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七章 归义(一)

当时,关陇贵族势力强大,即便是皇室也难以将其压制。隋炀帝更因为关陇世族的强横实力,对关中长安产生了畏惧,在登基之后,就立刻下令修建隋唐洛阳。
“若没有旁人时,便唤我‘姑姑’吧。”
“小滑头。”
香山位于洛阳南面,故而车队从长夏门而入。
细雨中,杨守文向西眺望,甚至可以清楚看到,那巍峨的宫城在晨曦中庄重肃穆。
杨守文发现,他行前的那些计划,似乎变得有些麻烦了。
上官婉儿眼睛一亮,忍不住赞道:“青之,我现在越发相信,你之文采,源于三娘。”
她垂下车帘,隔着窗帘柔声道:“圣人已经把你安排在了归义坊居住,你安顿下来后,要老老实实,千万不要惹事生非。待会儿我把你送到住处之后,现在所说的这些话,便不会再承认。你这次来洛阳,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!你和公主的婚约,到目前为止圣人还并未表示赞同,只是迫于一些压力,把你召来。
杨守文愣http://www.hetushu.com了一下,脱口而出道: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
车厢里,一阵安静。
神都有南北两个区域,一条洛水把洛阳一分为二。杨守文看到,在前方有一座石桥。那桥上有四角亭,桥头还有酒楼,与晨曦中的洛水相呼应,显得格外动人。
“青之,此情此景,有何感触。”
右监门卫的锐士以及奉宸卫全都在坊门外下马,列队两边。
她嘴角微微翘起,勾勒出一道极为好看的弧线,眼中更流露出一抹温柔的颜色。
“那……如果有人找我麻烦,我可以动手吗?”
车队在长街上行进,很快自长夏门,来到了洛水河畔。
薛楚玉和你一路同行,算是旧识,也不必顾虑。但除此二人之外,不可与任何人来往。”
它毗邻一条河渠,就坐落在铜驼坊的西北面。
算了,还是别去想她和老爹之间的事情了,心累!
可看在杨守文眼中,却恍若双十年华,更和-图-书有一种难言的柔弱美感。
片刻后就听到上官婉儿道:“你如果真有那胆子,便只管打就是了,不必有顾虑。”
天边露出了一抹亮光,却把这濛濛细雨更衬出了几分诗意。
时,已卯时。
杨守文张大嘴巴,看着上官婉儿。
杨守文总觉得上官婉儿话里有话,但是又说不清楚。
“我也听父亲提过这里的景色,如今上官才人这么一说,倒是让我更加向往了。”
杨守文没有回答,倒是上官婉儿来了兴致。
上官婉儿今年,有三十多了吧。
这隋唐洛阳,由宫城、皇城、郭城、东城、含嘉仓城、上阳宫、西苑和离宫八个部分组成,约五十平方公里。它是丝绸之路的一个东方起点,同时也是隋唐大运河的中心所在。其轴线建筑,更是世界历史上最为恢宏壮丽的建筑群体之一。
神都,洛阳。
杨守文听出上官婉儿言语中的不快,连忙道:“上官才人如此抬举,我怎能拒绝?”
沿洛水之北自东向西的洛水两岸,于和-图-书不足三十公里的范围内,曾有五座都城先后兴建。夏都斟鄩城、商都西毫城、周王城、汉魏洛阳城以及隋唐洛阳城分别建于此地,故而又有人把这称之为‘五都贯洛’。洛水沿岸都城之密集,可见一斑。
“郑灵芝就住在旁边,自然可以走动。
杨守文骑着马,陪在上官婉儿的左右,缓缓进入坊门,沿着冷清的街道,来到了一座宅院的门前。
杨守文此刻进入的洛阳城,是隋唐洛阳城。
上官婉儿的谈性很浓,言语中甚至还流露出小儿女之态。
杨守文暗地里长出了一口气,抬头看,就见一座坊市横在面前。
“这是,天津桥?”
这两者,有关系吗?
在圣人没有决断之前,你要记住我说的话:不管是谁找你,都不可以产生交集。即便是太子登门,能不见就不见……总之,千万不要和朝中任何一个人有联系。”
要说这年纪的话,上官婉儿做杨守文的姑姑倒是一点都不过分。
“……我舅父也不可以吗?”
作为www.hetushu.com大唐两都之一,洛阳的城市构造与长安相仿,从规模而言,仅次于西京长安。
这是一座举世闻名的世界级古都,在后世更得到了‘十三朝都城’的美誉。
它始建于大业元年,也就是隋炀帝登基的那一年。
这件事,关系甚大,牵累也很广。
“天津晓月吗?”上官婉儿掩嘴轻笑道:“杨文宣身在幽州,却心系神都啊。”
不过这首诗究竟是何人所作,又是在什么时候作出?他都已经记不太清楚了……甚至,连这首诗的全文他也都忘了,只记得这么两句,倒是正迎合了眼前景色。
杨守文蓦地醒悟过来,连忙道:“父亲曾与我说过这座桥,还说此桥是洛阳一景。”
她闻听,掩嘴笑了,眼中更流露出了满足之色。
和这女人交谈,实在心累。一句话清清楚楚说出来不就是了,偏偏云里来雾里去,云山雾罩的,也弄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。不过,杨守文觉得,上官婉儿这句话,倒是没有什么恶意。
“怎么,不愿意吗?”
杨守文只m.hetushu.com是一时感怀,脱口而出。
“前面就是铜驼坊,可惜现在时辰不对,否则倒是可以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。等你安顿下来,有闲暇时,可以在傍晚到铜驼陌走走。那时候暮色茫茫,炊烟袅袅,犹如烟雨,甚是动人……我至今还记得,第一次看到那铜驼暮雨时,心中的震撼。”
上官婉儿的声音,有些凝重。
一入洛阳,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宏达壮丽的气息。
只见那晨曦中,她一只胳膊架在车窗上,那娇俏的脸上,流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。
这个,似乎和郑三娘无关吧。
洛阳的正门,名为定鼎门,一条天街连通宫城,万国来朝使者的必经之路。
杨守文此时尚微不足道,所以也不可能自定鼎门通行。
“在。”
“青之。”
等的就是你这句话!
坊门,已经打开。
“啊?”
“咦,青之居然知道天津桥吗?”
上官婉儿透过车窗,暗中打量着杨守文。
说实话,若不是有上官婉儿在,这个时辰他甚至不可能进入洛阳城,更不要说在湿涔涔的长街上行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