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三十章 变数(一)

石城山在朝霞中,清丽动人。
可是这一翻身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红屁股。小金昨晚不知为什么跑到了楼上,并且睡在榻桌上。它撅着屁股,趴在桌子上还发出一阵阵鼾声,显得颇为有趣。
披上外衣,他拄着拐慢慢从楼上下来。
杨守文顿时慌了手脚,连忙把青奴搂在怀中,“奴奴不哭,告诉大兄,是谁欺负你了?”
“阿娘,奴奴没有胡闹,依我看是阿爹在胡闹!”
几曾何时,在虎谷山,他每天醒来,会发现幼娘把这些都准备妥当。可是现在,幼娘却不在了。虽然每天还是会有人把这些东西准备好,但总觉得,缺少了一些什么。
“抱歉抱歉,谁让你屁股翘那么高,顺手而已。”
说实话,他最初不喜欢杨青奴,觉得这孩子生就口黑,而且有些狠毒。可后来随着和杨青奴相处,他发现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,其实真的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儿。
“大兄,奴奴不要你走。”
杨守文是一点印象都没有,所以听到杨青奴这么说的时候http://m.hetushu.com,仍旧是一头雾水。
“可是,可是昨天晚上,大兄明明掀桌子,还和爹爹争吵来着。”
别看杨承烈此前和他们住在城里,看上去好像更疼爱她和杨瑞。
“我和父亲掀桌子了?”
清晨,细雨停息。
杨守文睁开眼,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头痛欲裂。
八戒三个也跟着上来,或是趴在他腿上,或是围着他打转。这样一来,又把小金吵醒,它跳下榻桌,窜到了杨守文的怀里,冲着悟空吱呀乱叫。悟空那受得了一只猴子的挑衅?于是便站起来,冲着小金狂吠。它叫,八戒三个更是不甘落后。
自清醒以来,杨守文就很少喝酒。因为前世瘫倒病榻上的时候,他已经喝过太多的酒,以至于在这一世,实在不愿意再去碰那玩意。可昨晚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怎地,老爹竟然拉着他猛灌。唯一的记忆,就是喝到了最后,老爹是又哭又笑。
杨青奴抿着嘴,用力摇摇头,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和图书流了下来。
悟空噌的一下子就跳到了榻上,一个劲儿往杨守文怀里钻。
这家伙,简直就是个惹事精!
以前悟空它们也闹腾,但却不像小金这样子四处挑衅。
可这后劲实在是……
“好了,都别闹了。”
吉达搔搔头,做出了一个手势:那说明,你昨天真的吃多了酒。
“可是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?”
他依稀记得,昨晚他被老爹拉着吃了不少的酒,到后来甚至记不清说了什么话,做了什么事。
醉酒误事!杨守文拍了拍脑袋,挣扎着从榻上起身。
一只小手,把湿好的毛巾递到了杨守文手里。
“啊?”杨守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疑惑看着青奴,半晌后才问道:“大兄没说要走啊?”
“我不要,我不要……我松手的话,大兄就会走了。”
悟空四个有些委屈,不过在杨守文一阵抚摸之后,便恢复了正常。
原本很清爽的一个早晨,被这帮小家伙一闹,变得嘈杂至极。
杨守文只觉得脑袋好像要炸开似地,忍不住怒吼道:“和*图*书全都给我闭嘴。”
“爹爹说,大兄以后不姓杨了,要去郑家。”
胡乱擦了把脸,杨守文一只手抱着杨青奴,一只手架着拐就下了门廊。吉达从外面走进来,看到杨守文的时候先一愣,旋即便迎上来,想要从杨守文手中接过青奴。
“奴奴,你这是怎么了?是二郎欺负你了吗?”
悟空四个立刻停止吠叫,但是那小金还想要挑衅,却被杨守文一巴掌按在榻上,顿时变得老实了。
“啊?”
吉达看到他这模样,也连忙跟上。
阿布思吉达一愣,然后点点头,比划道:是啊,你和他还吵起来,最后还掀了桌子。
杨守文一愣,接过毛巾扭头看去,却见杨青奴眼睛红红的,好像刚哭过一样。
“可是,可是阿娘说,以后大兄就不是奴奴的大兄了。”
杨守文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抱着青奴往外走。
唐时的酒,入口很绵,甚至带着些许甜味。
“青奴,你不许胡闹。”
洗脸水,牙刷,青盐都已经放在了门口,让杨守文顿时一阵恍惚。
http://www•hetushu.com的确是全无印象!
小金顿时毛了,从榻上噌的跳下来,跑到门口,冲着杨守文张牙舞爪。
“大兄,我爹昨天说让我去郑家?”
两人一前一后从小院里出来,走到前堂,就看到宋氏端着一个笸箩从里面往外走。
可实际上,杨承烈心里只惦记杨守文,对杨青奴的关怀,远不似他想像中那么多。
不过,经过这么一闹,他感觉倒是好了很多,至少不似刚睁眼那会儿那么头疼。
“奴奴这说的什么啊?大兄都糊涂了!大兄什么时候说要走了?”
面对这个清醒以来,相认不久的妹妹,杨守文也有些心痛。
杨守文抱着杨青奴,沉声道:“昨天我吃多了酒,记不太清是怎么回事。我爹呢?我要找他,当面问个清楚。让我去郑家,还说我以后不再姓杨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宋氏看到杨守文面色阴沉似水,以为杨青奴惹怒了杨守文,顿时慌了,忙跑上前来。
他走到门口,先是用青盐漱口,然后牙刷左刷刷,右刷刷,含了一口水,吐在门廊下。
“大http://m•hetushu.com兄,给。”
杨守文的道歉更是没有一点诚意,也不管小金的怪叫,拍了怕悟空它们,便挣扎着下了榻。
但说了些什么?
可这家伙偏偏又是一月的心头肉,如果见不到小金,一月绝对会大哭大闹,怎么哄都不成。
可青奴却紧紧抱着杨守文的脖子,死活也不肯松手。
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才让它有恃无恐吧。
“青奴,你怎地这么不懂事?你大兄身上有伤,别闹他。”
倒是小金,有点没心没肺。刚才被杨守文教训了一下,如今看到杨守文抚摸悟空,它也嬉皮笑脸的凑过来,还挤在四只狗的中间,学着悟空的样子,把下巴放在杨守文的腿上。那副很欠揍的模样,让杨守文实在是没忍住,啪的一巴掌拍在它屁股上。
发了一会儿的愣,杨守文便清醒过来。
杨守文起身,更惊动了睡在围榻下的悟空它们。
杨青奴说着,再也忍不住紧紧搂着杨守文的脖子,大哭道:“奴奴不要大兄走,大兄是奴奴的大兄,不要走好不好?”
杨守文大吃一惊,但是却没有一点相关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