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八十四章 欢喜冤家(一)

李显闻听也变了脸色,那张胖胖的脸上笼罩了一层青色。
“父亲,这洛阳到底是谁家的天下?”
从那天她亲自去香山寺把杨青之接进洛阳的举动来看,她想要维护杨青之。
这明摆着的事情,梁王焉能不知……所以他现在非但不会害死杨青之,还会尽力保全他性命。这次的事情非常蹊跷,女儿以为不会是梁王,到可能是那两兄弟所为。”
不管什么事情,什么状况,李裹儿都有自己的想法,自己的主意,谁也无法改变。
李裹儿心中感到很无奈,只好耐着性子道:“父亲不觉得,上官才子对杨家父子太过于关注了吗?”
李显的目光中透出一种复杂之色,看着李裹儿久久不语。
“梁王也太猖狂了,这样草菅人命,我要去找圣人问个清楚。”
李显则有些犹豫。
李显露出茫然之色。
李裹儿忙上前把他拦住,“父亲,你干什么?”
也许在别人眼中,上官才子是受祖母差遣。可女儿觉得,以上官才子如今的权势,和_图_书根本不需要亲自出马。她只要派人过去,所有问题就能迎刃而解。可是,她居然亲自过去……还有,据女儿所知,祖母对杨青之的了解,大多是从上官才子那里获得。包括杨青之的遭遇,他所作的文章和诗词,几乎都是上官才子转达。”
似乎知道李显心中的顾虑,李裹儿叹了口气,再次劝说道:“父亲,女儿知道你和姑姑不亲,可这也不足为奇。你想啊,咱们一家在房陵生活了十四年,期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络。就算是再亲密的关系,十四年的失联,也会变得有些淡薄。
虽说太平对他的态度已经有些改变,但那种疏离感,依旧可以清楚感受到。
李显看李裹儿脸色有些不好,忙询问道。
李显抬起头,轻轻叹了口气。
“我儿说的不错,我的确是有些多虑了。
李裹儿笑了,轻声道:“女儿明白!”
“和梁王无关?”李显诧异道:“那会是什么人?这洛阳城里,想杨青之死得人不多,梁王就和-图-书是其中之一。”
祖母不喜欢父亲,父亲这次能成为太子,也是因为他性子柔弱,所以才被祖母选中。
李裹儿愤怒道:“我才把那些犯人送去县衙,后脚小高过去人就死了,这未免也太猖狂了吧。”
他沉吟许久,轻声道:“既然我儿已经有了主意,那我就拼着去被圣人责骂,把你的意思转达出去。”
杨青之若死了,谁会得益?
他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一直以来,他总觉得亏欠李裹儿很多,以至于在很多事情上,也都由着李裹儿的性子。如果换做其他的家庭,比如李旦、比如那些宗室,女儿从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。可李裹儿呢,却陪着他在房陵那偏荒之地受苦。没有绫罗绸缎,也没有金银首饰,每天陪着他提心吊胆,担惊受怕。
李裹儿那骨子里的男儿气质,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培养出来。
“父亲,你不要去。”
老爹啊,你这脑袋瓜子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呢?
“父亲,有时候不是有恩怨才会杀人和_图_书……”
可越是如此,父亲就越应该主动一些。
“好啦,此事女儿来办,父亲若是有闲暇,倒不如去姑姑那边多走动。
就在这时,高力士匆匆赶来。
状元之才,侠义之心?
父亲,你是兄长,难道不该主动一些和姑姑走动吗?多走动一下,总会有收获的。”
“两兄弟?”
李裹儿不禁摇头苦笑,自家这个老爹,真不是什么太子的材料。怎么什么都没弄清楚就要去找祖母质问?
他呼的站起来,迈步就往外走。
李裹儿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女儿也不知道,但女儿觉得,上官才子对杨青之很关心。
“上官才子?”
“这个……”
李显眯起眼睛,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轻声道:“我儿说的,可是那张家兄弟?但张家兄弟和青之又不认识,如何会害他性命?他们之间,似乎没有什么恩怨吧。”
李显也不知道,他凑过去,太平会是什么态度?
他倒是想要亲近太平公主,可问题是,太平公主和八郎似乎走的更近。早在http://www.hetushu.com十几年前,他第一次登上皇位的时候,太平和八郎,也就是如今的相王李旦的关系就很密切。之后他被贬去了房陵,一去十余载。而太平公主和相王李旦则留在了武则天的身边。他们相互扶持,相互帮助,那种感情,绝非他能够相提并论。
她夹在里面,一定很痛苦,也很为难吧……
李显疑惑道:“那上官才子为何不会坐视不理?”
别看李裹儿才十四岁,可是在某些方面,她要比李显更清醒。
与其招揽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过来,不如和姑姑多交好,远比你到处招揽人要强得多。”
“你也说了,是其中之一。”
“我儿,发生了什么事?”
李裹儿沉吟片刻,沉声道:“父亲,这件事你不用去管,女儿待会儿找娘亲一起入宫,看看能否从上官才子那边探得什么消息。相信,上官才子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“所以……”
“父亲,你别乱来,这件事和梁王应该没什么关系。”
李显依旧茫然,“上官姑娘是你祖母身边的亲信hetushu.com,是宫中的内舍人。她呈报你祖母知晓,也在情理之中,有什么奇怪?”
如果……
“父亲忘了,那洛阳令是谁的人吗?”
李显心里,越发感到愧疚。
他在李裹儿耳边低语了两句,李裹儿的脸色,顿时变了。
“是啊,十四年!
如今,武则天希望她嫁给武崇训,而李显却希望能完成当年的约定。
“什么?”
李裹儿连忙拦住了李显,轻声道:“此事,女儿自会与祖母说明。”
这种事情,只能她去找武则天说一个清楚。以武则天对她的宠爱,说不得会答应。
李裹儿叹了口气,把李显拉回来,按在榻上坐下,“父亲你怎么不想想,前些日子那武二郎才在香山寺闯了大祸。祖母虽然维护他,没有重责武二郎,可心里面又何尝高兴?这种情况下,就算梁王想要杨青之死,他身边的人也会劝阻他。
李裹儿深知,有些事情若是李显去说,弄不好会弄巧成拙。
好吧,我会与你姑姑多走动,不过我儿到了宫中,也许小心,可不要触怒了你祖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