜欢。”
明白归明白,但却不一定能做到。
杨守文,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在昌平县城外,虎谷山下的傻小子。他如今是家里的顶梁柱,更是名满荥阳的杨兕子。以前,杨氏可以像对待小孩子那样掐杨守文的脸,可是现在……
《茶经》:一之源。
“这是?”
杨守文疑惑的拿起一本书,在封面上扫了一眼之后,眼前不由得一亮。
……
他前世好饮茶,虽然瘫痪在床,却给了他很多时间阅读书籍,其中不泛茶文化经典。
杨守文觉得,杨氏的笑容有些怪异。
为此,杨守文也颇为苦恼http://m.hetushu.com
那托盘里,摆放着一摞书籍。书上的油墨味道犹在,显然是刚刚才印刷出来……
而杨承烈则把他按在了席榻上,紧跟着就见杨瑞捧着一个包裹走上来,恭恭敬敬把包裹递给了杨守文,“祝兄长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,生辰快乐。”
听上去似乎不错嘛,杨守文不由得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幽州不产茶,他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。
“啊?”
可就是这一千五百字,足足用了他一个多时辰。
其中第一卷第二卷加起来,原版甚至不足一千字。
接下来,吉达送了一根水勒缰,而宋氏则送了一件亲手缝制的衣服。
杨氏呵呵一笑,便搀扶着杨守文往外走,一边走还一边啰唆道:“兕子,你要多出来走走,不要总待在屋子里。县城里的先生都说,要你多活动,晒晒太阳。”
“婶娘,多谢了!”
杨氏说着,忍不住伸手掐了掐杨守文的脸蛋。
没想到……
杨守文蓦地向杨承烈看去,就见杨承烈正微笑看着他,轻轻点头。
把《茶经》写出来,若进行推广,想必也是极有趣的事情。
杨守文,杨青之?
杨瑞闻听,顿时笑逐颜开。
“啊!”
杨守文可能无法完全照抄原版,但是修修改改下来,也不过堪堪一千五百字左右。
待众人纷纷送上了礼物之后,最后轮到了杨承烈。
那书籍是线装本,蓝底黑字,上书‘西游’两字,而落款则写着‘青之’二字。
不过这对于杨守文而言也不是问题,他已经说和*图*书了,他所学源自于母亲梦中传承。而郑三娘生前曾在巴蜀以及南方生活过。若涉及其中,大可以用母亲传授解释。
杨守文露出疑惑之色,走进了客厅,就见那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托盘。
“嘻嘻,奴奴就知道,大兄一定喜欢。”
“二郎,多谢了!”
“一晃廿载,我儿已经成人。
弹弓,使用镔铁打造而成,上面还有一个狮子的雕像。上等犀牛皮制成的弓袋,两边则是用三股牛筋制成的皮筋。杨守文试了一下,这弹弓至少有一石的力道。
杨守文走进来,却见杨承烈已迎上前来,笑着对他道:“兕子,快过来坐。”
按照后人的注释:青与赤谓之文。杨青之这个名字,想必就是由这句话衍生而来。
唐代的日常,其实很枯燥,食用的饮品种类极少。
二十步内,配以铁丸,杨守文相信可以击碎顽石。
他把那两卷茶经收好,便拄着拐杖从楼上下来。
杨承烈说完,哈哈大笑,上前搀扶着杨守文走到了桌前,指着那桌上的托盘道:“兕子,掀开来看看?”
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,伐而掇之,其树如瓜芦,叶如栀子,花如白蔷薇,实如栟榈,蒂如丁香,根如胡桃。其字或从草,或从木,或草木并。其名一曰茶,二曰槚,三曰蔎,四曰茗,五曰荈(音chuan,三声)……
把弓囊打开,他取出了那张二龙戏珠。
杨守文不知道。
表字,在古时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。
不过杨守文还是恭恭敬敬一揖,“孩儿牢记在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