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章 佛门秘事(一)

“玄硕师父,还记得奴奴吗?”
“哦?”薛楚玉走上前,好奇看着不远处正和玄硕寒暄的杨守文,轻声问道:“狄公此话怎讲?”
狄光远和薛楚玉一家,已经回禅房休息。杨氏在陪着玄硕聊了一会儿往事后,也顶不住了,带着杨青奴和一月离开。在香山寺的禅堂中,只剩下杨守文和玄硕两人。
“咦?”
杨守文品了一口咸涩的茶水,慢慢体会茶水中的滋味。
然则,师兄西行一去十九年。
“杨娘子,风采依旧,贫僧怎不记得。”
杨守文此时正在马车旁边,搀扶杨氏下车。
……
一路颠簸,虽然马车的减震效果不错,却依旧让人感到疲惫。杨氏怀抱着一月从车上下来,正要和杨守文说话,却忽然听到有人喊杨守文,不由诧异扭头看去。
他把茶碗放下,轻声问道:“小子曾听人说,法师是玄奘法师的师弟吗?”
他发现,这杨守文的背后,似乎隐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,但是却没有人看出端倪。
可是听杨青和图书奴喊出老僧的法名之后,他立刻就知道这老僧是谁了!玄硕,那位传说中玄奘法师的师弟,曾经在昌平大弥勒寺住持过的僧人,也是教授杨青奴围棋的老师。昨日在路上,杨青奴还说起玄硕,更言不知道能不能在洛阳见到玄硕。
香山寺在迎入了杨守文一行人后,便关闭了山门,随后又熄灭了寺中的灯火。
禅茶一味,在士大夫和民间,茶叶还是一种药用之物,但是在佛门之中,却是日常所用之物。玄硕也是走南闯北的人,自然也喜欢食用茶水,只是那饮茶的方法……
玄硕看着杨守文,突然发出一声感慨,“我之前听人说起你的名字,还有些怀疑,会不会是同名同姓之人。可没想到,那杨守文居然就是当年昌平所遇的痴儿。”
“阿閦奴也越发的健朗了。”
“阿閦奴,你非是与贫僧有缘,而是与佛有缘。”
波颇法师见我年龄日增,于是便动了传我衣钵的念头。
玄硕解释道:“我与法师和_图_书成为师兄弟,说来也是偶然。
杨守文只吃了一口,就有些吃不下去了。
玄硕法师说着,稽首向杨氏合十道:“一别经验,杨娘子却越发的光彩照人,可喜可贺。”
“婶娘,那就是玄硕法师吗?”
“法师,可还记得奴家?”
薛楚玉闻听,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。
不能因为他们的法名里都有个‘玄’,就认为两人是师兄弟。在杨守文的记忆里,玄奘似乎没有什么师弟,最出名的应该是玄奘的徒弟,名叫辩机。不过那辩机好像也不是因为佛法而闻名,却是因为他和高阳公主私通,最后被太子李承乾牵累,被太宗李世民处死。这玄硕,又是从何而言?为什么会跑去那昌平县城?
山门外正在指挥右监门卫士兵宿营的狄光远,看到眼前这一幕,也不禁感到惊讶。
结果等师兄回到长安的时候,我已经成为波颇法师的弟子。师兄很生气,可恩师却已经过世,他也不好再让我改换门庭。早年间,师和_图_书兄曾向波颇法师学过法,于是乎他就让我改法名为玄硕,正式拜入波颇法师门下,并对外称我为‘师弟’。”
去年圣人游幸香山寺,曾与法师论法,之后对他更是多有推崇,言法师佛法高明。
子时,洛阳下起靡靡细雨。
佛教有阿閦佛,是东方佛祖的象征。想当初杨守文浑浑噩噩,痴痴呆呆,杨大方为了保佑他早日康复,就让他在佛家里选了一位佛祖供奉,于是便有了阿閦奴的名字。这名字也就是东方佛祖坐下奴仆之意,据说能够得到佛祖保佑,长命百岁。
说完,玄硕法师便看向了杨守文。
咦,他居然知道我的佛名吗?
就在这时,樊氏带着薛嵩从马车上下来,看到远处杨守文和玄奘法师谈笑风生,也不禁感到奇怪。她走上前,轻声问道:“玉郎,和杨青之说话的僧人是什么人?”
“阿弥陀佛。”
杨守文连忙双手合十道:“弟子见过法师……昨日和奴奴说话,还提起法师名讳。没想到今天就与法师在这香山寺和图书里重逢,莫不是冥冥中,与法师有莫大缘法吗?”
杨氏抱着一月,便示意杨守文搀扶他过去。
“这杨青之,好大的缘法。”
事实上,古人有这样的风俗。
玄硕师父?
“是啊!”
有趣,真真是有趣!
我今年已逾古稀,是个孤儿。师兄求学于成都时收养了我,本打算把我收在门下。贞观元年,师兄见中土不得真法,于是决定前往天竺求取真经。我那时候还是个小童子,无法随师兄西行。无奈之下,师兄便把我托付给了他的好友,也就是波罗颇迦罗密多罗法师关照。
玄硕闻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“青奴,好久不见。”
玄硕闻听笑道:“阿閦奴可是看我年纪不符吗?”
杨守文闻听,连忙念了一声佛号。
杨氏看清楚那老僧的模样,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。
让孩子拜在某位佛祖门下,以祈求平安。
茶里面增添了很多佐料,感觉好像做菜一样,滋味非常怪异。
薛楚玉则嘴角微微一翘,轻声道:“此香山寺住持法师,咱http://www.hetushu•com们也过去拜见一番吧。”
右监门卫没有驻扎西坳,而是在西坳外宿营。
他看上去也就是六十多岁的模样,而玄奘法师如果活到现在,少说也有一百岁高龄。两人的年纪相差四十多岁,这让杨守文很难相信,玄硕和玄奘会是师兄弟。
杨守文不认得那老僧,或者说感觉有些眼熟,却记不起来对方的身份。
“真想不到啊!”
香山寺笼罩在了雨霾之中,在夜色中变得朦朦胧胧,给人一种模糊不清的神秘感受。
玄硕法师在洛阳名声不小,他不但佛法高明,更精通医术,为许多贵胄所称赞和推崇。没想到杨青之居然还与法师有缘法,倒是让我感到惊讶。有佛事护佑,他在洛阳便是遇到麻烦,也不会有什么威胁。那法师,可是一个能上达天听的人物。”
而杨青奴已经露出了惊喜之色,好像一只欢快的小鸟般,就朝着老僧跑了过去。
“那位玄硕法师,是香山寺的住持。
没想到……
住持法师脸上的笑意更浓,见杨青奴跑过来,便蹲下了身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