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三十五章 血统论(二)

杨承烈良久之后,轻声说道。
在他们看来,他们身上流淌的是正统汉人的血脉,代表的是最为纯正的汉家渊源。
杨守文愣了一阵子,才慢慢反应过来。
人道是帝王之家无亲情……这种刀光剑影,杀人不见血的争斗,前世在影视剧里倒是看过很多。可真要他去切身体会,就不免多了几分抵触,甚至可以说是恐惧。
杨守文觉得,自己脑子似乎有点不够了。
他犹豫一下,沉声道:“你的事情,我也听文宣说了……廿九叔只希望,你别怪郑家。
杨守文这一回,听懂了!
李唐一脉,对外宣称是道教祖师李耳后裔,也是五姓七大家之一的陇西李姓子弟。可谁都知道,李渊的祖父李虎,原名大野虎,是一个纯粹的胡姓。五胡乱华之后,有很多世家改为胡姓,可李家的血统从一开始就似乎不那么纯粹……在那些豪门世族,亦或者江左贵胄的眼中,李家就是个胡种。我可以奉你为主,可以把女儿嫁入你李家,但和_图_书是绝不能容忍迎娶你李家女进门。那样,会影响我们的血统。
“依我看,这次朝廷之所以动手,怕就是为了让潘家扛下此事。”
杨守文没有理他,反而看着郑镜思道:“不过我有一个小问题,还请廿九叔解惑。”
见杨守文露出恍然之色,郑镜思也就不再解释。
前世的杨守文,莽撞冲动,一腔热血。
“他们有胡儿血统。”
杨承烈在满足了自己小小的虚荣心后,便开口向杨守文做出了解释:“如今,外面流传广武山刺杀,是太子幕后主使。而太子入主东宫不久,传出这样的消息,对他没有任何益处。也正因为此,朝廷才会出手,就是想要迅速把这件事平息。”
其实,文宣心里想必已经有了答案,又何必问我的意见?不过既然问我的主意,那我不妨把话说明。潘道子这次的事情,应该不是潘家的意思。郑、潘两家虽说矛盾由来已久,但基本上会放在台面上,以传承相争,和-图-书而不是在私下里拔刀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啊?”
他不禁打了个寒蝉,对迎娶那李家女又多了一份抵触之心。
见杨守文半天不说话,郑镜思忍不住开口唤了一声。
血统!
武艺高强可以练;文采出众可以传承,奇思妙想那是天赋。
而现在,潘家恐怕已经把这件事扛了下来,也正是因此,潘道源才会低声下气……”
忍不住,朝杨承烈看了一眼,就见杨承烈的脸色,有些阴沉。
他反而看着杨承烈道:“文宣,以兕子的文采,早晚扬名天下。可一旦他迎娶了李家女,我别的倒是不担心,却担心你这一支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,重归弘农。”
郑镜思也是心有戚戚,沉声道:“抓了潘道清,逼迫潘道源把这件事扛下来,也算是把此事做了一个了结。我听说,潘家五房在东宫的那个子弟,好像已经失踪了!也就是说,此事从头到尾,完全是潘家自己所为。潘道子一脉,算是彻底完了!卷入这种事情,m•hetushu.com不管他成功与否,到最后都只可能是满门被灭的结果。”
活该,谁让你掺和这种事情。
倒是杨承烈胀红了脸,恶狠狠瞪了杨守文一眼。
但一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遭遇,那点愉悦的心情,顿时变得荡然无存,整个人也一下子消沉下来。
“啊?”
原来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。
河东四姓也好,荥阳郑氏也罢,他们会很坚持自己的血统纯正。
“要说与皇室结亲,也算是一桩美事,何以大家都畏如蛇蝎呢?”
“我就知道文宣会反问与我。
他能够感觉到,这件事情不会太简单。但是现在,听郑镜思这么解释,却越发糊涂。
“廿九郎,洛阳看样子,并不太平啊。”
照你这说法,是我不对喽?全是我不对喽?
特别是那些身处边塞的门阀贵胄,如陇西李氏、如范阳卢氏,虽然表面上拒绝和李氏结亲,但私下里却在和李家暗中勾连。但中原豪门,却不会容忍这种存在。
杨守文对潘家三房的遭遇毫无怜和_图_书悯之心,甚至有些幸灾乐祸。
“这次潘家三房,怕是元气大伤。”
说到这里,杨承烈的嘴角微微一翘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没等郑镜思回答,杨承烈便抢先道:“因为,那李家原是大野氏。”
郑镜思点点头,“朝廷肯定会给予一些补偿,但潘家三房恐怕至少要减少一半家产。”
“兕子?”
你小子武艺高强也就罢了,偏又有三姐冥中传授衣钵,这文采也是颇为出众。文武双全,且常有奇思妙想,又胆大心细。如果你能连这种事情都能看破,可就真的没我们的活路。
见他一脸茫然,杨承烈和郑镜思似乎开心了很多。
当然了,也有一些世族会进行通融。
这种女人,杨守文又如何能够接受,更不要说生活在一起。
门阀贵胄,最终出身和血统。他们因自己的出身而自豪,因自己的血统而骄傲。
郑镜思闻听,顿时笑了。
结果走出校门没多久,就瘫痪在床十余年。这个过程里,他可以看很多书,看以产生和*图*书很多感悟。但是这阅历、人情……终究是无法从书中学来,需要自身体会。
郑镜思闻听,不禁连连点头。
但这经验,阅历却需要岁月的沉淀。
悍妇,骄奢无度,不知道守不守妇道?
历经五胡乱华,南北六朝之变,血统论也成为门阀贵胄的一个标志。
“廿九叔这话说的……我父子前来投奔,蒙郑家不嫌,能够得一容身之所,已经非常感激。至于那件事……不瞒廿九叔,此前我并不知道。都是我父亲擅作主张!我大好男儿,生于杨家,便是杨家子,又岂能为个人前程,而却数祖忘宗?”
“什么?”
郑镜思笑了,“与普通人家而言,能够嫁入皇室,或者成为皇亲国戚,的确是一桩天大美事。可与我世家子弟而言,嫁女可以,但若让我们迎娶李唐之女,却不可以。”
事实上,我确实希望你能改姓,这样一来我郑家无需十年,便可以重新成为五姓之首。可现在,朝廷已经觉察到了你的存在,以郑家目前的实力,也难以阻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