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四十章 上神都(四)

“啊?”
把郑虔的一生交给杨守文吗?好吧,杨守文的确有才情,可他注定是要成为驸马的男人。成为驸马会出现什么状况?答:驸马不得为职事官,只有散官和爵位。
杨承烈连忙解释,并偷偷朝郑镜思使了个眼色。
豹韬卫,是南衙十六卫之一。是有隋文帝时期的领军府变化而来,在武则天执政期间,改名为豹韬卫。
本以为杨承烈会犹豫。
“既然圣人有旨,那我便立刻通知他。
“玉郎太客气了,你来我荥阳,我却未能招待,乃我之过。”
看到郑怀杰进来,郑镜思先反应过来,忙站起身来。
杨承烈突然间,生出一种不舍的感觉。
没等郑怀杰回答郑镜思的问题,狄光远看到那中年人愣住了,忙上前一步,拱手作揖。
这算什么?
就见郑镜思低着头,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狄光远忍不住笑了,“看样子,杨文宣如今可是门庭若市。正好,我们一起去见见,莫失了礼数。”
父亲当知道,孩儿常遗憾幼年时未得三姐教m.hetushu.com诲,以至于到如今文不成武不就,蹉跎了岁月。十三郎对杨兕子也非常敬佩,我打算让他跟随一段,也能多长些见识。”
圣人只是要见杨大郎,只要他到洛阳即可。至于他随行几人,并没有吩咐,所以杨奉宸不必担心。带多少人都可以,不过到了洛阳之后,这些人的衣食住行,怕是要自己担负。这一点,我还需与杨奉宸说清楚……呵呵,毕竟洛阳居,大不易。”
郑怀杰和他说了两句之后,便问道:“文宣,兕子呢?”
就见杨承烈苦笑道:“今早也不知是怎地,他那起床气发作,以至于脾气非常暴躁。早饭时,掀了桌子不说,还和他结义兄长打了一架,如今正在屋里面发痴呢。”
“正在后院发痴。”
“是啊,杨兕子文采不错,更得三姐衣钵。
狄光远露出了恍然之色。
杨守文会发痴吗?
郑怀杰一怔,扭头看了狄光远一眼。
薛仁贵,虽然是河东薛氏族人,但终究早从汾阴分离出去。
“二郎和-图-书也来了……呵呵,我来得倒还及时,若晚一日,怕就要与二郎错过。”
只是……他此前为杨守文说了太多的好话,弄个不好,会弄巧成拙,反而误了杨守文的大计。
“慎行,你怎么在这里?”
狄光远笑道:“杨奉宸说得哪里话?
说完,他便走出了房间,往后院去找杨守文。
“你父亲呢?”
家父还等着我回去复命,若耽搁的久了,恐怕不美。”
一身崭新的青衫,展现出他天生不凡的出身。头发盘髻,头戴纶巾,小小年纪竟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,令郑怀杰不由得眼前一亮,顿时有一种惊喜的感受。
圣人有旨,命杨守文前往洛阳觐见……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咱们便即刻启程吧。
“薛楚玉拜见郑公……此次玉奉命前往洛阳,顺路送三嫂前来,为的是和文宣说一桩事情。尚未来得及去拜会郑公,却不想在这里与郑公相见,还望郑公勿怪。”
“我听说,大家已任命玉郎做右豹韬卫将军,正好要恭喜一番。”
和_图_书薛讷相比,薛楚玉似乎更多了几分书卷气,说起话来也显得文绉绉。
也是若有所思的模样,突然问道:“杨大郎,常有这发痴之举吗?”
“不时的,不时的,时好时坏。”
“啊?”
“这样啊!”
昨日我便得到了消息,行李也已经准备妥当。不过,兕子还年幼,一个人去我实在不放心。所以我想安排几个人与他同行,这样子的话,也能有个关照,不知可否?”
他倒是不止一次听郑镜思夸赞杨守文,但却没有想到,他会让郑虔前往洛阳。
想到这里,郑怀杰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狄光远。
“对了,我今次来,是奉家父之命。
论官爵,薛礼这一脉比郑家高出很多。可要说论底蕴,龙门薛氏却比不得郑家。莫说龙门薛氏,就算是汾阴薛氏,同样要弱郑家一头。所以薛楚玉在郑怀杰的面前,还是表现的恭恭敬敬。
“这倒是不必狄二郎费心,些许钱帛,我还能拿得出来。”
两人在郑虔的陪同下,一起走进前堂客厅。一进门,m.hetushu•com就见杨承烈正坐在主位上,而郑镜思则坐在下首,正陪着一个四旬出头的中年男子说话。那中年人身高六尺开外,细腰乍背,两臂修长。他一身青衫,长的相貌堂堂,颇有儒雅之风范。
中年人微微一笑,那笑容令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受。
而另一边,杨承烈和那中年人也纷纷起身。
“有客人?”
狄光远呢?
“父亲在客厅里,和姨丈陪着客人说话。”
“啊,原来是礼公之子。”
看他举手投足,颇为不凡,难道是那家贵胄子弟?
心里面,又有些羡慕杨承烈,生得一个好儿子。
他不知道!不过,杨守文到荥阳之后,很低调,也很守礼。除了在广武山上,他一人杀了近二十名刺客之外,就没听说过他会发痴。而且,一个发痴的人,会写出爱莲说那样的文章?一个发痴的人,能写出《茶经》这样的文章?郑怀杰不信。
郑怀杰吓了一跳,疑惑看着杨承烈。
郑怀杰正疑惑着,旁边狄光远已经开口介绍道:“郑公,这位是礼公幼子,幽州和-图-书都督薛讷的兄弟,薛楚玉。”
郑怀杰和薛楚玉又客套两句,便在杨承烈和郑镜思的搀扶下,做到了客厅的主位上。
“父亲,你怎么来了?”
礼公,便是薛仁贵。他本叫薛礼,表字仁贵。
薛楚玉连忙谦让客套,“此皆家父余荫,是非玉之能也。”
“是啊,平日里看上去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,但是这痴劲发作的时候,就会比较麻烦。”
听了这话,郑怀杰不由得眼睛一眯。
郑怀杰听罢,也点头赞成。
郑怀杰突然暗自叫苦,他已经明白了杨守文的打算。
“兕子哥哥今日要去洛阳,父亲昨日就和姨夫商议妥当,让我随同兕子哥哥同行。”
哪知道他听了后,反而松了口气。
不得职事官,又能有什么前途?
郑虔今天的打扮很不一样。
而这时候,郑怀杰也问道:“二郎,你要让十三郎随杨大郎一同前往洛阳吗?”
还是要走吗?
不过后世人大多会称呼他薛仁贵,而忘记他原来的名字。
目光,在悄然就扫过一旁的郑镜思。
郑怀杰吃了一惊,有点发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