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零九章 什么状况?

黑影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,透过那缝隙向里看去。
从天边,飘来几朵乌云,遮住了月亮。
李过离开之后,杨守文等人就在楼中吃酒。大概是他也很烦闷吧!毕竟家里连续发生事情,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平静。于是,在推杯换盏之中,杨守文便醉了。
平白无故的失踪,不正是她心虚的表现吗?
“宝珠,你去把杨茉莉喊过来,让他把兕子送回房间。”
她借着这光亮,可以清楚看到,在暗门内有一条石阶甬道。
找到了!
如今娜塔失踪了……嗯,在杨氏看来,娜塔就是失踪了!
那黑影行走在曲折的碎石子铺成的石径上,突然停下脚步,抬头看了一眼庭院外的那棵大树。
她呢,则巡视了一圈之后,见家里没什么疏漏,也就返回了房间。
说着,她把酒坛拿起来,顺手递给宝珠。
随着街鼓声响起,洛阳城也随之进入了夜禁。
火折子的光亮很暗,让她难以看清楚里面的情况。
而杨守文则眯起了眼睛,看着宝珠。
杨氏回房之后,宝珠又带着四个波斯女奴把房间清理干净,然后让几个女奴回房睡了。
在火光中,宝珠站在石阶下,露出苦涩笑容。
从腰间取出一个管状物,然后无声捅破了窗纸,把管状物探进屋内,吹出一股红色的烟雾。
听到了杨守文的示警,杨存忠本能后退一步,举起盾牌。
夜色,越来越重。
她没有再犹豫,而是直奔小楼而去。
他看着宝珠,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轻声道:“宝珠,娜塔的尸体被你藏在何处?”
没有火焰,只是微弱的光亮。
就在黑影准备仔细打量密室的时候,从暗门处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黑影松了口气,如果大玉昨日在家的话,说不得会遇到麻烦。
贺知章等人带着酒意离去,只留下一片狼藉。
隐隐约约,可以看到两个彪形大汉倒在地上,好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。
铜马陌就在街鼓声中,陷入了黑暗m.hetushu.com
“宝珠啊,我也有些累了,就先回屋去休息。
她快步走到了客厅一隅,伸手在墙上游走,很快就摸到了墙上的神龛。
杨守文没有回答,而是凝视着宝珠。
门窗紧闭,从外面看去,里面好像没有人。
娜塔逃走后,宝珠就成了这后宅除杨氏之外,权力最大的人。
把楼上解决之后,她取出一根绳索,轻飘飘甩在小楼旁边的树枝上,而后接力腾起,飘然落地。
宝珠看了一眼醉倒在坐榻上的杨守文,轻声道:“阿郎这吃了多少酒,怎醉成这样子?”
可事实就在眼前,从娜塔的房间里搜到了梅花针和用彼岸花,也就是曼陀罗制成的迷魂香,无不证明那个平日里看上去憨厚老实的娜塔,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
谁也无法想到,在这神龛下面,居然会隐藏着一个密室。
“呃?阿郎就这么肯定,我杀了娜塔?”
宝珠脸上,露出了一抹异色。
可是那圆球并没有砸向他,而是摔在了地上。只听蓬的一声轻响,紧跟着一蓬红色的浓烟腾起,迅速弥漫开来。
杨守文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哀色。
如果不是今天司马承祯对杨守文说,客厅里的神龛很别扭,说不定她也不会留意。
客厅里,没有光亮,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。
在一楼门外,她再次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。
说到这里,宝珠停顿一下,轻声道:“伙房后面有一口废弃的枯井,就在柴堆边上。我杀了她之后,就把她丢在里面……正如阿郎说的,我的确是乱了方寸。不仅仅是因为阿郎要推倒这座小楼,也是因为娜塔……一旦她的尸体被发现,奴婢也就无法继续留在铜马陌。其实,如果不是不得已,奴婢真的不想杀死她。”
铜马陌在经过了一日的喧嚣之后,渐渐归于平静。
那她去哪儿了?
杨氏高声喊道,宝珠连忙带着几个波斯女奴去推开窗子。
真的找到了!
她这时候和_图_书,丝毫不像一个杀人凶手,更像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弱女子。
这一天里,发生了太多事情。先是总管乌尤被杀,然后后宅的总管娜塔失踪。而杀死乌尤的人,赫然正是娜塔。甚至,包括之前被害的扎布苏,似乎也死在娜塔的手中。
只是她和她的同伙,此前都没有觉察到这件事。如今终于找到了线索,她自然急不可耐的想要尝试。因为她听到杨守文说,准备在这几天就找人把这小楼推了。
杨茉莉憨憨道:“大阿郎又吐了一回,现在已经睡了。”
黑影看着顺着石阶缓缓走下来的杨守文,把手中的蜡烛扔在地上,慢慢取下了脸上的面巾。
在宅院中,她轻车熟路,犹如一抹幽灵,很快就来到了小楼外面。
一般而言,似这种大户人家的神龛,大都是采用内嵌式,把神龛潜入墙壁之中。当然,也有不少人家会把神龛凸出墙壁。可司马承祯说,小楼的建造格局采用的是八卦格局,按照天地水火风雷木土而成。这如同是一个天然的八卦阵,那神龛建造其中,就如同是镇压了八卦阵图,使得小楼的风水格局也就产生了变化。
小楼里静悄悄的,不见半点光亮。
夜幕,降临。
宝珠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让人心中生出不忍。
黑影心中狂喜,便抬脚迈入暗门,然后顺着那石阶往下走,大约下了二十多阶后,便到了底部。
即便是证据确凿,杨氏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那个憨厚老实的突厥女人,会是那个抢走她女儿的梅娘子的帮手。
不是娜塔?
然后就躲到阴影中,等了大约有一盏茶的光景,这才又走到了门前。
不一会儿,杨茉莉来了。
说着话,他走上前把杨守文就搀扶起来。
大玉不在树上!
他们在铜马陌找了整整六年,几乎把铜马陌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翻过来,却迟迟找不到线索。
这让很多人无法接受,也感到难以置信。
整个铜马陌似乎都笼罩在一片http://www•hetushu.com阴影之中,令人感到压抑。
她从怀中抹出了一个火折子,在墙上一擦,就见火光一闪,火折子的一头便亮起了光亮。
“宝珠,谢谢了!”
宝珠笑了,“好吧,我承认,娜塔的确已经死了。
平日里,杨守文并没有刻意圈禁大玉,而是给了它足够的自由。
杨守文话音未落,就见宝珠猛然抬手,手里飞出一颗圆形球体。
她不懂风水,但却听出了司马承祯的意思。
杨守文则摇摇头,沉声道:“宝珠,不是我好手段,而是你急了……我今天故意露出了要马上拆毁这小楼的意思,让你感觉到了紧迫感,以至于你就乱了方寸。”
卧槽,什么情况?
杨氏苦笑一声,指了指坐榻旁边的酒坛。
……
如今的杨守文,身高六尺。
黑影强按耐住内心的激动,见密室里再也没有什么动静,于是才走了上前。
里面,黑洞洞的。
唉,还真是有些古怪!
宝珠接过了酒坛,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。宝珠不好酒,所以闻到那气味之后,就忍不住颦蹙眉头,把酒坛拎出去后,交给了正在清扫门廊的米娘处置。
没想到啊!
神龛没入墙壁之后,地面一阵轻微的颤抖。
石阶下面,是一间密室。
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警兆,杨守文突然大声喊:“哥奴,小心她,这娘们儿在耍诈。”
杨守文大吃一惊,这尼玛怎么连忍者的玩意儿也跑出来了?这宝珠到底什么来历?
想到这里,黑影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。
甚至,连杨氏也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。
吉达的酒量一直不是太好,与大多数突厥人不同,他不喜欢烈酒,似乎更喜欢葡萄酒。也正是这原因,晚上他只吃了半坛的清平调就吐得稀里哗啦,早早回屋睡了。
她这才松了口气,推开门,闪身没入小楼内,然后反手就把门虚掩上……小楼一楼客厅的面积不小,但空荡荡的,里面没什么家具。她对这小楼,早就已经到了熟悉的不http://www.hetushu.com能再熟悉的地步。哪怕是闭着眼睛,她都能走遍这客厅的每一寸地面。
杨氏示意杨茉莉过去搀扶杨守文,一边问道。
紧跟着,墙壁上扑簌簌灰粉直落,紧跟着就见那神龛下的墙壁,竟然慢慢向下陷入地面。一个高约有一米的暗门,出现在了黑影的眼前。从暗门里,喷出了一股陈腐的气息,令她不由得后退一步,身形猛然蹲下,紧张看着那暗门完全露出。
以前有娜塔在,就不必事事都让宝珠费心。
杨从义在里面,另外还有三个老军。这四个人,一看就知道是从战场上下来的,身上的那股子煞气,根本没有遮掩。黑影向四周看了看,突然间猛走几步,纵身跃起,窜上了紧邻小楼的院墙。而后她不见停顿,在墙头再次跃起,跳到了小楼的屋檐上。两脚落在屋檐上,竟没有发出半点声息。她就好像一只灵猫行走其上,很快就来到窗口。
如果推了小楼的话……
可是黑影却知道,那楼里可是守着四个身手过人的高手。
神龛与八角楼的格局不符,不但不符,而且很有问题。
密室里,顿时变得光亮起来。
“把窗子都打开,散散屋里的酒气。”
各坊坊门都关闭起来,偌大的神都,一下子变得格外安静。
他沉声道:“如果不是你,我都不知道这铜马陌还有如此隐秘存在,着实让我吃惊。
她于是从腰间的布兜里,取出一支蜡烛,就着火折子上的火源,不停吹气,把蜡烛点燃。
她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,眼中甚至闪过了一抹水光。
没办法,谁让她昨晚看到我从外面回来?晌午官府问话的时候,我就觉得她脸色不太正常。后来她还问我,昨晚出去做了什么。我若不杀了她,就会暴露身份。”
而在他的身后,杨守文正弯腰从地上捡起了梅花针,也迈步走进了暗门里。
她双手放在神龛的两边,想了想,猛然发力,把那神龛向墙内一推。
你把房间打扫干净之后,顺便再去前面和图书看看。我看今天大家的情绪都不是很好,说不定会有什么疏漏。今晚你辛苦一下,多费些心,等明日兕子醒了,我再让他去安抚大家。”
一个身高在185左右的雄壮少年,手持盾牌站在暗门内。
他看上去很瘦弱,身体也显得有些单薄,可这体重却不轻,将近150斤左右。150斤,听上去似乎不是很多。杨茉莉的一对铁槌就近一百斤的份量。可这醉死过去的人,搀扶起来会非常麻烦。饶是杨茉莉神力惊人,把杨守文送到卧房后,也气喘吁吁。
日间阿郎明明相信,凶手是娜塔,怎么会猜到了奴婢头上?”
有的时候,它会飞离洛阳,不知道跑去了什么地方。但大体上两三天内,一定会返回。
“阿郎,又如何猜到是奴婢?
把脸上的面巾取下来吧,这个时候,也不必再隐藏下去了。”
她探手从腰间取出一口短刀,从门缝里伸进去,顺着门缝往上抬,只听喀吧一声轻响,门闩断裂。
时间,一点点的流逝。
他一手盾牌,一手举着火把。
“吉达没事吧。”
“喏,足足两升,也不知道这孩子今天是怎地了。”
黑影激灵灵一个寒蝉,立刻转过身来。不过就在她面对暗门的一刹那,十数抹寒光便脱手飞出。只听叮当一连串的声响传来,那十几支梅花针都落在了盾牌上。
远远看去,整个铜马陌都不见灯火,黑漆漆的,在夜色中宛如匍匐在漕渠畔的猛兽。
当寅时将至,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后宅中。
嘎吱吱,一阵让人感觉牙齿发酸的刺耳声音传来,她发现神龛竟然真的被她推动了。
杨氏一边收拾,一边冲着宝珠喊道。
“没想到这小楼里,还真的是另有乾坤啊。”
“阿郎果然好手段!”
伴随着杨守文这一句话,暗门外有出现了几个人影。
悟空四兄弟今晚分做三班,沙和尚和小白龙在二楼守护青奴和郑虔,悟空留在杨守文的身边。而八戒和小金,进了杨氏的房间里,负责守护杨氏和一月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