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九十三章 应制(下)

这应制诗,是指由皇帝下诏命而作文赋诗的一种活动,主要为了娱乐君王,歌颂升平,赞美风俗。这个活动,是由汉武帝所开创,并且沿袭至今,逐渐演变成为一种‘文学’模式。
“你祖父,可是杨大方?”
李林甫摇头道:“你道我是那百晓生吗?怎可能谁都认得。”
或许很多人对他并不了解,但如果提起一个成语,一定都听说过,那就是终南捷径。
上官婉儿有些不想出题,但又身不由己。
好像,这杨青之又有一桩麻烦缠身。
他深吸一口气,迈步走上前。
白衣人不等杨守文反应过来,笑了一声道:“既然修得道家功法,何以又要为佛门扬名?”
就应制诗而言,卢藏用这首诗堪称佳作。
一双双眼睛落在他的身上,众人的表情更是各有不同。
他正犹豫要不要走过去,却忽然听到有人高声喊道:“不知那《春夜喜雨》的杨青之可曾到来?”
石门槛后,卢藏用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“原来是子潜……子潜才华,自不需赘言。
就见卢藏用嘴角微微一撇,露出不屑之色,然后便转身来到了红罗伞盖前,躬身道:“请上官姑娘赐题。”
这样吧,今日游园,子潜不如就即兴赋一首应制诗吧。”
卢藏用走到桌前,沉吟片刻后提笔书写。
内侍颂完和*图*书,人群中爆出一阵喝彩声。
作出来,一定要作出来……否则我这脸面,可是丢大发了!李林甫在心中暗自祈祷,眼中更流露出焦虑之色。而在石门槛后,更有一双美目凝望着杨守文,透着几分关心。
“上官才子休怒,此非明玉所愿,乃公主吩咐。”
“我幼时浑噩,祖父以为我神魂受损,故而自武当山讨来一门功法,让我修炼。”
“那不是卢藏用吗?”
上官婉儿似乎也没想要为难卢藏用,便开口道:“既是游园,就以这西苑为题吧。”
而为他磨墨的宫娥,则眯着眼睛,嘴角慢慢勾勒出一抹古怪笑容。
“此明玉之幸。”
“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?”
上官婉儿目光在字条上扫了一眼,眉头微微一蹙,沉声道:“青之,此公主殿下亲自出题,以弓字为韵六韵。”
“正是。”
她刚要开口,却见身后走出一个俊美青年,在她耳边低声道了两句,令上官婉儿脸色微微有了变化。
梅香欲待歌前落,兰气先过酒上春。幸预柏台称献寿,愿陪千亩及农晨。”
“李郎,可认得那两人?”
卢藏用闻听,忙道:“还请上官姑娘命题。”
“我……”
这已经被逼到跟前了,杨守文想要退缩都无处可退。
他大概齐倒是知道这六韵的意思,可是以和*图*书弓字为韵,的确是有些困难。最关键的是,这是应制诗,需要赞美君王。似什么射人先射马之类的诗,便无法使用了。
只是上官婉儿却好像并没有心动,这种应制诗说实话真心没什么意思,所以她也只是在那纸上批下中上的评语。对此,卢藏用倒是没有不满,躬身一礼便迈过了石门槛。
他是陪同杨守文而来,如果杨守文不能完成考校,他也别想穿过那道石门。这如果传扬出去,杨守文肯定会声名扫地,而他李林甫,恐怕也要遭受那无妄之灾。
片刻后,一首应制诗词就创作出来,自有那内侍走上前,捧起了诗词诵读道:“天游龙辇驻城闉,上苑迟光晚更新。瑶台搬入黄山路,玉槛傍临玄霸津。
没错,这卢藏用就是终南捷径的主人公。
他所修炼的金蟾引导术,正是道家功法。
杨守文闻听,顿时愣住了。
“扫眉才子出题,要我等即兴赋诗,若不然就不得上瑶台。”
卢藏用快走两步,来到杨守文面前,“阁下就是杨青之?”
他连忙回到杨守文的身边,把情况与他低声说了一遍,而后看着他道:“青之,怎样?有没有把握?”
李林甫心下拿定主意,和杨守文循阶而上。
杨守文不知道,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卢藏用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http://m.hetushu.com
半晌,杨守文提起笔,飞快书写。
上官婉儿这时候也看到了杨守文,眼中闪过一抹喜色。
杨守文心中,也不禁暗自苦笑。
一直以来,除了身边人之外,并没有外人知晓。可没想到,这白衣人竟一眼看破。
“青之,你可愿意一试?”
他目光如电,扫视人群,最后目光落在了杨守文和李林甫的身上。
可谁料想,这卢藏用却突然跳了出来,令上官婉儿有些措手不及。
杨守文和李林甫则站在山路上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间都感到有些茫然。
这两个人是谁?
而人群中更传来一阵嗡嗡声响。
“兄台,这是在干什么?”
李林甫闻听,立刻明白过来,这恐怕就是安乐公主传话过来的考校吧。
当二人来到半山腰时,却见地势陡然开阔,一座巨大的石门横在面前。那石门外,有黑衣卫士守卫。一顶巨大的红罗伞盖就矗立在石门的前方,伞盖前有一排桌案,桌案后有宫娥彩女侍奉,桌上还摆放着笔墨纸砚。上官婉儿就坐在那红罗伞盖下,一身宫装,淡扫蛾眉,如花娇靥上带着温和笑容,正看着石门外的人们,笑而不语。
“我听说,杨青之才学过人,得郑三娘冥中传授衣钵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不过,你的那首《春夜喜雨》,的确不凡。今hetushu.com日即临三仙山,想来定会有大作问世。”
走到桌前,他沉吟不语。
特别是那白衣人,似乎和杨守文的祖父认识。这也让杨守文一时间,感到糊涂。
李林甫目光中,透着期盼之色。
“杨青之是谁?”
上官婉儿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青色,扭头看了那青年一眼,眼中闪过一抹冷色。
这青年,他感觉有些眼熟,却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。
心中,遂有一丝怒意,看卢藏用的目光,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这个题目,可是比刚才上官婉儿给卢藏用的题目,难很多。
卢藏用,字子潜,范阳卢氏族人。
这男子一走出来,立刻就被人认出了来历。
“啊?”
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俊美男子,年纪大约在三十多岁,一表人才,气度不凡。
上官婉儿哼了一声,“此时,我自会与她讨个公道。”
什么意思?
待杨守文写完后,宫娥退下,有内侍上前,把诗捧起来,躬身来到了上官婉儿面前。
“敢问,《西游》著者青之,可曾到了?”
李林甫虽然有些不喜杨守文,可目前两人却是一条线上的蚂蚱。
“你不用急着回答,既然是故人之后,待总仙会结束,你我还会再见。”
青年所说的公主,绝不是安乐公主,而是今日总仙会的发起人,太平公主。
“请上官才子赐题。”
听话m.hetushu.com语,他们对杨守文似乎有些不满,但是却又没有敌意。
不过,他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在石门槛后,向杨守文看去。
她不好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,但心中已经做好了决定,打算放水,让杨守文通过。
众人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。
上官婉儿刚要准备开口,那俊美的青年却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她,而后笑眯眯向杨守文看去。
但愿得,前世十余年卧床苦读,今生能够派上用场吧。
李林甫觉得,做人做到杨守文这样子,也真够失败。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却弄得满天下仇人,连那老娘们对他也是心怀不满。罢了罢了,也不过是这一遭,以后坚决不会再与他交集……嗯,等集会结束之后,我就想办法回长安,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“遵命!”
杨守文感到莫名其妙。
“明玉,既然是公主出题,就由你来诵读。”
而杨守文则心中苦笑:果然是这样。
白衣人说完,和那青衫男子点头,便顺着山路扬长而去。
伴随着他这个举动,所有的目光在刹那间,都集中在了杨守文的身上。
俊美青年把诗词接过来,一目十行扫了一遍,开口诵读道:水涨方塘绿,花开禁蘌红。同瞻万乘主,亲御六钧弓。曲应驺虞节,春回太皞功。还须殪大兕,何只落惊鸿。一箭天山定,三遍虎穴空。浔阳射蛟者,宁与此时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