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风起兮

怎么就成了驸马?而且还是安乐公主的驸马?
说完,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本书,“这书中的猴子,是一个胆大包天之人。而且心高气傲……我倒觉得,那杨守文与这书里的猴子颇为相似。刚才我去山上,亲眼看了他在寒食日所作的那首诗……此人性子刚强,冒然相见,说不定会引起他的反感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便回去吧。”
公主想要挑动他到洛阳闹事,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杨守文目瞪口呆,“我居然这么重要了?”
“哦?”
“父亲,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
“几个意思?”
杨守文陪着笑,轻声道:“我不想去洛阳,你看是不是……”
廿九郎虽然没有明说,但私下里还是旁敲侧击告诉我,你若不去,则太子会有麻烦。”
“此人,心性坚定,是个有主见的人,绝不会被外部轻易干扰。”
他知道,杨承烈这绝不是在糊弄他,如今这石城村外,可能真的已经被包围了。
杨承烈道:“坊间流传,广武山袭击咱们的人m.hetushu.com,使用了带有东宫标记的军械。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?这说明,那些袭击咱们的人,很可能是从洛阳那边过来。”
他很清楚,自家那位外婆已经派了人过来,少不得杨家父子已经被外婆监视起来。
入京?
金乌西沉,暮色笼罩广武山。
“可是……”
你知不知道,昨天夜里,荥阳刺史率部包围了潘家三房的宅子。
杨承烈哼了一声道:“圣人的使者,最迟会在后天抵达荥阳。
“我也正有此意!”
青衫人道:“倒也不必……公主的意思,是希望能够和那杨大郎先取得联系,然后给那人添些麻烦。可是,某以为这样做用处不大,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。”
杨承烈摇摇头,从围榻上下来。
山脚下,一队军卒盔明甲亮,沉静列阵于路边。
从黄河吹来的风,鼓动衣袍猎猎,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走上山来,来到了郑三娘的目前停下脚步。
他轻声念道,然后又一行行把诗词看完,脑海中不由和图书得勾勒出一个瘦弱单薄的少年,在墓碑前悲愤赋诗的景象。良久,青袍人看完了诗词,又走进了盼归亭内。
“好吧,就算太子不贤,但我觉得总不会是个傻子吧。他要杀我,为何要用东宫的军械?这不是栽赃嫁祸吗!”
杨守文打死都不想去做那劳什子安乐公主的老公,那可是一个危险系数很高的工作。
“父亲?”
杨守文从床榻上拾起了筷子,还小心翼翼擦拭干净,夹了一块腊羊肉放在杨承烈的面前。
“想跑?”
“未曾想,来得荥阳竟然会看到如此有趣的书……六郎,你确定这是杨大郎所写吗?”
去洛阳干什么?
目光中,流露出一种颇为复杂的神采,他轻声道:“兕子,你最好还是早作准备。”
眼前这青衫男子甚得母亲的信任,可谓是足智多谋。
杨承烈的腰杆似乎挺直了不少,音量也提高了许多。
“六郎,咱们接下来可要去石城村?”
“嘿嘿,想得美!”
左右现在东宫那位已经是焦头烂额,而公主所为www.hetushu.com者,也只是想要破坏武李盟誓。只要这杨大郎进京,武李盟誓便不可能成功。对于公主而言,她的目的已经达到。
“知道了!”
六郎笑道:“书上虽署名青之,不过我问过了郑镜思,据说‘青之’二字,是郑三娘子生前为杨大郎取的表字。这本书,早在刊印之前,郑镜思就已经阅读过,可以肯定是杨大郎在昌平时,为逗家中两个女娃开心编的故事,后来成书……
说实话,此前杨守文倒真的有点想去洛阳。不过他去洛阳不是为了去求官,而是想要去打听梅娘子的消息。据说,那梅娘子神出鬼没。但洛阳是连通东西的神都,在那里说不定能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。可是现在,他是真的不想去洛阳了。
“你知道,我知道,圣人也知道,可天下百姓却不知道。”
“傻啊!”杨守文嗤之以鼻。
“你以为呢?”
这是受惊,好不好!
当青衫人下山之后,从骑队中行出一个少年,看上去有十八九岁的模样,来到青衫人面前。
http://www.hetushu.com守文顿时沉默了。
“杨大郎清明祭母感怀。”
自潘道清以下,所有人都被请进了府衙之中。潘道源今天晌午都求到了郑家这边,希望郑宏能够出面开脱。可问题在于,这已不是潘、郑之争,已经牵连到了朝廷。
“可是不管怎样,你这次都必须入京。”
……
少年闻听,也颇以为然。
青衫人却笑着摇摇头道:“此行已功德圆满,石城村便不必再去。”
这,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!
少年将军点点头,他也从身上取出一本《西游》来。
见其书,知其人。
他既然这么说了,那显然就没有必要在进行下去……只可惜,不能见一见那传奇似地杨大郎。
他借着斜阳的余晖,将上面那三首柳枝词诵读一遍。
自己如果出现,的确是有些不合时宜。
“干什么?”
我敢和你打包票,这石城村外,现在一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咱们,就是防止你逃走。
直到天色渐暗,他才转身离开,沿着山路走下了广武山。
“可是,母亲不是说了,要咱们设法和图书与那杨大郎相见吗?”
杨守文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,“父亲真是厉害,一下子就猜到了孩儿心中所想。”
片刻后,他从盼归亭里走出来,负手站在山巅,眺望远处夕阳下大河东流的壮观景象。
“人言郑三娘风华绝代,可惜却不得一见。”
当驸马,受罪吗?
青衫人从一名扈从手里接过缰绳,翻身上马道:“狄光远已经带人抵达巩县。咱们今天就连夜赶路,绕巩县而行。如今非常时期,尽量不要和狄光远他们碰面。”
他越想,就越觉得有些憋屈,忍不住伸手在榻桌上一拍,仰天发出一声长叹,便直挺挺倒在了榻上。
你,是这场风波的源头。你以为你现在走得了吗?
少年将军露出疑惑之色,“六郎又未曾与那杨大郎相见,如何就知道会适得其反呢?”
广武山,盼归亭。
他在墓碑前驻足片刻,突然间蹲下身子,看着墓碑前那石板上刻印的诗词。
杨守文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,脑袋里乱哄哄,已经成了一锅粥。
如果这时候再做手脚,只恐怕是画蛇添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