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六十八章 兵车园(一)

他试了一下,头能出去,但身子却出不去。”
他旋即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水池上,看着水池中的鱼儿,陷入沉思。
“兕子,幸亏你昨夜把这里给清理了,否则还真是危险。”
杨守文对这个时代的地名,并不是很清楚。不过依稀记得,王安石的瓜州好像是在江南,而宝珠说的瓜州在吐蕃,也就是青海那边,应该不是一个地方。反正随之时代的迁移,地名也变化颇多。两个朝代的瓜州不一样,也算不得稀罕事。
“你们中间,谁的水性好?”
悟空跟他也不是一两天了,这四只獒犬继承了当年菩提的性子,除非确定了危险的存在,它们一般是不会吠叫。所谓咬人的狗不叫!悟空四个的性子大体如此。
是鬼?
他二话不说,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,赤条条纵身跃入了水池之中,溅起一片水花。
宝珠笑道:“他是说,他在那边发现了一个水门,准备从水门游出去看看情况。”
天已经大亮,朝阳升起。
宝珠而今已经三十多了,早就过了豆蔻年华。
会不会是有人从外面潜入了水池?
“他说,那水门长约两尺,高约一尺,中间还有一根用生铁铸成,儿臂粗细的铁栏杆。
这也是一年里最好的季和-图-书节,水池旁边的垂柳摇曳,园中的桃杏更加灿烂。
肤色黝黑,看上去很精干。
杨守文安排了杨氏等人回房休息,他和吉达两人,一人带着三个昆仑奴,在院中慢慢搜索。昨天晚上,已经搜索了一次,什么都没有发现。可杨守文觉得,不管是人是鬼,如果昨夜真的有什么东西在这宅院里出现的话,一定会留有蛛丝马迹。
昨晚,悟空也好,大玉也罢,都是追到了水池旁边,然后突然失去了目标。难道说……
有水门?
杨守文首先就排除了这个可能。就算悟空的速度不行,大玉可是一直栖息在院中。如果真的有人,大玉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,而不是盘旋空中,发出夜唳。
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也算是历练出来,颇为稳重。
杨守文想了想,从身上的皮袋子里,取出了一粒金子。
若是这样子的话,倒也能解释的通,为什么大玉和悟空到了水池边上就没了动静。
至于大玉,如果不是发现了情况,也不会轻易的夜唳。
看着黑大他们从火场中翻出的毒虫尸体,杨氏也是心有余悸。
“扎布苏说,阿郎唤他有什么吩咐。”
所以,一定是有情况。
且不和_图_书说有没有鬼,就算真有鬼,也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。
杨守文站在水池的回廊上,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呆。
线索!
“去把他叫来。”
“有多大?”
有那四个波斯女仆在里面陪伴,后院还有六个昆仑奴在塔娜的带领下清理,也不可能再出什么事故。
是人吗?
宝珠呢,对他这模样,更视而不见。
他没有去追问什么,而是继续在回廊上等待……又过了几分钟,扎布苏从水池中露头,大声叫喊。
但是结果……
再说了,那楼里还有四只狗,一只猴子呢。
他趴在栏杆上,朝水池里张望。
“宝珠。”
而杨守文则是一脸疲惫之色,轻声道:“这样子,想必那些牛鬼蛇神也会有些顾忌吧。”
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知道,这院子里究竟在闹什么鬼。”
他也说不清楚原因,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,这宅子有古怪。
袅袅黑烟腾起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焦臭的气息。
“哦?”
宝珠想了想,“前院的扎布苏,水性很好。”
从漕渠水面上吹来的风,带着一丝水气吹进了鬼宅之中。拂在身上,不冷不热,感觉非常舒适。
池水清澈,估计有两米深?泛着一抹碧色,水面上www.hetushu.com还漂浮着几片荷叶。
郑虔在楼上读书,青奴则在楼里下棋。
一夜烧荒,直到黎明时分才熄灭。
宝珠立刻对扎布苏问了两句,那扎布苏则游到了回廊下,双手扒着回廊的边缘,呼的一下子从水里窜出来。这家伙刚才跳进水里,赤条条一丝不挂。而今他从水里出来,哪怕是面对着宝珠一个女人,也没有流露出半点的羞涩,显得很大方。
哈,真豪放!
别的都还好说,几个孩子可就面临危险。一月经常被杨氏带在身边,多少安全一些。可是青奴和郑虔还是半大小孩子,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,很容易被毒虫所伤。
说完,他便转过身,看着水池里的动静。
他跟在宝珠身后,来到了杨守文身前,先向着杨守文躬身行礼,而后叽里呱啦说了一大段。
扎布苏听罢,连连点头。
好在这后宅的庭院相对独立,周遭没什么建筑,旁边又毗邻着瀍水,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危害。天刚蒙蒙亮,火场中仍不时有火苗子窜出,但旋即又消失不见。
“让他下水,帮我看看水下有没有什么异常。”
宝珠面色平静,扭头向扎布苏翻译。
这金子是从金饼上切割下来,一粒只有半两重。如果拿到市面上兑换,在洛www.hetushu.com阳大约能兑换个四贯钱。当然,这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你能够证明,这金子是你的。
“阿郎,你这是……”
几条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动,看上去无忧无虑。这池水清澈见底,也看不出有什么可疑。杨守文突然想起,郑灵芝曾说过,这个水池似乎和外面的漕渠相连。
宝珠扭头,对扎布苏说了两句。扎布苏点点头,把衣服从地上拿起来,然后伸出手。
杨守文说着,把那粒金子递给了宝珠,“做的好,这金子就是他的。”
他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,复又钻进水中。
“他是吐蕃人,据他说出生在瓜州,家乡有一条河流名叫冥水。幽冥的冥,说那水非常冷,而且很深,水流很急。他号称可以在冥水中游几个来回,水性应该不差。”
这后院的庭院荒废了太久,几乎变成了蛇鼠毒虫的乐园。一场大火过后,蛇鼠被烧了个干干净净,遍地的焦黑之中,不时会翻出毒虫的尸骸,也使得杨氏感到心惊肉跳。
与塔娜相比,宝珠不动如山,而娜塔急侵如火。完全不同的性子,却又是相得益彰。
杨守文满意的点点头,看着那扎布苏道:“做的好,让他赶快把衣服穿上吧。”
扎布苏,个子不高,也就是160公分出头。
http://m.hetushu.com好像王安石有一首《夜泊瓜州》,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地方。
昨晚,悟空突然间吠叫,大玉夜唳,都显得不太正常。
一轮红日高悬于空中,碧空万里无云。
瓜州?
“奴婢在。”
如果杨守文不放这把火,天晓得这些毒虫什么时候就溜到前面去。
“他说,水门很小,他钻不过去。”
她本名叫做俄日敦塔娜,突厥语中就是宝珠的意思。她出生于碎叶,在热海(今伊塞克湖)边长大,后来随着家人来到中原。本想着在中原赚够了钱就返回家乡,没成想却遭遇马贼的袭击,举家被杀。宝珠侥幸活下来,可十几岁的女孩子,身在他乡异地,又如何生活?没办法,她只好卖身为奴,辗转来到了洛阳。
“怎么?”
杨守文打了个寒蝉,又否决了这个可能。
杨守文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嘴角微微翘起。
杨守文不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。
杨氏一大早就带着乌尤等人,在杨茉莉和吉达的陪伴下,前往北市购买日常的生活用品。这么大的院子,需要置办的家伙事可不少,杨茉莉甚至还把马车赶了出来。
这宝珠,就是和娜塔一起,另一个会说汉话的女人。
扎布苏的水性的确不错,一个猛子下去之后,足足隔了十几分钟才从水下露头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