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六十一章 郑灵芝(下)

看到杨青奴,男子立刻笑了。
差不多有三四十间房舍,怎么安排?
从去年我就惦记你,没想到你这臭小子,好大的胆,竟然一个人跑去了塞北追杀叛军。”
“谁?”
“舅父,奴奴好想你啊。”
杨守文这才反应过来,忙从台阶上下来。
杨氏也为难的点点头,“只有先这样了……对了兕子,厨房在哪里,怎么开伙呢?”
阿布思吉达闻听,笑着拍了怕枪囊。
前院?
“阿郎,已经拴好了……这里的马厩好大。”
是啊,我也觉得不小。
他这一笑,露出了八颗雪白的牙齿。
郑灵芝笑了笑,没有反驳,朝吉达点点头,也没有招呼。
那意思是说:你放心,枪在手,诸邪不侵!
郑虔闻听,忙陪着笑道:“十九叔放心,有大兄作伴,我又怎敢偷懒。”
他气息沉稳,举手投足间颇有豪壮气概。
这院子里,只有两个人他不认识。一个是阿布思吉达,一个就是杨守文。其余人,他都见过,甚至那四只狗m•hetushu•com对他也不算陌生。郑虔就更不用说了,都是同一房的郑家人,虽然不属于同一支,却从小看着郑虔长大。阿布思吉达一看就是胡人,不可能是杨守文。既然阿布思吉达不是,那么另外一个看上去行动不太利索的少年,自然就是喽。
“是吗?舅父也想奴奴。”
“青之,还记得我吗?”
“呃,还有我大兄。”
“哈哈,肯定是奴奴说漏了嘴。
他又和杨氏打了个招呼,显得彬彬有礼。
而那十几个肤色发黑,头发卷曲,高矮也不同的男男女女,则显得平静很多。
杨氏话音未落,就见杨茉莉走过来,苦着脸道:“阿郎,杨茉莉饿了!”
杨守文不敢怠慢,忙躬身要向郑灵芝行礼,却被郑灵芝拦住。
汉人装束,衣着整齐的人,脸上会露出慌乱之色。
“奴奴!”
好吧,当我什么都没有说,我就知道把食物放在你那里,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错误。
最后,他指着郑虔,“你这和图书小猴子终于是遂了心思,不过来了洛阳,课业却不能耽搁,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
杨守文挠挠头,扭头对杨氏道:“婶娘,咱们先住在前院,等熟悉了情况之后,再想其他办法。这是圣人的美意,咱们也不好拒绝,大家这两天,就先忍耐一下吧。”
恐怕不行吧……据上官婉儿说,这座宅院是武则天专门为他选择的。如果他不住在这里,那就是抗旨不遵,是要掉脑袋的。可是住下来,别的不说,只说每天打扫房子,就能把人累死。武则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她莫不是想要戏耍我吗?
等那些人进来之后,他就带着悟空四个,退到了一旁厢房的门廊上。
舅舅,很漂亮!
若是放在后世,妥妥花美男,绝对可以迷倒一大片呢……
“吃完了,进城之前就吃完了。”
就算是前院,也很麻烦啊。
一群男男女女,肤色各异,年纪不一的人,有的扛着箱子,有的提着食盒,还有几个拎着包裹,从外面走和_图_书进了院子。不过,这些人走进院子后,表情也各有不同。
但他长得实在是……太娘了!若不是那两撇性感的小胡子,证明他是男儿身的话,换上女装,妥妥是一个美娇娘。老爹说,舅舅和娘亲长得很像……以前,杨守文对郑三娘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。如今看到了郑灵芝,母亲的模样一下子变得清晰好多。
“你是舅舅?”
紧跟着,悟空它们在门口狂吠,也使得这冷冷清清的宅院,一下子增添了几分生趣。
“回来就好!”郑灵芝面带微笑,眼中却闪过一抹泪光,轻声道:“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,做的好!三姐的儿子,怎可能会是痴汉?她九泉下知你如今情况,一定会非常开心。”
只是,他腿不方便,又丢了拐杖,走起路来难免有些缓慢。
“青之,你身体还没康复,不必守那些规矩。
“杨茉莉,马都拴好了吧。”
看着那一条条用碎石子铺成的曲折小径,杨守文就忍不住吞了口唾沫。
郑灵芝,这和-图-书就是自己的舅父,郑灵芝!
不等门外的人回答,杨青奴便反应过来,欢快从台阶上跳下。
好吧,既然你这么有底气,我也就不废话了。杨守文正要继续分配房间,却听到大门外一阵人喊马嘶的声音传来。紧跟着有人过来敲门,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不过,郑灵芝没有招呼,吉达也没有理睬。
两个少年一左一右跟着那男子进来,而后一摆手,沉声道:“还不把东西抬进来?”
好在吉达已经跟了过去,帮着杨青奴,把大门打开。门外,站着一个中年男子,看上去大约在三十多的模样,生的齿白唇红,英俊非凡。他留着一副小胡子,给人一种即沉稳,又不失风趣的感受。在他身后,还跟着男男女女,几十个人。
男子说着,就把杨青奴抱起来,迈步走进了大门。
他可是荥阳郑氏的子孙,一个对血统极为重视的豪门贵胄。哪怕吉达和杨守文结拜,可是在郑灵芝眼中,吉达始终是胡人。杨守文和吉达,那是私人的交情和图书,郑灵芝不会去掺和。但要他认可吉达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在他没有认可吉达之前,他会看重吉达的勇武,但却不会在意。这,也是豪门贵胄子弟的傲慢。
郑灵芝说完,把青奴放下来。
“你的零食呢?我记得你不是带了好多的食物?”
“青之在吗?”
杨守文没有说太多话,只是静静观察着郑灵芝。
不住?
杨青奴一边跑一边叫喊,而这时候,门外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我是郑灵芝,青之可在?”
“大兄,是舅舅。”
我上次见你,还是十三年前。那时候你浑浑噩噩的好像傻小子,那会记得我呢?”
美男子抱着青奴,笑眯眯走到了杨守文的面前。
“这样吧,大家把行囊先放到旁边的厢房里。这两天,咱们就以正堂为中心,暂时住下来。等弄清楚了状况以后,再做其他的打算……大兄,就烦劳你住在最外面。我会让悟空它们跟着你,万一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发生,你关门放狗就好。”
杨守文想到这里,苦笑不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