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八十一章 宿命相逢(上)

那人朝李过微微一笑,便退入人群。
李过说着,一手轻摇麈尾,一手则指向了被杨存忠揪住的一人。
“奴奴没有事,刚才多亏了这位漂亮的小哥哥仗义出手,奴奴才没有事情。”
“好了,我知道你记下了,不要在下官了。”
一个郇王府的子弟不说,如今又来了一个李过。人家两句话,就让裴市监陷入两难,显然也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。今天这事,恐怕是神仙打架,小鬼们不要掺和。
虽然明显是个坑,但还是有一些人唤出了那人的身份,更点明了这陈狗子和鲁二的关系。
洛阳别的不多,这权贵功勋却有无数。
而李过则撅起了嘴,恨恨跺脚,也不知道在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。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笑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裴市监坐蜡了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这件事我会派人盯着,若有人敢欺上瞒下,到时候大家的面子都不好看,你记下了?”
“来人,把这些人给我拿下,送入县衙。”
且不说自武则和_图_书天改朝换代以来,便一直都凤栖东都,文武百官更纷纷从长安迁移过来。只说从那南北朝开始,洛阳就不断有贵胄王公迁移而来,久而久之,已经形成了一个丝毫不逊色于长安的富庶之地。这里勋贵子弟,随便站出来一个,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洛阳北市市监能够对付。这弄不好,很有可能会掉了脑袋。
我如今,已经这么有名了吗?
李过点头道:“你倒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那结巴的毛病随之发作,他想要喝止周围的围观者,却不想一句话引来了哄堂大笑。
这位公子,砸人饭碗也不是你这个样子的啊!
裴市监额头冷汗淋漓,心中更叫苦不迭。
“那不是陈狗子吗?”
不过是收了一百贯,想着拿一个无名小卒,可不成想……
他用麈尾指了指杨从义和杨存忠,“倒是你这两个长随,功夫俊得很,比你强多了。”
李过手里的麈尾,做工非常精美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“小金m.hetushu.com!”
麈尾,形如树叶,是自东晋以来,文人名士最爱持有的一种物品,有点类似于扇子的功能。它平日里可以挂在腰间,无事是也能拿在手中,大小不一,好像后世的羽扇。
这件事,他似乎陷得越来越深了!
“裴市监,你回去告诉那张同休,可别给我糊弄。
喏,就是这个人!”
有人一眼认出那人的身份,失声道:“他和鲁二的关系最好,两人以前常在一起吃酒。”
杨守文忙呼唤了小金一声,小金立刻从那人身上跳下来,三窜两窜就到了杨守文身前。它纵身一跃,就扒着青奴的手臂,灵巧的攀爬到了青奴的肩膀上,并且用那小脑袋不停碰撞青奴的脑袋,惹得青奴忍不住破涕为笑,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。
李过手摇麈(音zhu,三声)尾,似乎显得浑不在意。
杨从义和杨存忠闻听,顿时苦了一张脸。
“裴市监,你若还觉得不好判决,那不如让我陪你走一趟县衙,如何?”
杨守文揉了揉杨hetushu•com青奴的脑袋,而后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在下杨守文,多谢公子相助。”
张同休,洛阳令,同时也是张易之的堂弟。
少年自报家门,虽未说明来历,却让裴市监压力倍增。
“你的功夫,也一般般嘛。”
可是,这么一个蛮横的人物,在李过口中,却显得微不足道。
他一开始想要开口,但是李过一个眼神,让他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“我想,就算是那张同休也不会信口雌黄的冤枉人吧。”
李过则微微一笑,轻摇麈尾道:“杨公子不必客气,有道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我不过是恰逢其会,杨公子不用道谢。对了,你叫杨守文,是荥阳来的杨守文吗?”
那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,却惹恼了杨青奴。
“你知道什么,我大兄清明时在广武山与人搏杀,杀了二十多个刺客,腿上的伤还没好。要不然的话,刚才那个强人根本就跑不掉,傻大个哪里比我大兄强了?”
这少年年纪不大,却生的好像,好像个兔爷般的美艳,和_图_书举手投足间更流露出一种高贵气质。而他身后的那些黑衣卫士,虽然一个个一言不发,可是从那衣着和手中的武器就能看出,那绝非等闲人家的家丁,指不定来自哪家王公贵族的府邸。
这同样是个嚣张跋扈的家伙,哪怕是当着吏部的官员,也好不退让。他背后,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撑腰,因为收受了一个姓薛的人的贿赂,却又记不清对方的名字,于是逼迫吏部的官员在同一期官员审核之中,一下子提名了十六个薛姓官员。
“喏!”
李林甫心中暗自叫苦,有心想溜走,可是又不太敢。
武侯们早就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弄的心慌意乱。
“都,都,都给我闭闭闭嘴!”
搞什么搞,这好端端怎地会遇到他呢?
“啊?”
就在这时候,从人群中走出一人,在裴市监耳边低语了两句,那裴市监的脸,顿时变得苍白。
锋利的爪子,在那人脸上,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,疼的那人惨叫不止。
好在杨守文并不在意,反而笑道:“以讹传讹的事和图书情,我本就是个普通人,哪儿来的那么厉害?”
“是啊,昨日我还见他二人在天津桥的酒肆里相聚呢。”
“这位市监,你不是要证明吗?我来证明他们就是同伙。
李过上下打量杨守文,露出一派不屑之色。
裴市监脸通红,忙带着人,压着鲁二等人离去。
杨守文疑惑看着李过,觉得这少年虽说长的美艳,却是一个很有气魄的人物。只是,他没有看到,站在他身后的李林甫在李过登场之后,脸色顿时变得颇为精彩。
伴随着裴市监一声令下,武侯们也不再犹豫,立刻蜂拥而生。
“奴奴,你没受伤吧。”
“嗯,看你刚才,身手倒是不错。不过说你单人独骑追杀叛军,我倒是有些不信。”
而那个被杨存忠揪住的男子,体型很壮硕。不过此时,他显得很狼狈,不但是一身灰尘,满脸是血,一只胳膊明显被打断,垂在身体一次。见到李过指向那男子,蹲坐在杨存忠肩头的小金,立刻发出一声尖叫,跳到那人身上又抓又挠。
“下下下……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