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七十五章 家在东都北市中(一)

“是,我准备到北市去看看。”
它果然是猴性,手脚极其麻利,飞快爬到了杨守文的肩膀上,然后吱吱呀呀叫喊。
“书呆子说,他今天要临摹大兄的爱莲说,所以不准备出门。”
而在她身后,小金胳膊上搭着毛巾,手里拿着牙刷和一盒青盐,嬉皮笑脸的进来。
这归义坊不愧是洛阳三坊之一,就其人口而言,一百零九个坊市中,归义坊可以排在前十位。
他接过青奴手里的水盆,笑眯眯道:“奴奴今天这么乖巧,莫不是有事相求?”
小金呲着牙,连连点头。
太阳已经升起,阳光透过窗子,照在了榻床上。
“昨天让你准备一些新衣服,别忘了他们几个人。”
杨守文洗漱完毕,从楼上下来。
说实话,他对小金的感情没那么深。不过这小家伙真的很通人性,虽然有时候也会惹人厌烦,但大多数时候,还挺有眼色,对一月也很好,只是太过于活泼了。
“阿郎有什么吩咐?”m.hetushu.com
两父子今天看上去比昨天的状态好很多,衣服虽然还有些旧,但是很干净,也很整齐。两人昨晚应该是洗过澡了,头发也没有那么蓬乱,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。
杨青奴小脸上带着灿烂笑容,从外面走进来,手中还端着水盆。
杨青奴陪着他在这鬼宅里,几乎是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她正是喜欢玩耍的年纪,一连两天都闷在家中。正如杨青奴所言,郑虔和她玩不到一起。两个人除了下棋的时候会有所交流之外,其他大部分时间,都是各玩各的,根本说不到一起。
听到杨守文的话,小金立刻窜上了床榻,吱吱吱的大叫起来。
我来,我见,我将征服!
跨上鸦九剑,杨守文便来到前堂。
这就是东都,这就是洛阳!他心里发出一声叹息,嘴角微微翘起,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线。
那一张猴脸顿时变得格外生动,似乎在告诉杨守文:本猴一www.hetushu.com直都很怪的,好不好!
“已经不早了,快辰时了。”
“青奴,早啊。”
想到这里,杨守文伸手揉了揉杨青奴的脑袋,“好了,去换件漂亮的衣服,咱们待会儿出门。
对了,问问十三郎,看他要不要一起?”
杨青奴的脸上,飞起一抹绯红,就好像是小孩子的把戏,被杨守文一眼看穿了似地。
杨守文哈哈大笑,从床榻上下来。
“这小东西,可通着灵性呢。”
说完,青奴便露出了委屈之色。
杨氏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,身边跟着悟空它们。
“大兄,你今天要出门吗?”
昨晚,也是他来到洛阳后,睡得最安稳的一个晚上。伴随着杨从义等人的到来,这原本有些冷清的宅院,人气顿时增长很多。那所谓的‘鬼魅’,也没有再出现。杨守文这心里面越发怀疑,那劳什子‘鬼魅’是子虚乌有,很可能是人装扮。
“走吧,早去早回。”
这郑虔放到后世,绝对是和图书个学霸一样的存在。他没什么不良嗜好,也不似普通小孩子那样有强烈的好奇心。在他的世界里,似乎只有读书练字,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清晨,杨守文在一阵喧嚣声里醒来。
也怪不得青奴和他玩不到一块去,似郑虔那小学究一样的性子,就算杨守文也觉得头疼。
可如果时间久了,以她的脾气,恐怕真的是受不了。
站在巷口,杨守文突然停下脚步,仰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这小家伙,可真是灵性的很呢。
四人一猴,走出了大门,沿着铜马陌走出来,很快就到了归义坊的大街上。
杨氏见状,笑着摇摇头,“要不然,你在家里陪我们?”
似乎是听懂了杨氏的夸奖,悟空几个立刻摇头摆尾,不停用身体往杨氏的腿上靠,一副撒娇卖萌的模样。而小金则吱吱叫喊起来,似乎是在抗议杨氏对它的污蔑。
这话一出口,小金唰的便蹲下来,用一双爪子蒙着脸,似乎没有看到杨氏一样。
“喏和_图_书!”
宝珠也好,娜塔也吧,还有那四名波斯女仆,都能做一手好针线活。与其去外面购买,倒不如买了布匹,回家自己裁剪缝制,成本自然会节省很多。杨守文虽说身上的钱财不少,可是在洛阳也需要精打细算。这一点,杨氏都已经考虑周全。
“能不能带上奴奴……奴奴好闷啊!十三郎是个书呆子,每天就知道看书写字,都没有人陪奴奴玩耍。在荥阳的时候,二兄都会带奴奴去县城,买好多好吃的。”
归义坊有成衣店,不过呢……好吧,这里的成衣价格不菲。
它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袄衣,手舞足蹈的模样,让杨守文忍不住想要发笑。
“乌尤。”
杨守文蓦地想起,今天已经是他到洛阳地第三天了。
早点去,早点回。
大街上,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。
“阿郎放心,小人都已经安排好了。昨天已经给杨老哥他们丈量了尺寸,宝珠一大早就去买布了,绝不会耽搁了阿郎的事情。”
“你和-图-书也要去?”
“咦,小金今天这么乖吗?”
下午薛畅还要过来,总不成让人家白跑一趟。
杨从义父子早已等候在那里,看到杨守文出来,父子两人忙上前躬身一揖,“阿郎,现在就走吗?”
“兕子,带小金去走走吧,它整天闷在家里,估计早闷坏了。反正它在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,还不如悟空它们几个呢。带上它,省得它憋坏了,又在家里闹腾。”
小金原本蹲在门廊上,见杨守文下去,便噌的一下子扑过来。
杨守文摇摇头,走下门廊。
“大兄,起床啦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出门吧。”
就在杨守文坐在榻上发起床气的时候,房门推开,从外面探进来一个小脑袋。
杨守文探手拍了怕小金,叫上青奴往外走。
杨青奴比郑虔大,一天两天还能忍耐。
杨青奴已经收拾妥当,穿着一件翠绿色的碎花小袄裙,外面罩着一件淡青色的半臂坎肩,看上去犹如岸边垂柳,亭亭玉立。
杨守文听罢,心里不禁苦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