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九十九章 他还是怕的!

上官婉儿则向总仙宫的楼台上看去,半晌后听到武则天道:“既然睡着了,就把他送回去吧。朕还怕这个小混蛋发起酒疯来,不知道又会吼些什么话出来呢。”
片刻后,就听到从那楼台上传来笑声,声音刚开始不大,只是到后来,却再也没有掩饰。
已经闹成这个样子了,人家已经喊出了‘丈夫未可轻年少’的话语,你还想要怎样?
两兄弟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,也使得上官婉儿心里晒然。
能够参加这次聚会的人,都可算是俊彦,没有谁是傻子。如此明显针对杨守文,而且还如此肆无忌惮,除了那九五之尊还能有谁?只是,谁都没有想到,杨守文竟然在最后那样狂傲的冲着总仙宫楼台大吼。是对谁吼?这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而现在,武则天一句小混蛋,也就等于把这件事给抹去了。
“那孩子真醉了?”
“把她找来,回去在告诉太子,就说今晚朕要带裹儿回宫休息。”
武则天的声音,从总仙宫的楼台上传来。
方才杨守文赋诗的时候,她很生气,又有一种别样的期待情绪。而杨守文的诗词,正如李旦所言,天仙之词,语多率然,与那用华美辞藻堆砌的诗词有天地之别。
“啊?”
伴随着杨守文醉倒,酒宴似乎回到了正轨。
“就应该什么?”
不怕吗?
她回到座位上,静静聆听着接下来的唱和,但总觉得,好像少了什么趣味。
伴随着武则天开hetushu.com口,总仙宫内的人,也就无法再像刚才那样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武三思吓得一哆嗦,连忙垂下脑袋:姑姑,又不是我招惹你,你去找那杨守文麻烦啊!
还要继续吗?
这是第八十二个酒令,一时间总仙宫里,鸦雀无声。
“你要朕和一个醉酒赋诗八十一篇的才子计较吗?
相比武则天这时候也是骑虎难下,所以才让继续下去吧。
“陛下,就这么放过那小贼吗?”
太平公主在一旁看着,也不上前求情。
只是,她话音落下之后,却旋即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。
而张易之则搀扶起了张昌宗,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:“蠢货,不会说话,就不要说话!”
杨守文躺在了席榻上,一脸的酒色,更发出均匀的鼾声。
可她现在既然开了口,谁还能无视她的存在?
她正要上楼,就看到张易之搀扶着张昌宗从楼上下来。不过,此时的张昌宗全无半点王子乔的神仙风采。那张俊逸的脸,肿的好像猪头一样,身上还沾着血迹。
“喏。”
李显偷偷朝武则天看了一眼,只见武则天笑得有些难以抑制。
这家伙一整场都昏昏沉沉,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飙,也使得所有人心里一惊。
“睡着了?”
不知为何,在武则天的眼睛里,那个站在瑶台窗栏后晃动的少年,竟然和六十年前自己悄然重合了。那个时候,她同样是这个样子,不肯和-图-书向任何人低头。哪怕是被两个兄长欺负到了头上,她也会咬着牙,挺直了身子,和那两个混蛋抗争。
无趣,真真是无趣!
武则天缓缓走到了窗栏后,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,沉声道:“继续,为何不继续呢?”
对于这个张六郎,她也是非常反感。当初,这张六郎是她举荐给了母亲,可到头来,他仗着得了母亲的宠爱,竟然在她面前作威作福。今日,就当作是给他一个教训。
“哼,朕也这么认为。”
上官婉儿笑着摇了摇头,“哥奴,你把青之送回家吧。”
“瑶台,笑字令。”
“哈!”
她猛然回头,向武三思看去,目光中闪烁中一丝冷意。
“猖狂,此獠怎恁猖狂?”
苏颋一看他这模样,就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“婉儿。”
一直都沉默寡言,好像睡着了似地武懿宗噌的一下蹦起来,大声吼道:“来人,把那狂徒抓起来,当千刀万剐。”
不等张昌宗反应过来,张易之已经上前一步,抬手一巴掌抽在了张昌宗的脸上。
“是!”
上官婉儿在楼下,与武则天汇合一处。
武懿宗吓得激灵灵一个寒蝉,连忙匍匐在地,颤声道:“臣绝非是想要为圣人做主,实在是那杨守文太猖狂,简直就是目无君上。此等狂妄之人,就应该……”
谁在总仙宫楼台之上?
她走了两步,突然道:“裹儿在哪里?”
你既然这么说,其实这心里面,一定是怕的!
http://www.hetushu.com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等待着他这第八十二首诗的出现。
杨守文一走,李过也不想再待在瑶台了,便找了个借口偷偷溜走。
杨守文站在窗栏后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……
她同样看这两兄弟不顺眼,如今看他们这样子的狼狈,顿有一种快意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武则天却一脸淡然之色,只默默看着瑶台的窗口。
张旭和贺知章陪着李林甫送杨守文离开,而司马承祯等人则不好离去,继续留在了瑶台。
就连太平公主等人,也都忍不住莞尔。
这小家伙倒是好运气!在她的记忆里,上一次刚冲着武则天这么咆哮的人是什么时候?她已经记不清楚了。不过,那个人没有好下场,最后的结局似乎也很凄惨。
武则天说完,便带着人走了。
而在瑶台上,上官婉儿上前托着杨守文的身子,向后轻轻一拉,杨守文立刻好像一堆烂泥一样的,便倒了下来。好在,李林甫和苏颋手疾眼快,把他身子抱住。
上官婉儿顿时松了口气,看着杨守文,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。
亦或者说,你觉得朕心胸不够宽广,去和一个醉酒的小子算账?呵呵,他或许放肆,但终究不过是个孩子,而且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孩子。六郎,若你也有这等才华,朕就准许你和杨青之一样放肆。如果你没有这种才华的话,就给朕闭嘴。”
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他这话一出口,张易之就激灵灵一个寒蝉。www.hetushu.com
“哼,朕的事情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?”
想要阻止,已经来不及了。
武则天骂人了?
脑海中,闪过了当年的一幕幕景象。
看着武则天的背影,上官婉儿轻轻出了口气。
她话不说完,张易之的手就不敢停下,就见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,打得张昌宗满脸是血。
说实话,就算是杨守文作不出来,也都无所谓了!连续八十一首诗,已经足以惊世骇俗,传出去定然会引爆全天下。不过,人们还是希望,能够再听得一首佳作。
武则天沉吟片刻,笑问道:“那小混蛋,果然不怕朕吗?”
上官婉儿见杨守文半天没有动静,不禁眉头微微一蹙,走上前去,轻声问道。
武则天不肯现身,那最好就把她当作不存在。
你这到底是想要怎样!
“臣该死。”
“是睡着了。”
这一场聚会,已经演变成为了杨守文的独角戏。
上官婉儿一怔,立刻道:“那小东西嘴巴上说是不怕,以奴婢看来,心里是怕的。”
她听了一会儿,便不想再听下去,于是起身准备离开。
倒是那诗会仍在继续,只是在经过杨守文醉酒赋诗八十一篇之后,接下来的诗会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。就好像吃了龙肝凤胆之后,再品尝那人间食材便如同嚼蜡。
谁又能在太平公主召集的聚会上,鸠占鹊巢的主持大局?
无数人在心里呐喊,猜不透武则天的心思。
上官婉儿的回答,使得总仙宫楼台上一阵寂静。
杨守hetushu•com文依旧站在窗栏后,低垂着头,两手扶着栏杆,身子在不停的打晃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“兕子,要唱和吗?”
武懿宗没有抬头,却可以感受到那一双冰冷的眸光在他身上扫过,令他顿时冷汗淋淋。
上官婉儿笑道:“醉的不轻……他今日足足饮了八升酒,几近一斗……后来我着人把他送上车的时候,足足四个人才把他抬起来。那小东西看着挺瘦,却挺重。”
不过,未等他话音落下,从总仙宫楼台上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,“什么时候,有人可以为朕做主了呢?”
武则天说话,慢慢悠悠,透着一股子优雅之气。
就连武则天,也觉得没了兴致。
张昌宗忍不住道:“他方才如此猖狂,话语中多有不敬,这般放过他,有损陛下圣颜。”
武则天的声音,幽幽响起。
这小子刚才明显是吃多了酒,冲着这边发酒疯的吧。
他的确是让自己很没有面子,但另一方面,不也显示出他年少轻狂的一面?
武则天停下脚步,看着张昌宗,半晌后轻声道:“六郎,掌嘴!”
武懿宗只觉得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浸透。
武则天说完,看了张易之一眼,便转身走下楼去。
“哦,刚才我回来的时候,见她从瑶台出来。”
不知为什么,武则天突然觉得,这个桀骜不驯的少年,似乎并没有她想像中的那么可恶。
“启禀大家,杨青之……杨青之太睡着了。”
“婉儿,他为何没有唱和?”
武则天闻听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