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五十八章 归义(二)

“婉儿,都安排妥当了?”
武则天狠狠瞪了太平公主一眼,然后把目光落在了武三思的身上,突然间嘿嘿冷笑起来。
这七宝阁里,三男两女,却姿态各异,弥漫着一种诡谲的气氛。
而在他下首,则正襟危坐一名男子。他身着便服,却显得精神抖擞,闭目凝神,一言不发。这男子,就是李显的弟弟,前睿宗皇帝,如今的相王,名叫李旦。
“婉儿回来了吗?让她进来。”
他的舅舅,是司礼卿崔宣礼,被来俊臣诬告参与了一起谋反案。
看起来,杨守文这次进京,怕会有不小的麻烦。她想到这里,朝武三思看了一眼,起身道:“母亲,可我听说,武崇训昨晚带人出城,在香山寺里袭击了杨守文?”
他长得也是眉清目秀,年轻时当时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。
“臣,不累。”
他听了武则天和太平公主的对话,也是茫然不解。
“太子,你也太不关心你那准女婿了吧。”和*图*书
“朕也是这样认为,不过呢,朕有些担心,有人会想要戳哄着他,来一个大闹天宫。”
太平公主很无奈的摇摇头,“你那准女婿所著的书籍,你居然不知道吗?”
知道归知道,可是必要的脸面还要留着。
“太平。”
霍献可,贵乡人,是天授年间武则天提拔起来的一个酷吏。
对太子,武则天已经觉得厌烦了。
天已经亮了,上阳宫提象门的七宝阁里,依旧是灯火通明。
不过与李旦不一样,李显是不知道就问,而李旦则把疑惑埋藏在心里,准备回去后在弄明白。
坐在李旦对面的,是一名女子,手里也捧着一卷书,看得非常入迷。
“母亲,你们在说什么?什么猴子,什么七十二变,什么齐天大圣?”
他看上去很疲惫,眼皮子一个劲的打架。
武则天笑道:“那杨兕子既然能得郑三娘冥中教诲,郑三娘焉能不传他灭鬼之术?太平不必担心和图书此事。若杨兕子能在那里安然无事,便说明冥中传授确有其事。如果他出了事情,就说明他在说谎!那就是欺君之罪,那就更不能轻易放过。”
武则天这一番话,显然是已经拿定了主意。
这时候,李显蓦地醒了。
一双凤目,闪烁着冷意。
武则天脸色一沉,有些不太高兴。
“嘻嘻,那不过是小孩子胡闹罢了。”
武则天把书合上,放在了桌上,朝李旦和武三思看了一眼。
“这西游也是一部好书,只是不知道那杨兕子,会不会像书里的孙猴子那样,也要做齐天大圣呢?”
太平公主闻听,眼睛一眯。
“既然不累,那就继续跪着,好好想清楚,朕为什么要你跪在这里。”
一部美髯及胸,更衬托出他非凡的气度。只是这时候跪在地上,脸色煞白,脸上更流露出痛苦之色。他低着头,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,心里面砰砰跳个不停。
为首的,便是太子李显。
http://www.hetushu.com是,也只有这样的人,武则天才最放心。
“梁王,累了吗?”
武三思忙低下头,匍匐在地,再也不敢说话。
她恋恋不舍把目光从手里的书上挪开,笑眯眯朝武则天看去。
上官婉儿闻听,便扭头向武则天看去。
铜马陌?
不过武则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后,他又连忙弓着身子退下,双手置于身前,战战兢兢。
“回真人,就是霍献可的那个宅子。”
话音落下不久,就见一个身穿月白色宫装的上官婉儿,从七宝阁门外走了进来。
“铜马陌,据我所知那里空置出来的宅子,好像只有霍献可的那个宅子。”
在这种情况下,她只有牺牲杨守文,哪怕她很喜欢杨守文的文采,却也只能委屈了他。
必须承认,她喜欢杨守文的诗,也喜欢杨守文的书。
“回禀大家,已经遵照大家旨意,把他安置于归义坊铜马陌,随时听候大家相召。”
太平公主依旧是笑嘻嘻和-图-书的模样,“就算那杨兕子有七十二变,可这洛阳城里不还有母亲在吗?母亲可是东来佛祖转世,论道行不必如来佛差,还怕只猴子翻了天?”
而在一旁,还端坐几人。
看着平日里张狂跋扈的武三思,此刻却好像一只鹌鹑似地趴在地上,太平公主顿感一阵快意。她讨厌武家人,哪怕她的母亲也姓武,也无法阻止她对武家的反感。不过,她不会把这种情绪表现在脸上。即便武则天知道,她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“那宅子不是闹鬼吗?怎地把他安排在那里?”
就在这时,七宝阁外传来内侍的声音:“启禀圣母神皇,上官姑娘回来了。”
李显看了太平一眼,“他竟然著书了?”
天授二年,在十道存抚推荐的名单之中,霍献可由怀州录事参军被任命为浴室,也是当年二十四名御史中的首位。天授三年,霍献可又升任为殿中侍御史,在当时可算得上是一个非常显眼的人物。
可武李盟誓,是她保护武和*图*书家最重要的一步棋。李显现在好像是打定了主意,准备履行当年的婚约。这样一来,武李盟誓的保障就会降低很多。但只是一个武延基和李仙蕙的婚姻,很明显不够份量。这样一来,杨守文的存在就成了大麻烦。
而在榻前,则跪着一个男子。
武则天半坐半卧于凤榻之上,手里正捧着一部书,津津有味阅读。在凤榻旁,点着一支雕龙大蜡,火苗子差不多有七八公分的高度,蜡油顺着蜡烛,流落到烛台上。
太平公主闻听,大吃一惊。
“母亲有事吗?”
这是一个面子问题。
李旦则显得有些茫然,露出疑惑之色。
有内侍走上前,想要把蜡烛熄灭。
你看他那样子,哪里有君王气象?才不过是熬了一个晚上罢了,就在那里昏昏欲睡。
武则天不想换太子,同时又想要推动武李联姻。
这男人看上去大约在五十左右,肤色倒是很嫩,显然平日里非常注意保养自己。
坐在李旦对面的女子,正是太平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