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八十三章 状元之才

高力士也很纠结,他一方面感激高延福的收养之恩,另一方面又感激太子妃对他的赏识之恩。作为一个奸细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有时候更感到非常迷茫。
“高力士,你又来当奸细吗?”
高力士对这一点,非常的清楚。
如果皇太女是个男儿,倒是一个可以辅佐的对象。只可惜她是女儿身,也注定了……
“小高,你再不出来,我可要翻脸了。”
没错,这李过正是安乐公主,李裹儿。
高力士吓了一跳,不敢怠慢,又急急忙忙赶回东宫。
后来,太子李显入主东宫,高力士因为聪慧机敏,被派去东宫伺候。
李裹儿很无奈的看着李显,“爹爹,你昨天至少与我说了三次,我叫裹儿,就是因为这件事嘛。”
她骑的是一匹照夜狮子,身高八尺,体长一丈二,通体雪白,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,格外神骏。
李裹儿的脸上,则露出了一丝茫然。
一边是恩主,一边是恩公,他夹在中间,着实难受。和图书
李过扭头,大声喝道。
李显好奇看着李裹儿,脸上的笑容依旧慈祥。
可高力士心里却非常清楚,他之所以被派去东宫,实际上是充当武三思的耳目。
也正是因为这原因,高力士平日里做事也是非常用心。
李裹儿在马上,恶狠狠盯着那眉清目秀的少年。
李显则不以为然道:“本就是小仙童嘛,你又别扭什么?
据说,这匹玉狮子是武则天心爱的坐骑。
也由此可见,武则天对他是何等喜爱。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
小高,名叫高力士!
如果没有这件事,他说不定独当一面的将军。
他得了李裹儿的吩咐,直奔县衙。
他并没有因为李裹儿的反对而生气,反而觉得,李裹儿能有如此主见,是一桩好事。
不过,太子妃对他倒是非常赏识,让他成为亲随。
若如此的话,他说不定还有可能得到解脱。
从北市出来,李过上了马。
只希望太子有朝一日能登基,成为真正的九和图书五之尊。
没错,就是那个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大太监高力士。只不过如今,他还是小高,年仅十五岁的小高。
这匹玉狮子,还是他回到洛阳之后,第一次见到武则天时,武则天给他的礼物。是一匹母马,性情很温顺。可一旦跑起来,就连他父亲的坐骑,也无法跟得上。
可才入宫中的高力士又哪里会了解宫中的云诡波谲?他一个毫无背景的外来人,轻而易举得到武则天的喜爱,于是就变成了不少人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没过多久,他就因为一件小事,被鞭打赶出宫中,幸亏被内侍高延福收为养子,留在身边。
公主?
李显听闻杨守文遇袭,也是大吃一惊。
李裹儿道:“他能有什么事……爹爹,你能不能不要唤他小仙童,女儿觉着别扭。”
沿着安喜门大道上了含嘉门大街之后,李过突然勒住了马。
一是能让你母亲风风光光,二是希望你一辈子快乐无忧,三则是能报答老仙长的救命之恩。hetushu.com想当年,因为咱们一家……或者说,因为你母亲,使得老仙长一家老小不得不离开均州,逃往昌平避难。那时候,小仙童的父亲还是果毅校尉呢。
你持我的腰牌,去洛阳县给我盯着。有人想要他死,我偏不让他们如愿……我最讨厌有人插手我的事情,你帮我盯着那些人,我去找父亲说,看是谁在后面捣鬼。”
李裹儿沉思片刻,轻声道:“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。女儿的夫君,可以长得普通,可以出身平凡,但却必须有状元之才,侠客之风,否则女儿宁可不嫁。”
从路边走出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,快步走到李过面前,躬身道:“公主,小高在此。”
“可是女儿对他,没什么感觉啊!倒是长了一副好面皮,但我总觉得似乎……”李裹儿轻轻叹了口气,“父亲,就算是女儿嫁给他,便真的能报答他们吗?女儿怎觉得,嫁给他便是害了他。而且,女儿今年生日的时候,曾许下愿,若女儿嫁hetushu•com人,也要嫁一个大英雄才是。不求他出身如何高贵,但却要有真才实学才可以。”
“可是怎样?”
“小高明白。”
高力士本不姓高,他本名叫做冯元一,祖籍潘州。
裹儿,你不知道……当年若非小仙童和老仙长仗义出手,咱们一家便死在了武当山下。你也许还不知道,那时候你才出生。你母亲根本无力照顾你,亏得是那小仙童把棉袄脱下来,把你包裹起来,才算是保住你的性命。你的名字,也是……”
李裹儿吩咐完之后,便带着人往含嘉门走去。
大唐不可能允许再出现一个武则天!
李显闻听,笑了。
武则天爱他聪慧机敏,仪态俊美,于是让他在身边供奉。
少年笑道:“公主息怒,太子妃也是关心你,害怕你在外面吃亏,所以才让小高跟着。”
此时,李裹儿正气呼呼的与李显告状,把她今日在北市见到的事情,一五一十说明。
“裹儿,那小仙童没事吧。”
小高则把腰牌收好,转身快步向洛阳和图书县衙的方向跑去。
“小高,今天的事情有些古怪……那些人显然是早有预谋,固然找他的麻烦。
曾祖冯盎,祖父冯智玳,父亲冯君衡,历任潘州刺史。而他的曾曾祖母,则是历史上声名显赫的冼夫人。圣历元年,冯家因卷入谋反的案子,被岭南击讨使李千里攻破潘州,高力士随即成为俘虏,后又被李千里献俘,从岭南送到了洛阳。
裹儿,我们一家,亏欠他们良多……”
有时候他就在想:索性把话说清楚。
“那,什么是真才实学?”
他眼中露出慈祥之色,轻声道:“我这辈子,所求不多。
可是当他到了县衙之后,却得到了消息,那鲁二和陈狗子,以及一干同伙帮凶,竟然已经死了。
那高延福原本是武三思的家奴,改名为高力士的冯元一,很快又被招入宫中。
可是,在宫中历练了一年之久,高力士更明白,如果他敢说清楚,马上就会掉了脑袋。
李裹儿翻身下马,把缰绳丢给了身后的卫士。
“哼!”
“可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