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九十二章 应制(上)

“青之,你发现没有,这里几乎没有人认识你,是不是有些失落呢?”
杨守文两人牵马上船,画舫慢悠悠驶离岸边,向着湖中的瀛洲岛划去。
李林甫想了想,轻轻点头。
“不然怎样?难不成我跑出去大声叫喊,我是杨守文……谁又在乎你是何方神圣?”
李林甫忍不住回头,看了杨守文一眼。
装,装,装!
湖中,有三座岛屿,名为蓬莱、方丈和瀛洲。
两人在呈递上了请柬之后,便牵马走进了神都苑内。就见这神都苑内,上跨飞桥,杨柳修竹,名花美草,隐映轩陛。在神都苑内,有一座方圆越十里的人工湖,沿岸只见杨柳随风摇曳。人工湖中,微波荡漾,在阳光之下衬出了别样美感。
想再询问,宫娥只是笑而不语。
李林甫一耸肩膀,那意思分明是说:你别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“这个却非是奴婢可以知晓,郎君到时,自当清楚。”
杨守文却心中苦笑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但他不是已经回射阳老家了吗?按理说应该在千里之外的巴蜀,怎可能会出现在洛阳?至于贺知章,大名鼎鼎的四明狂客,杨守文不但知道此人,之前还帮过他一次忙。荥阳潘氏的潘华盗取贺知m•hetushu.com章的咏柳一诗,可是被杨守文当场拆穿的。
杨守文笑了笑,浑不在意道:“就算他们真找我麻烦,我又有何惧哉?”
杨守文正欣赏着沿途的美景,听到李林甫这么一说,不由得笑了。
还有贺知章,他前日就已经抵达洛阳,如今住在上清宫内……
“刚才我听到,你说你叫杨守文?”
杨守文恍然,扭头看了李林甫一眼,旋即笑道:“李郎休要取笑我,这只是太平公主的错爱罢了。”
“青之,好大面子。”
杨守文愣住了,看看那宫娥,又看了看李林甫。
你就装吧……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听说有人要找麻烦,一脸的便秘表情!
年纪摆放在那里,自称一声小子也在情理之中。
据我所知,司马承祯年初被圣人邀请,如今就暂居在上清宫内;宋之问和王适一直都住在洛阳,肯定会出现。毕构嘛,好像被委任为左拾遗,接替陈伯玉的职位,目前在长安做事。卢藏用是太平公主的人,这次公主聚会,他一定会出现。
不过,这七个人中,杨守文至少知道三个人。
船,在瀛洲岛畔停下,只见沿岸奇花异草争相开放,更不时看到山间楼阁忽隐忽现。
想到这里,和*图*书杨守文忍不住在心里嘿嘿笑了两声,便打马追上了李林甫。
一个中年人高声说道,脚下不禁紧走两步。
李林甫忍不住有些吃味,一旁半真半假的笑道。
宫娥笑道:“是安乐公主命奴婢前来接引。”
不过,安乐公主会这么好心的提醒我?杨守文有些不太相信。如果说这船是李显派来,甚至说是太平公主派来,他都相信。惟独安乐公主……先入为主的力量,有时候的确很强大。杨守文自认不认识安乐公主,她为何要好心的提醒我呢?
李林甫不禁在心里冷笑两声,更打定了主意,等这件事结束之后,绝不和杨守文再有任何交集。这家伙身上的麻烦事接连不断,实在是太能闹腾了!弄个不好,就可能被拖下水,到时候他杨守文也许能够脱身,可他李林甫又该如何是好?
杨守文和李林甫停下脚步回身看去,就见那两人大约在四五十年纪,一个身着青衫,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,五官端正,透着一股豪迈之气;而在他身边的男子,则看上去颇有些清瘦,长的姿容俊美,一身白裳衣袂飘飞,宛如神仙中人。
“公主还说,请青之先生做好准备,待会儿上山时,说不定会有考校,莫丢了东宫和_图_书颜面。”
“呃,正是。”
李林甫不想再和杨守文废话,于是催马向前。
此七人皆好神仙术,平日里也喜欢聚在一起谈清说玄,故而被人们称之为仙宗七友。”
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的杨青之?”
说实话,他对李林甫挺感兴趣。
撑船的宫娥笑道:“青之先生不必奇怪,公主命我等在海边恭候公子,并未着奴婢接引他人。”
杨守文一怔,点点头,“小子正是杨守文。”
“其实,你也不必担心。
“是。”
下了船,杨守文把马匹交给宫娥,与李林甫沿着山路而行。
那划船的船夫,清一色宫娥扮成。一个个长的花容月貌,犹如那天上的仙女一样。
也就是说,这艘画舫是专门迎接杨守文而来。
“是吗?”
早有画舫,停泊在湖边。
“李郎,陈伯玉来洛阳了?”
不过,我观青之行走时呼吸绵绵若存,似有还无,好像修得道家法门?”
神都苑的大门,坐落于龙鳞渠畔。
似乎看出了杨守文心中的紧张,李林甫便开口解释。
只有李林甫在旁边偷笑不停。
杨守文两人抵达神都苑大门的时候,就见车马鱼贯而入,周围守卫森严。
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‘口蜜腹剑’,如今还和*图*书是一块青涩的小鲜肉。也不知道未来他都经历了什么,从这样一个小鲜肉,进化成为了那个心狠手辣的李相国呢?
“啊?”
“我不过是一个小人物,从没有奢望天下人都认识我,我又有什么好失落的呢?”
此人,就是那写出《爱莲说》的杨青之吗?
陈子昂就更不用说了,杨守文去年在昌平见过。
站在船头,李林甫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。
此时,已有不少人抵达瀛洲,正三五成群,或是谈笑风生,或是成群结队欣赏美景。杨守文和李林甫在其间,就显得有些年少,故而一路上不时有人投以疑惑目光。
那青衫男子听罢,不由得哈哈大笑。
还有考校?
如此美景不去欣赏,却纠结于那些旁枝末节,实在不知道他这人是真的有才,还是呆傻?
三山相距约三百步,山出水面约有百余丈,传说中隋炀帝建造的十六宫就隐于其中。
这傻瓜,还真是有趣!
仙宗七友?
杨守文吃了一惊,忙问道:“敢问姐姐,可知要考校什么?”
“有生之日,若能得见仙山真面目,死而无憾。”
“既然如此,咱们赶快走吧。”
司马承祯,是道教的宗师,好像是茅山?杨守文记不太清楚了,反正是有些名气。
“不是太和*图*书平公主。”
“前面那后生,还请留步。”
杨守文倒是没有留意这些,而是好奇发问道:“敢问这位姐姐,何以不等船上人到齐之后再开船呢?”
隋炀帝修建西苑之初,内造十六院,屈曲周绕于龙鳞渠。
李林甫摇摇头道:“陈伯玉去年丁忧守制,怎么可能来洛阳?
这瀛洲到露出水面约有三百多米,可见当初隋炀帝为建造三仙山,耗费是何等巨大。
杨守文则一脸诧异,不知道李林甫为什么会突然间变了态度。
仙宗七友都不是那不讲道理之人。司马承祯气魄宏大,贺知章更是为人豁达。对了,你不是和陈子昂认识吗?那卢藏用和陈子昂关系甚好,想来也不会为难于你。”
只是,两人的交谈却传入了跟在他二人身后的两人耳中。
……
“士甘焚死不公侯的杨青之?”
他扭头看着那白袍人道:“白云子,我没有猜错吧。”
那白袍人微笑着点点头,朝杨守文道: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青之,倒真是有缘。
青衫男子走到杨守文身前,笑着问道。
山路以青石为石阶,沿途只见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有禁军守卫。
“你倒是想得开。”
如果不是听李林甫报出那七人的名字,杨守文甚至会以为自己进入了仙侠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