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乃李林甫

这个人毁誉参半,他撑起了盛唐最荣光的时期,同时又大权独揽,导致纲纪紊乱。曾有人问唐玄宗:你前期用的宰相,不管是姚崇宋璟还是张九龄张说,都是品德贤良的人。为什么在后期,却要让李林甫做宰相,难道就不能委任其他人吗?
少年闻听,愣了一下之后,顿时露出赧然之色。
眼前的少年,居然是李林甫?
可杨守文却不理解他内心的纠结,见他脸色不太好看,忍不住问道:“李兄,你受伤了?”
如果不是武则天的问题,以杨守文目前的名声,到达洛阳的第一天,可能就有人前来拜访。
李林甫此时,还是一个年方十六的少年,远没有达到他日后口蜜腹剑的水准。
他和安乐公主有婚约,据说他的家人曾救过太子。
这时候,少年则走上前,笑着一拱手道:“兄台,好身手。”
市监是个长的白白胖胖,个子不高,说话有些结巴的中年人。
唐玄宗后期,刚愎自用,很难说得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和_图_书皇帝。
就在这时,人群外一阵骚动。
不过,据说圣人似乎对他这个孙女婿并不是很满意。
此前薛讷也好,薛楚玉也罢,甚至包括陈子昂,和眼前这一位相比,都远远不如。
这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。
之后,他就不断听到杨守文的名字,先是昌平血战,而后深入塞北,解救幼妹。再之后,三首杨柳词,一篇爱莲说,更使得李林甫对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杨守文产生了兴趣。清明一首‘士甘焚死不公侯’,更让李林甫对杨守文万分好奇。
那少年侠客,居然使得一手好剑。
他连忙道:“我舅舅是姜皎,我乃郇王子弟李林甫。”
“哦,还要多谢兄台刚才仗义出手。”
李林甫初闻杨守文名字,还是因为张仁亶那一份奏疏。
就在杨守文干掉那持斧的壮汉之后,少年也解决了剩下两个泼皮。许是觉得不过瘾,他看到刚才被杨守文摔翻在地的壮汉正从地上爬起来,便冲过去一剑刺出。
www.hetushu.com蜜腹剑的李林甫吗?
还有,近来在洛阳悄然流行的《西游》,那个名叫青之的作者,似乎就是杨守文。
杨守文刚才动手,除了对那持斧壮汉下了狠手之外,其他都没有使出重手。
不过却必须承认,李林甫死后,也使得盛唐走向了衰败。李林甫活着的时候,哪怕安禄山再猖狂,在李林甫面前也是毕恭毕敬。甚至李林甫哼一声,都能让他出一身冷汗。这绝对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物,如果没有杨国忠后来的陷害,想必李林甫的名声会好一些。至于杨国忠,靠着妹妹起家的小人,只能说是唐玄宗瞎了眼。
李林甫,唐玄宗后期的宰相,也是玄宗时期在位时间最长的宰相。他接替李林甫,从开元二十四年升任中书令,道天宝十一年病逝,整整十九年可谓把持朝政。
“顺手,顺手了。”
一队武侯在北市市监的带领下,赶来长街上。
可这少年,不但杀了两个泼皮,更要去另一个壮汉的性命和*图*书
“嘿嘿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嘛!对了,还没有请教兄台姓名,在下李林甫。”
杨守文还没有说完,那少年已经手起剑落,把那壮汉劈到在血泊之中。杨守文手持铁棍,看着那少年,苦笑道:“兄台,你出手太快了,我还想问一问口供呢。”
李林甫一下子明白过来,今天这局面恐怕是有人安排好的。
他一上来,就指着杨守文和李林甫,“你二人当众闹事,还杀了人……杀了人?”
鲁二举着手,大声喊道。
杨守文感到惊讶,殊不知李林甫,同样震惊。
他目光一转,就看到之前那个冲他大呼小叫的泼皮鲁二,正低着头想跑。杨守文也不客气,抬手把棍子掷出去,把那鲁二就砸到在地上。不等他起身,杨守文已经拾起了鸦九剑,上前一脚踩在他身上,“你若是再乱动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“我叫杨守文……你是李林甫?”
李林甫?
这,绝对是杨守文重生之后,见过的最牛逼的历史人物。
http://m.hetushu•com怎么回事?”
“我不动,我不动。”
市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结巴道:“杀,杀人了?”
‘杨守文’这个名字,从上月初开始,就不断传入他的耳中。李林甫是长平王李叔良的曾孙,属李唐皇室郇王一支。虽说武则天杀了不少李唐的皇子皇孙,可大多是针对李世民的直系血脉。对于其他分支的李唐皇室子弟,她还算是心慈手软。
这家伙,如今可是个大麻烦啊!
这市监来的太过诡异,而且一上来,不问是非情缘,就要抓人,显然是有问题嘛。
人家也是好意,总不成再去责难对方。
杨守文可能还不知道,在许多李唐皇室子弟的眼中,他已经是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物。只不过碍于他的身份,以及武则天的颜面,所以没有人敢登门拜访。
两人几乎是先后喊出声来,而后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,都愣在了那里。
这下子麻烦了,真的麻烦了……万一那老娘们以为我和他交好,找我的麻烦该怎么办呢?
对了,就http://www.hetushu.com是武则天!
死也死了,杨守文还能说什么?
“啊?”
李林甫一见,心知不妙。
“慢着!”
他心里纠结万分,脸色也阴晴不定。
以至于皇室里有一个谣传,说太子已经下定决心,哪怕再回房陵,也要促成婚事。
只是没等他喊完,杨守文脚下一用力,踩得他顿时剧烈的咳嗽。
他看着杨守文,嘴巴张了张,想要说两句久仰的话,但却又发现,连这两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是不是那老娘们安排的?如果是那个老娘们……我该怎么做?我是不是该负荆请罪去呢?
市监这时候也清醒了,用手一指杨守文二人道:“来人,还不把这两个狂徒拿下。”
“裴市监,快来救我。”
李林甫这才反应过来,忙摆手道:“没受伤,我没有受伤!”
而唐玄宗的回答更干脆:因为我找不到比他更出色的人!
“你是杨守文?”
那鲁二看到市监出现,顿时欣喜若狂,连忙大声叫喊。
试想,能够让后人专门给他留下一句成语的人物,是何等牛逼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