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三十二章 变数(三)

杨守文一脸茫然之色,轻轻摇头道:“这个我怎么知道?那时候,我应该是痴的吧。”
杨守文终于想起来,那该死的梦里的‘裹儿’是谁了。
据说,当时宰相以下的官员,大都出自她的门下。而且,李裹儿的权力欲望很强烈,生活奢侈。为了大兴土木工程,他抢占民田民房。而作为皇太女,他更与母亲韦氏毒杀了唐中宗……嗯,李少红导演的《大明宫词》里,有相关的描述。
“你这个姓,再加上你这个名字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对你而言会是一个负担。”
杨承烈把牛柳吞下,看着杨守文道:“其实,这件事本是郑家先提出来的!你也知道,郑家如今人才凋零,虽说郑谅郑虔这些人天资不错,可是你廿九叔这一代,却没有能够撑得起场面的人物。所以,郑家想你改姓,是为他郑家撑起门脸。
可是现在……”
听到杨守文这一番咆哮,杨承烈沉默了!
在唐中宗统治时期,他开府设官,干预朝政,贿买官爵。http://www.hetushu•com
杨守文嘴巴张了张,却发现自己变成了哑巴。
你如果答应,郑家会倾全力助你。
“啊?”
杨守文拍案喊叫,一脸的慌张。
杨守文停下筷子,诧异看向杨承烈。
可我忘了阿爹的叮嘱,也忽视了你的态度。这件事,我的错!我向你道歉,好不好?”
而那个场景,不正是他前世看《大明宫词》时,里面出现的场景吗?
杨承烈又捻起一根牛柳放进嘴里,一边咀嚼一边含糊道:“你不想?恐怕由不得你。”
安乐公主,是安乐公主?
“你再说,再说!”
“兕子,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让你改姓吗?”
裹儿?
“我闹什么?”
偏我现在已经被杨家除名,只空顶着一个杨姓,却得不到任何支持。你文武双全,又重情义,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。我实在不想看着你就这么隐没在这山村里。当然了,另一个原因就是你这种亲事……你若改了姓,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和-图-书拒绝。
“现在怎么了?”
杨守文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,看着杨承烈,半晌后干瘪瘪道:“父亲,你可别闹。”
“我不要做驸马!”
“兕子,是我错了!”
她奢靡无度,蛮横霸道,是唐代有名的皇太女。
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。”
杨承烈苦笑道:“其实,就算你现在答应改姓,恐怕也不成了。”
那个女人,就是李裹儿。
筷子掉落在榻上,他张大了嘴巴,看着杨承烈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没错,他对改姓一点兴趣都没有。可乍听到杨承烈这么说,还是感觉到有些奇怪。
“知道我为什么想要你改姓吗?”
“其实,你若是不姓杨的话,可能会更好些。”
“哼!”
“晌午我去郑家,本来是想要和你廿九叔商议这件事。
杨承烈这一句话,就如同一个惊雷在杨守文耳边炸响。
你要知道,郑家现在虽然有些衰颓,可实力犹存……他们要想把你捧起来,并不难。”
关键是,那唐代的公主,好和*图*书像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!这,这,这……我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?
李裹儿在历史上的名声,可臭的很。
杨承烈从桌上拿起布巾擦了擦手,看着杨守文却是一脸的惋惜之色。
半晌后,他又坐起来,郑重说道。
“父亲,你是说……”
……
“你阿翁和太子,定了一门亲事。”
我的个老天!
“嗯!”杨承烈则一脸郁闷之色,“你阿翁说过,那天他救下了太子一家,恰逢太子的女儿出生。你呢,那时候却好死不死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了,递给太子妃去包裹太子的女儿。那太子的女儿,也正因此叫做裹儿……嗯,李裹儿!当时太子很感激你阿翁,说是等那个叫裹儿的小丫头长大之后,要许配给你做媳妇。”
“为什么?”
别闹,那哪里是娶公主啊!
李裹儿?
史书上说,李裹儿先嫁给了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,而后又嫁给了武承嗣之子武延秀。
杨守文可不想受那个罪,脑袋摇得好像拨浪鼓,“我不要娶什么公主,我不http://m.hetushu.com做那劳什子驸马。”
杨承烈森然一笑,“若太子能够登基,你自然就是驸马。”
说的是郭子仪的儿子娶了一个公主。要说那个公主还算不错,可两个人有一次发生了争执,他一怒之下打了公主,结果被郭子仪知道后,吓得便把他捆绑起来送到殿上。
不过,这样一来,他总是做的噩梦,似乎也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杨守文记忆里,后世有一出京剧叫《打金枝》。
可你廿九叔却主动提出来,此前所议的事情作废。我问他为何?他告诉我,昨天洛阳传来了消息,圣人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,而且还派了人前来,要接你入京。”
杨守文听杨承烈道歉,便哼了一声,抄起了筷子。
“什么意思?”
分明就是找了个姑奶奶回家供着。
“你可知道,当年你阿翁救下太子一家之后,做了什么?”
这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……杨守文记得很清楚,历史上的安乐公主就叫做李裹儿。在后世,很多人说杨贵妃是大唐第一美女,更被列为四大和_图_书美女之一。但是根据一些相关资料的记载,大唐第一美女绝不是什么杨贵妃,而是安乐公主李裹儿。
杨承烈用手拿了一根牛柳,放进嘴里。
“按你这么说,那我,我,我以后岂不是,不是,不是驸马了吗?”
说到这里,杨承烈苦笑道:“若我还在杨家,便不会答应这件事。
“我本想为你求一个前程,也是想要让你甩掉杨家的这个身份。
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,诛杀了安乐公主,后又追废为‘悖逆庶人’。
历朝历代的驸马,特别是唐代的驸马,似乎都没什么好下场吧。
总之,这不是个老实本份的女人。
他在榻桌的另一边躺下,靠着围榻的床帮,久久不语。
“什么意思?”
那个时候,杨守文虽然痴傻,但前世的记忆总还保留了一些。他知道李裹儿是怎么死的,以至于之后很多年里,他会做同样的梦,梦到那个在皇宫里逃亡的女人。
杨守文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和李裹儿扯上关系。
到时候就算朝廷提出来,以郑家的能量也能糊弄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