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路向西(中)

杨守文说着,把杨青奴放下来,牵着她的小手。
脑袋贴着杨守文的脸摩挲两下,发出两声鹰唳,似乎是责怪杨守文:刚才去哪儿了?
每一次呼吸,都会喷出一股强猛的气息,吹动地面上的浮沉散开,形成一个颇为诡异的形状。
他看了看放在床边的拐杖,然后一咬牙,视若不见,强忍着腿上的不适,慢慢在屋中行走。此时,其他房间里的灯都已经熄灭,悟空四个匍匐在门外,担任警戒。
“也好,那就烦劳狄公。”
李裹儿竟然订过亲?而且是在出生时,就订过了亲事?
什么罗口、黑口?
这一路颠簸,经历了最初的兴奋之后,杨青奴已经睡着了。她抱着杨守文的脖子,迷迷糊糊的,看上去有些困乏。这时候,驿官已经验过了狄光远手中的公验,打开驿站大门,放军马进入。杨守文趁此机会,向周围又看了几眼,还真是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。远处,有一座山峦,在夜色中m.hetushu.com起伏延绵,犹如巨兽。
吉达说,不能放松自己,否则再想要紧张起来,就会格外困难。
“那是,九山?”
没办法,那女子太美了,美的就好像嫦娥一般,倾国倾城。
原来是在这里!
杨守文不是很清楚。
大玉在天上飞了一阵之后,便落了下来。不过,当时杨守文在车厢里睡着了,大玉便找到了吉达。如今,它看到杨守文,立刻丢了吉达,飞落到杨守文的肩膀上。
自从广武山受伤后,杨守文拳脚不练了,甚至骑马的次数都变得少之又少。整日里在家里养着,一日三餐有人伺候,渐渐的,这身子骨就没有了往日的强悍。
杨守文笑着用手指头点了点大玉。
“青之,天色不早了,咱们今晚就在这里住宿吧。”
不过这个时候,罗口估计已经开始夜禁,咱们就算去,恐怕也进不得城。这里名叫黑口驿站,往前过了河,就是罗口镇。我刚才问过了,驿站和_图_书没什么人,正好够我们住宿。”
一行人就这样走进了官驿。
郑虔看上去倒是比杨青奴好些,但长途跋涉的后遗症已经显露,脸上露出困倦之色。
他呼的坐直身子,见车厢里已经完全黑下来。悟空和小白龙本趴在他的身边,随着杨守文坐起来,两只狗也都呼的抬起头。车外,传来了喧哗声,紧跟着车帘掀开。
他有足够的理由感到郁闷。
翻身坐起来,杨守文挣扎着下地。
相比之下,他和阿布思吉达北上饶乐,那才是辛苦。每天风餐露宿,几乎都是在马上颠簸。可是,那时候他还不觉得劳累,至少不似现在这样,感觉有些退化。
杨茉莉麻利的上前搀扶着他,杨守文活动了一下发僵的身子,向四周扫了一眼。
他站在马车旁边,先是把杨氏搀扶下来,而后又把杨青奴从车上抱下来。
青奴自然跟着杨氏,郑虔则是单独一个房间。阿布思吉达与杨茉莉合住一个屋子,杨守www.hetushu•com文则住在了居中的客房里。进屋之后,杨守文便一头栽在了榻上,一动都不想动。
武崇训一脸郁闷之色,坐在一座水榭中吃酒。
杨守文听罢,伸了个懒腰,从车上溜下来。
可是吉达却看上去依旧神采奕奕。
咕咕—咕咕!
武三思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,却没想到,最后出了岔子。
之前,武三思告诉他,让他准备迎娶太子之女李裹儿。最开始,武崇训并不愿意。但是在见了李裹儿之后,武崇训就茶饭不思,对李裹儿更是到了念念不忘的地步。
东都,洛阳南市,定鼎楼。
杨守文打着哈欠,摇摇头,“只是看过地图,却没有来过。”
而这时候吉达已经下了马,把缰绳拴在了车上,来到杨守文身边。
他心中已经清楚了自己现在所在的方位。这里应该是位于巩县西南,缑氏东北的中间地带。前世刚工作的时候,他来过这里。虽然说一千五百年后的地形地貌和现今完全不同,和_图_书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还是能看出些端倪,只是更加冷清罢了。
“这是哪里?”
“哦,往前大约二十里,就是罗口镇。
“天已经黑了啊,现在是什么时辰?”
历史上不泛有美女的传说,什么西施啊,什么王昭君啊,什么赵飞燕……武崇训没见过,他也不好评论。但是自从他见了李裹儿之后,就真的相信这世上有仙女一说。
“这里是……”
狄光远还算照顾杨守文等人,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独立的院子。
他的肩头,架着一只海东青。
也不知睡了多久,马车一震,把杨守文惊醒。
洛阳南市,坐落在洛水以南,在隋代名叫丰都市,入唐之后,则更名为南市。定鼎楼也是南市最为豪华的一座酒楼,占地面积数十亩,其中亭台楼阁,极为华美。
“阿郎,那个大叔说,今晚就住在这边。”
狄光远带着几个卫士走过来,笑着说道:“本想着今晚能够在罗口宿营,没想到……呵呵,确是我算错了行程和*图*书。幸好这边有官驿,若不然就只能露宿于荒野了。”
杨守文知道,自己最近偷懒了!
“青之,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,先休息吧。
明日一早咱们动身,如果顺利的话,说不定在天黑之前,就能够抵达洛阳城郊。”
他吹熄油灯,隐隐约约能听到外面传来的马嘶声,以及若隐若现的鼾声。月光,透过窗子照进了屋内,杨守文先是在这狭小的斗室里打了一趟太极老架,而后便如同金蟾吞月般趴在地上,对着窗外的月光,运转体内那一口精纯的金蟾气。
……
“大叔说,这是官驿。”
这样可不行,若时间长了,这一身功夫说不得就要退化了。
金蟾气流转四肢百骸,腹中隐隐发出轻弱的声响。
说实话,这种程度的奔波,还不至于让他感到特别疲乏。
杨守文先是看了看门口的狗,挨个揉捏一番之后,便返回房间。
杨茉莉摇摇头,表示不清楚。
“青之来过这里吗?”
现在不是冬天,在外面也不用担心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