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四章 杀人又何妨

你明知道杨大郎是被圣人召来,还敢带人前来围杀。你可知道,圣人得知消息后,是何等愤怒?你父亲被圣人招进了宫中,此刻怕还在受责骂,你已累得圣人都感到为难。”
杨守文却蓦地停下脚步,扭头向上官婉儿看去。
那些跟随武崇训来的仆从,哪想到会是这样结果。他们顿时乱了手脚,有的还想要反抗。只是数十名备身率领右监门卫一拥而上,持刀枪就朝着那些仆从杀去。
别看武三思是武则天的侄子,可要说权力,却远远比不得眼前这个看似文弱的扫眉才子。
狄光远低下头,显得有些失魂落魄。不过,宫装女子却没有再看他,而是凝视着杨守文,脸上依旧带着那温和笑容,柔声道:“怎地,杨大郎莫不是怕了吗?”
只是,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听上官婉儿厉声道:“今有反贼意图破坏圣人与太子之间的关系,罪大恶极。所有今晚参与进来的人,就地格杀,一个都不许放过。
上官婉儿却依旧带着笑容,柔声道:“杨大郎http://www.hetushu.com,你真要杀人?”
武崇训心里一咯噔,到了嘴边的话,立刻又咽了回去。
武则天对上官婉儿的信任,可算得上是无以复加。
武崇训面色惨白,看着眼前的景象,也失了分寸。
杨氏搂着杨青奴,用手遮挡住她的眼睛。不过,她看上官婉儿的目光,却有些变了。
闭门思过?也就是说,狄仁杰对他这次出使荥阳的表现,非常不满。
高阳郡王识人不明,受贼人蛊惑,亦牵连其中,着奉宸卫将其捉拿,交由梁王发落。”
“郡王,救我!”
一时间,大雄宝殿外的众人,都露出了疑惑。
可是现在……
狄光远闻听一怔,旋即眼中闪过一丝晦暗。
“他能杀得我,我就杀不得他?”
上官婉儿没有再去理睬武崇训,而是径自走到玄硕法师的身前,双手合十请罪。
玄硕法师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,“内舍人何罪之有?
杨守文心里暗道一声,不过却没有露出任何畏惧之色。他冷哼一声m.hetushu.com,提刀便走向武崇训。
杨守文听到这个名字,不禁愣了一下。
这女人什么意思?
杨青之乃贫僧在昌平的旧识,本打算在这里好生款待,却不想遇到了这种事情……此地,贫僧自会着人收拾,只是这佛门净地,却实在不宜再招惹来是非麻烦。
“啊?”
“法师竟认得杨大郎?”
宫装女子看了狄光远一眼,露出了怜惜之色。
杨守文沉吟片刻,突然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大兄,放了他吧。”
伴随着上官婉儿这一声令下,守在寺院中的锐士突然一拥而上。
“上官婉儿,你要干什么?”
这个女人,在谈笑风声中便杀了上百人,却丝毫没有流露出半点不忍,亦或者不适的颜色。
上官婉儿甫一出现的时候,杨氏对她的感官还算不错。
杨守文猛然转身,手指上官婉儿道:“你不是问我要不要杀人,我告诉你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杀人。”
这就是上官婉儿吗?
“说得好!”
“玄硕法师,m.hetushu.com今日在这清静之地杀人,实非婉儿所愿,还请法师恕罪则个。”
果然是上官婉儿!
几名奉宸卫走上来,只是看吉达仍站在那里,用枪抵着武崇训,不禁有些犹豫。
武崇训更吓得脸色发白,高声喊道:“上官婉儿,你疯了?”
杨氏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兕子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“青之,这里不是昌平,凡事自有圣人决断,你不要莽撞。”
上官舍人?
宫装女子的声音很柔媚,但似乎包含着一种威胁之意。
武崇训听到上官婉儿这话,心里顿时一颤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喊杀声此起彼伏,香山寺里,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。
那意思是说:你已经出气了,留武崇训的性命,不要再继续闹了。
这个时代,复姓上官的女人,同时又能够统帅兵马,令狄光远都为之恭敬的女人,除了上官婉儿还能有谁?
上官婉儿这话是什么意思?她莫非认得老爹吗?
事情,已经传到了圣人耳中。
“二郎,国老有命,让你立刻返回家中,闭http://m.hetushu.com门思过。”
“啊?”
还请内舍人辛苦,请杨青之一家离去,免得再起波澜。”
杨守文眼睛一眯,突然间快走几步,轮刀而起,便砍向了武崇训。
“杨大郎,你看,妾身已为你杀了人。”
阿布思吉达闻听立刻撤枪后退,那武崇训爬起来,刚要破口大骂,却听到上官婉儿那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高阳郡王,说多错多!我若是你,就立刻回去,领受责罚。”
表面上,上官婉儿是在斥责武崇训,但他听得出来,上官婉儿这是话里有话,在提醒他。
上官婉儿轻轻拍手,抚掌而笑,“大丈夫当快意恩仇,你比你父亲倒是爽快许多。”
杨守文顿时觉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不等杨守文回答,狄光远已经跑上前来,躬身行礼道:“狄光远见过上官舍人。”
上官婉儿微微一怔,旋即轻声道:“既然法师逐客,杨大郎确实不宜再留宿于此。”
你若是杀了武崇训,圣人固然说不得你的过错,但必然会对你产生恶念。现在,圣人那边还没有做出决和-图-书断,所以在此之前,她会保护你周全。可你一旦杀了武崇训,圣人就不会再顾忌你。武崇训有错,自有圣人责罚。但你如果杀了他,势必会失去圣人的护佑,到那时候,武三思一定会找你麻烦,你又该如何是好?
如果惹怒了对方,她就算真杀了自己,武三思也不敢出头找她的麻烦。
有仆从跌跌撞撞跑过来,想要武崇训开口求情。
上官婉儿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高阳郡王,不是妾身疯了,而是你疯了!
上官婉儿目光柔和,看着杨守文轻声道。
武崇训此刻已经慌了手脚,想要逃走,可是胸口那杆枪却让他动弹不得。
就在这时,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薛楚玉纵身跃出,横枪便架住了杨守文的大刀。
这绝对是个狠毒的女人!
两个奉宸卫走上前来,搭在了武崇训的肩膀上,“高阳郡王,咱们还是走吧。”
“我……”
刹那间,惨叫声不断。
那口刀在地面上拖拽,发出一阵刺耳的金属声,火星四溅。
只是这个时候,武崇训哪敢说话,低着头,灰溜溜被奉宸卫带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