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六章 春夜喜雨

可他知道,他没有拒绝的余地。上官婉儿,在历史上同样是个喜怒无常的女人。虽然感觉着她和老爹有点关系,可杨守文却不敢肯定,老爹和她的交情有多深。
只见濛濛细雨中,神都已经依稀可见,那城头的灯火晃动,使得这夜雨中的洛阳,别有一番风情。
几艘停泊在洛水渡口的船只,点着灯火,在那濛濛细雨之中,更衬托出一种莫名的孤寂之气。
“啊?”
听她这意思,这次算是过关了。
“呃,小子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,故而有些失神,还请才子恕罪。”
“呃,是!”
“啊,上官才子,请赐教。”
“你看这夜景如何?”
杨守文连忙道:“父亲身体很好,从昌平搬来之后,倒显得胖了些许,每天悠闲的紧呢。”
上官婉儿不禁轻轻抚掌,“青之的诗,清丽脱俗,倒是令人耳目一新。”
那种感觉,这么多年来她再为有过。以至于当她听说他还活着的时候,甚至有一种想要抛下一切,m.hetushu.com跑去找他的冲动。想到这里,上官婉儿的脸上,柔色更浓……
上官婉儿轻轻点头,脸上带着笑意,却不予置评。
脑海中,浮现出了当年在掖庭时,第一次见到那人的情形。一副吊儿郎当的混不吝模样,当时他还是一个奉宸卫,却拦住那要打她的内侍,甚至还要和对方动手。
杨守文随着上官婉儿的车驾策马缓缓而行,但却仍旧有些发懵。
杨守文开始好奇,好奇老爹当年在长安,究竟会是什么样子。
“嗯,想必圣人已等得久了,就不要再耽搁了,直接进城!”
“好!”
“呃,甚美。”
突然间,他有一种想要大笑的冲动。
不过,这雨并不大,润物无声。
上官婉儿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你父亲最近,可还康健?”
“喏!”
就在这时,从前方驰来一匹骏马。
对了,她刚才提起了老爹。
“他倒真是悠闲。”
她连忙咳嗽一声,扭过脸,只觉脸www.hetushu.com上火辣辣的,心里面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。
不过,这还真是父子。
“我在与你说话,你为何不理我?”
说着话,她挑开车帘,举目向前眺望。
她平息了内心的激动,这才把脸又转过来,一双明眸凝视着杨守文,半晌后突然道:“我听说,你的才学是得三娘冥中传授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你真的和我老爹有一腿吗?为何要如此为难我!
那时候,她还小,躲在他的身后,却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。
那马上的骑士来到马车前,轻声道:“城门已经叫开,咱们是否现在就进城呢?”
杨守文这心里,突然间有些发慌,不知道上官婉儿想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“嗯!”
估计不会太深,否则老爹会告诉他。
“青之。”
跟随武则天多年,甚至在当年武则天要为她黥面的时候,她也没有流露出过慌乱的模样。今天这是怎地,在他的儿子面前竟然失态?传出去,定会m.hetushu.com被他耻笑呢。
杨守文隐隐有一种感觉,老爹和上官婉儿之间,恐怕会有些关联。
杨守文停顿一下,又接着道:“野径云俱黑,泊船火独明。晓看红湿处,花重京洛城。”
“杨青之!”
那骑士拨转马头,又跑去了前面。
这洛阳,果然是遍地凶险。原本杨守文对此次洛阳之行还有些把握,可现在,却突然间感到了莫名的忐忑。此次入京,还真是阻难重重。先有武崇训夜袭香山寺,后有这入京途中,上官婉儿的考校……也不知道,接下来等他的,还有什么?
上官婉儿闻听不由得一愣,轻声道:“这么快?”
“上官姑娘,洛阳到了。”
杨守文懵了!
这春雨莫测,原本还是繁星璀璨的夜空,此刻却是乌云密布,看不到半点的星光。
车窗的帘子掀起来,在马车上那盏摇曳的气死风灯的光亮照映下,上官婉儿的脸上带着一丝薄怒。不过,那怒色却让她显得更加妩媚,凭添了一种难言的气质。
m.hetushu•com抬头,举目眺望,片刻后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首颇为应景的诗词。
车里的上官婉儿,和他从历史典籍中了解的上官婉儿似乎完全不一样,对他更显得格外关心。
行走在山野中,就见远处山峦叠嶂。
好在上官婉儿毕竟是经历过太多的风雨,很快就稳定下来。
“如此,我洗耳恭听。”
此时,长夏门已经开启,城门处灯火通明。一队队禁军守在城门内外,目送着马车缓缓从长夏门驶入进洛阳之后,急促鼓声骤然响起,那城门随即在隆隆声中关闭。
“你认得我父亲?”
来了,来了……我就说她和老爹有关系。
上官婉儿蓦地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。
她又怎可能真的生杨守文的气呢?哪怕看在那个呆子的面子上,她也会关照杨守文。
“嗯?”
万一惹得她不高兴,天晓得她还会不会关照自己。
上官婉儿眼中,流露出一丝追思。
“有了!”
这是杜甫的春夜喜雨,杨守文也不需要去担心版权的问题www.hetushu.com
已近寅时,从天上飘落点点雨星。
杨守文策马紧走两步,片刻后道: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
“青之有此文采,洛阳可居。”
杨守文想到这里,不禁在心里一声叹息。
没想到老爹你长得一副浓眉大眼,正气凛然的模样,居然还有这种花花肠子?不过,老爹你可真行,那是上官婉儿啊!那可是武则天时代,最为著名的几个女人之一。
不等他回答,上官婉儿便接着道:“我知道你才思敏捷,所以我想要考校你一番。”
“请才子品鉴。”
夜色中,神都洛阳就在前方。
“上官才子?”
上官婉儿笑了,轻声道:“我可知道,三娘文采冠绝京华,只可惜身为女儿身,不得为人所知。你既然得了三娘的倾心教导,想必才思当不会逊色于三娘喽。”
上官婉儿不禁轻轻摇头,脸上的那一抹怒色旋即就消失不见。
杨守文连忙在马上欠身还礼,更在暗地里松了口气。
“如此美景,何不赋诗一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