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八十五章 欢喜冤家(二)

今天的事情,透着古怪。
这中进的院落,有两个庭院。
“大兄,有没有觉得这个园子,和这个庭院有些不搭呢?”
想当初,他和吉达、盖嘉运在昌平城头结义金兰。吉达和他的感情越来越深厚,一起闯荡塞北,一起从边荒来到了中原。可是和盖嘉运的联系,却越来越少。
那武三思一心想要和太子联姻,以稳固他的地位。不过,之前武崇训已经闹了一回,武家应该不敢在这时候腥风作乱才对。可不是武三思,难不成还是武则天?
倒是很有可能!
他一个人坐在书房里,呆呆发愣,脑海中仍不断浮现出那种美艳动人的娇靥……
杨守文把太极混元桩传授给了薛嵩,然后便走到了吉达身边。
杨守文对薛嵩的印象很好,起身带着他从楼上下来。
杨守文用力甩了甩头,把那张脸从脑子里甩出。
两个人年纪一般大小,却同样是体型高大,神力惊人。
“到时候再说,反正也不急于一时……再说了,这里是皇上让我们暂居之hetushu•com地,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收回。”
杨守文则拍了拍他的肩膀,轻声道:“等我弄好了,到时候教你。”
场中,杨茉莉和杨存忠正在交锋。
吉达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手指着远处的一个庭院。
吉达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。
但是对于吉达而言,这种平静的生活,并不是他所希望和追求的。
那算什么娇靥,一个男人的脸罢了。
似乎更不可能……
“我就知道大兄会喜欢……听说庭州那边有些动荡,说不定咱们兄弟三个,能够再聚在一起,并肩作战呢。”
她让人把水池里的荷叶都收起来,然后栽下莲花。杨守文以一篇《爱莲说》而成名,那家里就少不得要有莲花。虽然已经过了栽种的时节,但也不算晚。相信到了夏天,池塘里的莲花一定会绽放,那时候必然会是另一番别样的美景吧。
吉达闻听,愣了一下,仔细看着那院落。
呸呸呸!
片刻后,他点点头,比划道: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和*图*书,是有些不搭呢。
“对了,那边的小楼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应该不是!听舅舅说,李显似乎是想要促成婚约。这样说来,他就没有理由害自己。
可如果不是武三思,会是什么人?
险些忘了,这小家伙也在。
“你那后园,到底打算做什么用?”
他闭上眼,手指轻轻叩击书案,脑筋更不停的转动。
所以,不管薛畅如何讨好它,它始终不肯接近他。
“大兄,等咱们这里的事情结束,一起去庭州,如何?”
相比之下,杨茉莉的力气要大一些。加之已经练了半年之久的金蟾引导术,气力也就变得更加可怕。杨存忠的基础好过杨茉莉,而且也灵活一些。两人在场中赤膊相斗,却不分伯仲。
和杨氏打了个招呼,他就带着薛嵩,找到吉达和杨存忠、杨茉莉三人,在一块空地上练功。
薛畅还好一些,他只要能看到大玉,就会变得非常老实。不过,大玉似乎对他不屑一顾,或者说对他颇有敌意。海东青是一种很记仇和图书的飞禽,之前在滹沱河渡口,薛畅曾射过它两箭。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,可是大玉对薛畅仍记忆犹新。
杨守文顿时感到有些惭愧。
杨守文差一点忘了这件事,也幸亏有杨氏帮他记着。
除非是杨守文的命令。可问题是,杨守文现在,哪儿里有功夫,去照顾他的心思?
盖嘉运!
庭院里,杨氏正带着娜塔清理水池。
做演武场如何?
“回头把那院子拆了,不过要先想好,怎么规划设计。”
杨守文则带着乌尤,穿过了门庑之后,来到了前堂的客厅门口。
杨守文想了半天,也没有想出一个头绪来。
沈庆之?
杨守文回到家中,脑子里仍有些混乱。
说完,他话锋一转,“大兄,我感觉你这两天兴致不高,是不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?”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想起了这个人是谁。
那最好了!
洛阳的生活还好,日子也挺平静。
他在洛阳认识的人不多,仇家似乎也只有武三思。
“我想到了一种战棋,可以下棋,还m•hetushu•com能练功,大兄一定会喜欢。”
武三思?
吉达突然扭头,做手势询问杨守文。
“杨大哥,可不可以教我习武呢?”
玄硕法师说过,他到了洛阳以后,可以找这个沈庆之帮忙。这家伙是洛阳北市的大团头……而日间在北市遇袭,那些人据说就是沈庆之的手下。当时杨守文脑子乱哄哄的,也就把拜会沈庆之的事情给忘了,没想到他居然自己找上了门来。
“好啊,咱们到楼下去。”
杨守文笑了,就知道吉达会这么想。
吉达那张略显严酷的脸上,露出了灿烂笑容。
晌午后,薛畅和薛嵩在窦一郎的陪同下,来找杨守文读书。
“阿郎,有一个叫沈庆之的人,在外面求见。”
他想要战斗,不停的战斗,一直到死……那种渴望战斗的血液,已经渗透进了他的骨头里。与杨守文和盖嘉运不一样,吉达从未想过出将入相,只想痛快的战斗。
“大兄,我去见见此人。”
吉达摇摇头,表示不太明白。
一个是杨守文他们居住,另一个则荒废在和图书那里。那个院子有些小,里面有一个两层的小楼,还有五六间厢房。杨守文转过身,朝那院子看了两眼,感觉这院子有些碍眼。
建造的倒是挺精致,可不知为什么,总让杨守文觉得,有些别扭。
看在杨守文的面子上,大玉不在计较。
吉达正说着话,忽听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……
就在杨守文思忖的时候,书房的门被推开,薛嵩从外面伸出小脑袋,笑嘻嘻看着他。
吉达点头,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场中。
东宫的李显吗?
那后园的垃圾已经被清理干净,六个昆仑奴这两天在夯实地面。谁也不知道杨守文的打算,只看那后园门口,竖起了一块用古篆书写‘兵车园’三个字的石碑。
倒是薛嵩,很快和杨家的人打成一片。
可不计较,却不代表它会忘了那两箭……
是谁?是谁想要害我呢?
吉达比划道:咱们在这里每天游手好闲,也不知道三弟那边如何。
这小娃娃很会讨人喜欢,全不似薛畅那种‘鸟痴’,满脑子都是大玉。
这真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