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八十章 公子李过

你们两个‘血口喷人’来,‘血口喷人’去,这是准备来一处琼瑶阿姨的言情古装剧吗?
我告诉你,我叫杨守文,是当今圣人把我从荥阳招来。
伴随着杨守文自报家门,周围围观者,顿时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呼声。
“听说,他还是太子的女婿呢。”
人群向两边一分,从外面走进来一群人。
“你明明就是血口喷人……”
“李兄,此事与你无关,你不要掺和进来。”
在他二人身后,一队黑衣卫士压着十几个壮汉走过来。看那些人的身上,都带着伤,显得狼狈不堪。
“这,不过是你一面之词,兀那贩子,你可证明?”
这尼玛是两个复读机吗?
为首的,是一个少年,看模样不大,长的美艳动人……不对,他是男人,为何要用美艳动人这个词呢?可是在所有人眼中,甚至包括杨守文在内,都觉得这少年着实美艳。
糖画贩子这会儿也懵了,结结巴巴道:“刚才的确是有人绑走了一个小女孩儿,可我不知道,他们和*图*书是不是一伙儿的。”
按照约定,那姓杨的如果被人杀了,我想办法把那些人放走;如果姓杨的没死,我就把他抓起来,问他一个当街闹事的罪名,然后送到洛阳县衙门就算大功告成。
“不信,你可以问那个买糖人的。”
“慢着!”
那裴市监顿时愣了,这和之前约定的好像不太一样啊。
这家伙,长的一表人才,却是个口有蜜,腹有剑的阴险之人。
“人是我二人所杀,要抓的话,便来抓我二人。
不过,杨门孝子,被无数人称赞。
少年走到了杨守文身前,没等开口,就听青奴哭喊道:“大兄,大兄!”
郇王府?
裴市监松了口气,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只能先带走再说。
杨守文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,青奴在他怀里颤抖。
“原来是杨门孝子啊。”
“裴市监,他冤枉我,我可不是什么同伙。”
我今日带着胞妹出来玩耍,刚才她看到了那边的糖画摊子,所以就过去看热闹。没想到有一hetushu•com个人跑过来,就把我那胞妹绑走。我正要上前阻拦,可这些个泼皮却拦住了我,还有两个人跳出来要杀我。我怀疑,这些泼皮背后,有人暗中指使。
杨守文发现,少年李林甫还真不是一般的嫩,完全没有口蜜腹剑的风采嘛。
没人和我说过,这家伙有这样的来头?我的个天,他是圣人招来,那我不是死定了?
裴市监听闻杨守文撇清了李林甫,松了口气,大声道:“来人,把这杀人狂徒拿下。”
杨守文的名字,虽然已经开始流传,但大体上也只是在一个小圈子里流传。毕竟,爱莲说这种文章,为士人所推崇,普通百姓并无了解。而西游呢,也是在一个小范围里流传,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本书的存在,更不知道那杨青之何人。
怎么会跑出来了一个郇王府的人?
我要被你坑死了!
“我有个亲戚,他表哥的姑妈的二嫂的女儿就在东宫做事,我听说太子对他非常中意。”
“我哪里有血口喷人。hetushu.com
他年仅双十(虚两岁),得亡母冥中授业,浑噩十七载。他曾参加昌平血战,抵御叛军,又曾为胞妹远赴塞北,可谓孤胆英豪。他为了保护母亲的墓碑,舍身搏命……
少年朝杨守文点点头,转身看着那裴市监,“我叫李过,我来证明,他们是同伙!”
可现在……
李林甫瞪大了眼睛看着杨守文,只觉得这个清秀的少年,一脸温和笑容,怎地会如此坑人。
小青奴脸色发白,扑入杨守文的怀中。
那杨从义怀里还抱着杨青奴,而猴子小金则蹲在杨存忠的肩膀上。
杨守文看李林甫的模样,也知道他心里面的担忧,于是抢身而出,大声对李林甫道。
他刚要开口,却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,“若是我能证明,他们是同伙,不知道市监该怎么办呢?”
裴市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。
“没想到如此一个清秀的少年,竟然敢孤身前往塞北,真是了不起。”
有人大声喊叫道:“写《爱莲说》的杨家孝子,也是著和-图-书《西游》的青之先生。”
一个普通的英雄,并不能满足百姓的八卦心理。
“裴市监,怎么办?”
若我胞妹有三长两短,我定要告到圣人驾前,到时候就算是你市监,也拖不得干系。”
可如果再加入一个女人,就立刻让这位英雄的身上,充满了传奇色彩。
虽说现在是武氏当国,可却不代表他可以无视李唐皇室的存在。毕竟,圣人现在已经复立李氏太子,妥妥要把江山交还给李氏的意思。他一个小小的北市市监,对付个普通人还行,但若是得罪了李唐皇室子弟的话,少不得会死得非常难看。
这件事,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。一个郇王府的子弟就够让人头疼了,现在又跳出来了一个‘杨门孝子’。尼玛,县尊大人你未免太坑人了!这哪里是什么好差事?简直就是个坑!
他走在最前面,身后跟着杨从义父子。
他上前拦住了李林甫,拱手道:“这位市监,事情是这样的。
对了,你是我朋友吗?
不过,你这市监倒也有趣。也不弄清和-图-书楚状况,上来就要抓人……我现在倒是怀疑,你是否与那拍花之人有关呢?”
裴市监闻听,两腿一软,险些坐在地上。
裴市监明显有些慌乱,大声道:“李公子,你休要血口喷人。”
“真的假的?”
怎么办?
可你现在这么一说,我怎么脱身,我还能脱身吗?只要我今天敢抽身离去,明天就会成为别人的笑柄。我李哥奴被一个小小的市监给吓到了,连朋友都不管了。
那一个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,早已经通过各种途径传入洛阳,为洛阳百姓知晓。
李林甫这时候不想上都要上,心里发苦,却又不得不站出来。
我没想要帮你好吗?我只是想报上我的名号,然后抽身出去。
要知道,这洛阳城里,不知道有多少人明里奉武,实则忠于李唐。
“我想起来了,你就是那杨青之。”
随行的武侯队长,也觉察到情况不妙。
裴市监甚至觉得,他如果今天敢动了手,说不定晚上就会横死在回家的路上……
裴市监有些为难了,眼前这人,抓是不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