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七十一章 兵车园(终)

“嘿嘿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
她要把杨守文招来洛阳,然后把他放在世人的眼中,暴露他的缺点,而后就顺理成章……
或者说,是好奇心吧!
“这种事,我自然不可能请薛异华出面。
一听这名字,郑灵芝就没了兴趣。
可问题是,文懿公,我有必要知道他吗?
“知道了,婶娘。”
兴趣?
他上辈子做警察没多久,就因公受伤,而后在床上瘫痪了十几年,还真说不上是什么习惯。说是直觉?有点靠谱吧,但似乎也不是这个原因。抿了一口酒,他轻轻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舅舅问我原因,我也不知道。可能是闲的吧,所以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……嗯,我听说了这鬼宅的故事之后,对它的历史产生了兴趣。”
娜塔答应一声,带着昆仑奴走了。
杨守文连连点头,一副受教的模样。
这一顿酒,吃到了天将酉时。
明白了,好牛!
杨守文主动悔婚?
后园那些房舍,已经被推倒了。
“金石大家?”郑灵芝想了想,回答道:“若说金石大家,你怕是请不动。
褚学士?
薛楚玉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。
郑灵芝露出讶然之色,令杨守文非常羞愧。
说完,他看着杨守文解释道:“文懿公便是和_图_书我汾阴薛氏的族叔,姓薛讳元超。文懿公过世的时候,估计文宣的年纪也不是很大,对他印象不深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郑虔和杨青奴则在后园的门口,好奇看着杨守文的举动。
“十九郎也知薛异华?”
郑灵芝和薛楚玉心满意足的走了,临走的时候,还叮嘱杨守文,从明天开始,要薛畅过来读书。他看到郑虔在楼上读书,非常羡慕。薛家不缺武人,却少读书人。特别是龙门这一支,之所以在汾阴薛氏面前抬不起头,也就是没有出来读书人。
我有一个族兄,是汾阴薛氏的族兄,与我关系颇为密切。他如今是正议大夫,可以请他帮忙搜集一下。”
杨守文笑了,轻声道:“婶娘看到了什么人?”
“我觉得有些眼熟,吉达也认为是同一人。我不知道,该不该与兕子你知晓。”
每个人都有好奇心,对于一个曾经缠绵病榻十几年的人而言,同样如此。但由于身体的原因,使得他在那十几年中动弹不得。被积压的好奇心,在这一世终于爆发出来,也就使得杨守文变得比其他人的好奇心更强烈,对神秘事物更有兴趣。
“婶娘,有事吗?”
两个小家伙转身离开,杨氏则走进了后园。
http://www.hetushu•com“哦?”
杨守文在一旁听得迷迷糊糊,一脸的茫然。
杨氏咳嗽了一声,走到了杨守文的身边。
几个昆仑奴正坐在一旁,一边吃饭,一边休息。看到杨守文过来,娜塔便走上前。
一首清明,更令杨守文小有名声。
“明日找人,把这里的垃圾都清理干净。然后把这里丈量一下,报与我知晓……好了,今天辛苦你们。让他们都回去休息,有什么事情,我会再告于你知晓。”
不过,他的答案很显然满足了郑灵芝。
其实杨守文也不是非常明白。
把宝珠找来,让她清理了一下客厅。杨守文就带着郑虔和杨青奴两人,来到了后园。
不过北市倒是有一个篆刻的好手,你如果需要,我倒是可以帮忙,只是你要篆刻什么字?”
“十三郎,奴奴,饭已经做好,你们快去吃饭。”
关键是李显的根基太弱,现在没怎么已经快变成了靶子。如果在传出这种事情,李显的麻烦就会更大。
“今天,我在北市见到了一个人。”
薛楚玉道:“青之如果对洛阳的历史有兴趣,我倒是可以帮忙。
“帮忙找人啊?我打算在后园开设楚河汉界,到时候舅舅可以来玩耍。”
没办法,他对和图书这个时代的了解实在是太陌生了。郑灵芝和薛楚玉说的人,他几乎都没听说过。
“玉郎君,不过是些许小事,就惊动了正议大夫,未免有些小题大做把。”
杨守文一脸的钦佩之色,可是心里面却暗自嘀咕:薛曜又是哪个?
就算没有缺点,也可以制造缺点,只要他在自己的控制之中。
杨守文从门口抄起一根棍子,在院子里一边走,一边计算着什么。
“帮什么忙?”
五百多平方米的院子,此刻变得空空荡荡。
职业习惯?
莫非,他们说的褚学士,就是褚遂良吗?那这样说来的话,薛异华倒也是名门之后。
她看上去,好像有心事。不过见杨守文在想事情,就站在一旁,静静的等待着。
杨守文笑道:“一个小游戏,等弄好之后,舅舅就明白了。”
杨守文,自然不会拒绝。
武则天把他招来洛阳,说穿了就是为了让他解除婚约。但这种事又不能做的太明显,否则传扬出去对李显的名声不好。毕竟,杨守文现在也不是那种无名小卒。
“兵车园!”
“我怎能文懿公公子,褚学士甥孙,大名鼎鼎的薛异华,我怎可能不知道呢?”
这可能要花费一些功夫,需要水磨的耐心。
“楚河汉界?”http://m.hetushu.com郑灵芝吓了一跳,“青之,你要做什么?”
不过,褚学士你当知道吧。”
他的过往,他的经历,颇有传奇色彩。这样一个人,武则天也不得不费些心思应对。
人无完人,武则天不相信杨守文没有缺点。
一篇爱莲说,已经在洛阳小范围传播开来。
不可以!那样一来,会让人觉得李裹儿有问题。
反倒是薛楚玉眯起了眼睛,捻须笑道:“兵车园,倒是个好名字,我到时候定要来见识一下。”
还是一旁薛楚玉为他解围道:“十九郎不必如此,青之此前隐姓埋名于昌平,估计文宣也没机会真正教导他。他不知道文懿公,也很正常,你又何必大惊小怪呢?”
杨守文说不清楚原因。
杨守文的情况,郑灵芝和薛楚玉都很清楚。
至于是不是真的?
“阿郎,这边都已经清理好了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“舅舅,文懿公是谁?”
“你看,我就知道……三娘生前最爱褚学士的书法,还临摹了许久。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怎么回事,居然自创文字,与褚学士的书法完全不同,自成一家……呵呵,我们说的薛异华,名叫薛曜,拜正议大夫,是褚学士的甥孙,明白吗?”
总之,武则天现在为难也就在于此。
当然了,李http://www.hetushu.com显如果根基强硬,也没什么。
想到这里,杨守文点了点头。
唐代姓褚的名家不多,在盛唐之前,最有名的就是褚遂良。
不过他交友甚多,其中不泛那案牍之士。到时候请他帮忙说一声,何必要他出面。”
“你竟然不知道文懿公?”
杨氏深吸一口气,压低声音道:“我只看到那人的侧脸,虽然他换了装束,但我却可以肯定,他就是昌平县城的王县尊。”
郑灵芝闻听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郑灵芝问道:“青之,你那后园打算做什么用?”
我就说嘛!
“玉郎君所说,可是那薛异华吗?”
“啊?”
对了,舅舅可知道这洛阳城里,可有金石大家?我想找人在后园门口立一个石碑,篆刻几个字。”
他今天没有吃太多的酒,虽有些醉意,但是没有昨天那么强烈。
……
就在这时,杨氏走了过来。
李显退婚?也不行,毕竟杨守文一家是他的救命恩人,而且因为李显流落昌平,隐姓埋名十余年。如今倒好,你李显发达了,就要把杨家踢开?且不管这里面有什么原因,坊市间肯定会流传出李显的不是,对于李显将来继承大统会有影响。
“这个……我倒是有些想法。不过至于怎么实施,还没有想好,恐怕到时候要请舅舅帮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