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四十八章 夜宿香山寺(一)

“嗯?”
“应该不会吧。”
之后薛仁贵病故,薛讷幽居龙门。
薛楚玉这才发现,杨守文的见识广博……他从小在昌平那种边荒之地生活,但是说起各地的民俗风情,却头头是道。他可以和薛楚玉谈中原名胜,也能扯到巴蜀风情。明明是在东北生活,可说起西域来,又显得非常熟悉,就好像去过一样。
薛讷是他大哥,但要说起来,薛楚玉更敬重他的大嫂樊氏。
薛楚玉眉头一蹙,眉宇间浮现起一丝阴霾。
薛楚玉一家有七八辆马车,再加上一个近百人的扈从骑队,也使得声势壮大不少。
窦一郎立刻扭头,瞪大一双环眼看着薛楚玉,“玉郎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你是说樊家妹子啊,她对这小混蛋倒是有些好感。”
也正是因为有樊氏不断的劝说,薛讷才忍住了寂寞,拒绝徐敬业的邀请。
右监门卫依旧采用昨日的队形,两旅在前,一旅拖后,杨守文一家人则处于中间。
他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杨青之是大兄看重之人,如今与我家和*图*书更有合作,想来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。不过娘子说的也是,以后我会多留意,定不会让太保出事。”
……
抬头看去,只见不远处杨守文已经跨坐马上,眼睛不由得眯成一条缝,露出警惕之色。
可是没等杨守文回答,就见杨青奴抢先开口道:“那是自然,我家这马车,大兄专门改造过。”
“玉郎!”
十六年后,薛讷复起,一下子就成为了幽州都督。
杨守文没有想到,他只是对薛嵩多看了几眼,就惹来了樊氏的怀疑。
行进之中,薛楚玉突然开口询问。
道路骤然变得泥泞起来,车马行在路上,经常会出现马失前蹄,车轮陷入泥坑的状况。
没办法,这是一个母亲与生俱来的天性。
可是到了正午时分,却一下变了脸,阴云密布。
“那大嫂呢?”
薛楚玉一家,则跟在杨家车队后面。
反正就是在闲聊,自然也没什么重点,想起一出就是一出。
太保,是薛嵩的乳名。
薛楚玉闻听一愣,轻声道:“怎http://m.hetushu•com生不对?”
不过,窦一郎也算是他兄长,薛楚玉更不可能表示赞同。
“这我哪能知道?”
“这小子第一次见我,竟唤我矮矬子,三寸丁……我不过是矮小些,但哪有他说的不堪?”
“兕子,你这马挺稳啊。”
樊氏说的很隐晦,不过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,还是能够了然。
“嗯?”
事实上,结果也证明了樊氏的判断,徐敬业根本就不是武则天的对手。哪怕他一开始起兵造反声势浩大,却在短短时间里被朝廷镇压,自己更落得个不得好死的结局。
薛楚玉闻听,噗嗤就笑出声来。
所谓的魏晋之风表面上是一个夸赞的词句,但有的时候,也未必都是。魏晋名士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爱好。服五石散,醉酒狂歌这都算小事,更有那解放天性者,好在人前赤身裸体,做一些古怪的事情。其中,更不泛有那龙阳之好的人。
杨守文今天没有坐在车上,而是与吉达并辔而行。
从那之后,薛讷对樊氏可谓言听http://www.hetushu.com计从。
这不仅仅是因为樊氏是他妻子的姐姐,更因为在龙门薛家,樊氏的威望甚至大过薛讷。樊氏很精明,也很有眼光。想当初薛讷得罪了来俊臣,樊氏在第一时间劝说薛讷辞官。也正因为薛讷辞官,来俊臣不敢过分追究,后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既然樊氏认为杨青之不错,那杨青之应该不会有问题。
薛家一辆马车在途中翻倒,队伍不得不暂时停下来。
不过呢,由于薛楚玉一家的加入,这中间的队伍变得庞大许多。
狄光远和薛楚玉闻听顿时来了好奇心,便举着油纸伞走过来,上上下下打量。
三月的天,变幻莫测。
薛楚玉强忍着笑,连连道歉。
他深吸一口气,把心中的笑意压回去,而后轻声道:“我是问,你觉得杨青之会不会有不良嗜好?”
雨越来越大,好像银河倒泄。杨守文狄光远等人在无奈之下,只得暂时停下来,在路边避雨。
……
两人扯得越来越远,话题更千奇百怪。薛楚玉发现,杨守文有的观点非常和-图-书独特,比如他对佛学,比如他对道家,包括他对儒家的经典,也经常会有一些新鲜见解。
这其中更不泛樊氏的运筹帷幄,十余年里薛讷虽不出家门,但薛氏与朝廷的联系却不曾中断。这也是为什么武则天决意重新启用勋贵子弟后,第一个便想到了薛讷。
不仅如此,包括远在西域以西的波斯,大食、吐蕃……
樊氏听薛楚玉这么说,总算是放了心,转身登上了马车。
不过那双眼睛却忍不住上上下下看了窦一郎两眼,心里话:这杨青之说得倒也形象。
杨守文已经离去,樊氏则让薛嵩先上了马车。
“一郎,你看杨青之此人如何?”
就在薛楚玉也准备上马的时候,她突然把薛楚玉唤住。
薛楚玉想了想,便纵马追上了杨守文,和杨守文有一句没一句的寒暄起来。
薛楚玉则眉头紧蹙,翻身上马。
听了窦一郎的回答,薛楚玉总算是松了口气,对杨青之的提防之心也减弱了些许。
早上出发的时候,天气还极好,阳光明媚。
樊氏那白皙的面庞浮起一抹绯红,压低声音www.hetushu.com道:“奴觉得杨青之看太保的时候,那目光……玉郎,奴倒不是说杨青之人品不好。想来能写出爱莲说的人,品性当不会太差。只是,只是……玉郎曾说,杨青之有魏晋之风流。奴是担心,那魏晋之人多有些不足为人道的癖好。太保年纪还小,玉郎还是多加留意才是……”
“哦?”
窦一郎环眼一翻,给了薛楚玉一个大白眼球子,“我和这个小混蛋也算不得熟悉。”
跟在他身边的窦一郎愣了一下,旋即道:“一个嘴巴恶毒的小混蛋。”
大玉在天际翱翔,悟空四个则在马车周围奔跑。杨青奴抱着小金,和杨茉莉一起坐在车上,时不时与车中的杨氏说话,发出如同银玲般的笑声,回荡在队伍上空。
“没什么,没什么……只是没想到杨青之还有如此毒舌。”
过了正午,大雨滂沱,倾盆而下。
薛楚玉看着杨守文的马车,忍不住好奇问道。
渐渐的,薛楚玉对杨守文的提防之心,又减轻了几分。
“也不知是不是奴多心了,刚才那杨青之看太保时,奴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