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零八章 彼岸花

梅花针!
太平公主说着话,目光中露出崇敬之色。
这纸包里的粉末,我见过……名叫迷魂香,是用彼岸花所制。娜塔用迷魂香迷到了乌尤,然后潜入房间,把她杀死。只是她没想到,事情会如此严重,杨公子报知了官府,于是心生恐惧,便逃离铜马陌。这样一来,所有的谜团就都解开了。”
就在这时,李过轻声说道。
梅娘子的梅花针设计很奇特,所以一眼就能辨认出来。
“母亲,能不能给青之换一个住处?”
“你……”
“你才属狗。”
李显和太平公主不由得面面相觑。
李过气得手指杨守文,半晌说不出话。
“哦?”
大家又不是第一次见面,用得着咬我吗?难不成,你属狗的啊!”
狄仁杰的气色,看上去并不是很好。
一双双眼睛,都落在了庄毕凡的身上。
“怀英,你怎么看?”
之后,太子回京,突厥进犯。
杨守文的反应很快,立刻屏住呼吸。
“霍献可的死,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。”
这铜马陌,也是老臣最想弄清楚的一桩案子。
加之此前发生的命案,在短短时间里,铜马陌就发生了两桩命案,也让人感到有些恐慌。
只是老臣的身体,着实有些……呵呵,刚才老臣还进言,让杨青之解决这件事情。”
狄仁杰这一番话里,已经表达出了太多的内容。
“怎么说?”
庄毕凡走上前,捻起一支梅花针。
原来,他刚才想要反驳庄毕凡的推理,可是却被杨守文握住了手。
“太子不得对怀英无礼……正如怀英所言,此事似有蹊跷。”
说到这里,狄仁杰突然叹了口气。
老臣依稀记得,那个人叫苏之行,是江左豪商。此人为人爽直,出手大方……可是大约在他买了铜马陌之后的第三个月,却意外死于熊州,据说是被盗匪所杀,凶手至今下落不明。第二年,也就是神功元年,洛阳突然传出铜马陌怨鬼作祟的消息。在那之后,一直到那杨青之住m•hetushu•com进了铜马陌之前,铜马陌一直都无人问津。
什么情况?
李显忍不住问道:“那后来为何国老没有继续调查呢?”
“你真是个笨蛋……如果娜塔是凶手的话,她何必要等到现在才逃走?她昨晚杀了人之后,就应该会逃走的啊。就算昨晚不逃走,刚才报官是不是她去的?她有大把的机会逃走。”
可太子当明白,杨青之乃上天赐予太子的人才。想当年,太子均州遇险,是杨青之的祖父出手相救;而今,太子返回神都,杨青之有鬼使神差般的出现在洛阳。
杨存忠等人走了,厨房里只剩下杨守文和李过。
在她下首,狄仁杰正端坐席榻上,听李显说完之后,他的脸上也流露出一抹古怪颜色。
若八郎听到这个消息,想来一定会很难过吧。
杨青之若是连这件事都处理不好的话,那就说明,他根本当不得太子的左膀右臂。”
在沈佺期看来,杨守文这种反应也很正常。
神功元年,也就是公元697年,也就是前年。
说完,他不等李过开口,看着窦一郎问道。
这句话说出口,太平公主的心里却没由来一沉。
“霍献可死后,铜马陌迎来了第二任主人。
呵呵,问题是,再好的人才,也需要一番磨砺。
“好了,案子破了,大家都散了吧。”
听说杨府再次出现命案,他二话不说就叫上了太平公主,赶去了宫中。
老臣记得,当时老臣曾向陛下请命调查此事,可没想到还未等到老臣行动,就发生了李尽忠孙万荣造反的事情。老臣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调查,就被派往河北道督战。”
“另外,大阿郎还在娜塔的房间里,发现了这个。”
杨存忠说着话,把一个木匣子双手呈上,递到杨守文的面前。
她微笑道:“怀英断案如神,想必想到了什么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国老,那会是什么原因?”
“什么破绽,我觉得挺好啊。”
老臣觉得,这案子也到hetushu.com了该水落石出的地步,相信用不得多久,就可以清楚真相。”
“我给你找麻烦?我给你找麻烦?”李过只觉得好委屈,看着杨守文,轻轻咬着嘴唇,半晌后突然一顿足,“好,那我以后就不麻烦你了,咱们从此就当是互不认识好了。”
窦一郎扭头,向杨存忠看去。
武则天凤目微闭,那仍留存着无尽风华的脸上,更是无悲无喜,看不出一个端倪。
“太子担心杨青之年轻,不足以当此重任。
“神功元年,至今有两年了吧。
“遵命。”
同时,从杨守文身上传来一种奇异的气息,让他身子有些发软,竟不自觉靠在了杨守文的怀中。
“老臣现在也说不上来,但是接连发生命案,恐怕并非太子所说的怨鬼作祟的缘故。”
说完,李过转身就冲出了厨房,直奔大门跑去。
“是国老提醒?”
他大声道:“本官回去之后,就立刻命人发布海捕文书。这个娜塔很好辨认,相信她只要没有离开洛阳,就一定能够找到。青之,事不宜迟,本官这就回县衙了。”
他放在手中仔细查看了一番,抬头对杨守文道:“就是它!扎布苏身上的伤口,应该就是这种暗器所致,伤口一模一样。杨公子,看样子这案子,已经告破了。”
李过却一脸迷茫之色,“我怎么不明白。”
李过的眼睛有些泛红,隐隐可见泪光流转。
庄毕凡道:“她的力气不小,也正好可以解释乌尤身上的伤口。
这件事,还是怀英刚才与我提起。若非如此,朕几乎已经把那些事都给忘记了。”
当初因为她是个女人,所以就把她安排在后宅。不过,她的气力比之米娘她们要大很多,似乎不比前院的某些男子差。所以后院有什么力气活,大都是她在做。”
“似乎是神功元年。”
他笑了笑,轻声道:“老臣也是之前听到铜马陌死人的消息之后,突然想起来这件事。
说到这里,他眯起了眼睛。
于是,沈佺期和*图*书也不客气,便拱手告辞。
“李过,你干什么?”
“青之府上,今天又发生了一桩命案。”
那木匣子里,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排梅花针。
“万岁通天元年,铜马陌迎来第三任主人。
“那就对了!”
“所以母亲让杨青之住进铜马陌,不仅仅是想要监视他,更是想要借他之手,寻找真相?”
武则天呵斥了李显一句,目光旋即落在了狄仁杰身上。
杨守文露出了欣喜之色,拱手道谢。
庄毕凡并不认识李过,不过他看到沈佺期对李过客客气气,就知道这个俊俏的一塌糊涂的少年出身不凡。听到李过询问,他连忙解释道:“依我推测,会不会是这样一种情况。根本没有所谓的男子行凶,行凶之人,就是这个名叫娜塔的女人。”
这件事,她还是第一次听说,在此之前包括她,都以为霍献可是死于那怨鬼之手。
铜马陌命案,很快就传遍洛阳。
不等武则天回答,太平公主便开口道。
杨守文想要松手,却感觉手上突然一疼,疼得他诶呀一声,连忙跳到旁边,不停甩手。
杨守文也跟着走出来,不过他没有去追李过,而是目送着李过的背影,轻轻叹了口气。
朕承认,一开始把那杨青之招进洛阳,一来是想要见见他,二来朕并不相信他身上的那些传说。朕让他住进铜马陌,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住在那里方便监视……
“老臣先是在河北督战,而后前往幽州安抚,等返回洛阳之后,又紧跟着大病一场。
武则天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既不承认,也没有反驳。
“娜塔?”
杨守文想了想,沉声道:“她力气不小。
另一边,张易之吹奏完了一曲,本以为能够得到武则天的嘉奖,可没想到竟没有一个人在意。
“老臣当时重返神都,蒙陛下恩宠,拜凤阁侍郎。
“此事颇有古怪。”
武则天正在丽景台观看张易之吹笛子,见李显和太平公主联袂前来,不禁露出疑惑之色。
“一郎,咱们去和*图*书吃酒。”
他坚定支持李显,而不是像之前那样,态度相对模糊。但条件是,李显身边要有一个够分量的辅佐人才。现在,这个人似乎出现了,好像就是那个杨青之……
“没错,朕记得此事。”
好吧,霍献可是咎由自取。
“喂,你可以松开手了吧。”
想到这里,太平公主忍不住把目光转向了武则天。
当乌尤回房之后,她就潜伏在乌尤门外。
如今的杨守文,可不是当初那个雏鹰初啼,从荥阳来到洛阳,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的那个小家伙。总仙会一鸣惊人,已经使得杨守文名动京洛。在这种时候,家里接连发生命案,对杨守文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,他也一定急着了结这案子。
案发之时,李显就在太平禅寺和太平公主参禅。
武则天闻听,凤目中闪过一抹精光。
见李过把小脑袋凑过来,他连忙一把推开他,沉声道:“过公子,别闻,有古怪。”
李显和太平公主就知道,狄仁杰没有说谎。
太平公主顿时愣住了,瞪大了眼睛看着武则天。
狄仁杰笑道:“当初霍献可在新都严刑逼供,令朱待辟惨死狱中。朱待辟之子朱有光为父报仇,于是在铜马陌毒杀霍献可。陛下怜朱有光孝心可嘉,于是就把他偷偷赦免。据老臣知道,那朱有光如今就在碎叶川做事,是唐休璟帐下猛将。”
那张俊俏的脸上,更红的好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。
“还有,你就不觉得那姓庄的县尉的推理,有破绽吗?”
杨守文不置可否,但沈佺期确连连点头。
那么他的第二任主人,便死得极为怪异;到其第三任主人被害,老臣就隐隐有一种感觉,那铜马陌里恐怕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。至于苏之行,同样死得很蹊跷。”
杨存忠忙上前一步道:“阿郎,这是悟空从娜塔的屋中搜到。”
“臭男人,为什么捂着我的嘴。”
“没错,应该就是这样。”
他想要说话,却说不出口。
武则天却忍不住笑了,她连连摇头道:“太平hetushu.com,你想多了。
把纸包交给了窦一郎,杨守文接过了匣子,把盖子打开,眼睛不由得随之一亮。
“那……”
存忠,你去迎一下婶娘,顺便带黑妞和米娘她们去买些柴火回来,再稍待一些酒食。”
“嗯嗯嗯……”
“呃……那就烦劳县尊。”
庄毕凡顿时来了精神,大声道:“咱们先不去计较娜塔为什么要杀死扎布苏……杨公子,这个娜塔力气如何?”
“接连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实在是让人感觉晦气。
可是没多久,他就死了。而死因居然与霍献可非常相似,明显是被人毒杀,凶手至今下落不明。接着第三任主人,老臣记得是天册万岁元年的事情。老臣还记得,他应该是被自己的家奴所杀。那家奴后来逃离洛阳,在剑南道被官府抓获。”
“也许,她存有侥幸之心。”
在昌平时,杨守文可是吃过这梅花针的苦头,所以对梅花针更不会陌生。木匣子里有挡格,可以放置十枚梅花针。不过,匣子只有九枚,空着一个挡格非常明显。
会不会是这样子,娜塔杀死了扎布苏,却被乌尤发现。于是乌尤趁机威胁娜塔,求财亦或者求色。好了,就在乌尤威胁娜塔的时候,被杨公子发现。这也让娜塔感受到了危险,于是对乌尤产生了杀念。她偏说乌尤,让他在房间等她过去。
狄仁杰搔搔头,沉吟片刻后道:“陛下,这铜马陌怨鬼作祟的传说,是从何时开始流传出来?”
“一郎,这从哪里找到的?”
杨守文眼睛一眯,露出沉思之状。
“好啦好啦,案子已经破了,你又何必再给我找麻烦呢?”
李过张口就想要反对,却见杨守文伸手便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“居然会是这样?”
所有的事情几乎都集中到了一起,老臣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也是分身乏术啊。”
“破了吗?”
“我是臭男人,你不也是吗?
杨守文爽朗笑道,窦一郎等人忙齐声响应。
李显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,更露出一抹怒色。
“怎么了?”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