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一十七章 朝天阙(七)

他一边想着,一边和屋恩奇来到前院。就见那客厅门前的廊下蹲着一个青年,看到杨守文,青年连忙起身,快步迎上前来,向杨守文躬身一揖:“费富贵拜见阿郎。”
上官婉儿掀起了车帘,露出那种娇俏面容,嗔怪道:“你能帮我什么?不给我找麻烦就足够了。”
这,也让杨守文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。
说完,她犹豫一下,又轻声道:“不过你最近一些时日,尽量少和过公子接触。”
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!
“啊?”
“老和尚自己修行不够,怪不得别人。”
对于幼娘,杨守文从未有片刻忘却。
那梅娘子擅长易容,变幻万千,很难查找。
杨守文下马,恭送上官婉儿的车仗离去。
在别人看来,能够被武则天召见,并且安排住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,会无比高兴。
她笑着摇摇头,沉声道:“你浑噩十数载,文宣……你父亲又想要隐姓埋名,自然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你。裴宪公就是幽州都督裴行俭,也是河东四姓之一,闻喜裴氏族人。
上官婉儿哭笑不得,又不知道如何指责。
但随即,便失去了她的踪迹,至今下落不明。至于那宝珠,其实算不得梅娘子的亲传弟子,好像是梅娘子早年http://m.hetushu.com间在庭州收的记名弟子,两人的关系并不很亲密。
把大金在马厩里安置妥当,杨守文准备去后宅。
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。”
“本来就是嘛,把我招来神都之后就扔在铜马陌不管不问。想起来把我唤去总仙会,想不起来连一点奖赏都没有。姑姑,洛阳居大不易!这也就罢了,连我和什么人做朋友都要管吗?若是这样,呆在神都又有什么乐趣,不如早点让我离开。”
若那跋陀罗修得三藏秘法,讲究心如明镜,古井不波。
你这老娘们儿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!
上官婉儿露出疑惑之色,但旋即释然。
杨守文笑着回答道:“他自以为佛法精深,实则连身如明镜的地步都未曾达到。若不然,我那一句话也不至于让他口吐鲜血。我估计,他苦修多年的三藏秘法境界也会随之降低,到时候姑姑再请那义净法师出手,定能杀他个屁股尿流。”
我的仆从?
杨守文听了哈哈大笑,“姑姑,我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头坐。
说到这里,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。
他这性子……
“青之慎言。”
……
杨守文一脸愕然之色,“圣人终于要见我了吗?m.hetushu•com我都以为她已经把我给忘记了呢。”
但是这人情世故,却还要加强才好。回头我会让人把一些勋贵世家的资料给你送去,你好好看一看。裴家那边,我会派人监视。但最好还是你能与裴家多多走动。”
文宣!
杨守文一听这话,顿时有些恼了。
上官婉儿突然觉得,杨守文实在不适合继续留在神都。
没听她刚才称呼老爹做什么?
杨守文在府门外下马,牵着大金走进了家中。
“侄儿谨记姑姑教诲。”
“圣人,管的太多了。”
上官婉儿忍不住笑了,轻声道:“好好的水陆大会,却被你说的如此庸俗不堪,也不怕佛祖怪罪吗?”
“你连裴宪公都不知道?”
广化寺山脚下,上官婉儿登上了马车。
说完,他甩袖转身,随着上官婉儿走出了广化寺山门。
上官婉儿的眼中流露出宠溺之色,笑骂一句后,脸上笑容旋即隐去。
杨守文在马上欠身答谢,上官婉儿旋即放下了车帘。
据我手下密探回报,梅娘子在年初时曾在郑州出现。
“胡说八道!”上官婉儿道:“你道圣人和你一样,整日里无所事事吗?”
他带着杨存忠在桥头长出一口气,而后牵着马,沿着长夏门外大街,和*图*书缓缓行去。
但杨守文明显没有那些功利的想法,所谓无欲则刚,大体上就是杨守文现在的状态。
可是,一想到杨守文要离开洛阳,自己和那个人唯一的一道联系也将会随之中断,上官婉儿的心里面又觉得塞塞的,很不舒服。一时间,她变得沉默了,一言不发。
一行人返回洛阳之后,上官婉儿要前往上阳宫呈报武则天,在分别的时候,她再次叮嘱杨守文道:“青之,以后说话一定要小心,另外记得我和你说的事情……梅娘子的事,你不必担心,我会为你想办法打探。这两天,千万别再出事端。”
“圣人会觉得不喜。”
倒是她曾经做客于许多勋贵府上,并与许多名士交好。据我所知,梅娘子的丈夫公孙奕曾经是裴宪公座上客,与裴宪公交情莫逆。裴宪公死后,梅娘子还专程代公孙奕前往裴府祭拜……我想如果你要查找梅娘子,最好是从裴家身边着手。”
“你……”
那是老爹的表字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称呼。
杨守文一愣,我哪儿有什么仆从!我的仆从,不都在府中吗?
若没有关系的话,她怎可能称呼老爹的表字呢?哼哼,老爹你浓眉大眼的,居然……
这小子口无遮拦,万一那句话得罪了和_图_书武则天,到时候她想要解救帮忙,怕都困难。
上官婉儿话语中,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意。
……
杨存忠牵着大金上来,杨守文搬鞍认镫上马。
“裴宪公是谁?”
他转身,微风拂动白裳猎猎,衣袂飞扬。
这也让杨守文很感动,并且更加确定,上官婉儿和自家老爹之间,一定有猫腻。
杨守文此时已经走到了山门前,听到若那跋陀罗的喊声,停下脚步。
可我见什么人,和什么人做朋友你也要管吗?
“你这小子,满嘴的歪理。”
你不想我做你孙女婿,正好我也懒得做。
只是这梅娘子的行踪太过于诡异,甚至许多人知道她的名字,却不知道她真正的样貌。这样一来,也增加了不小的难度。杨守文也不清楚,应该从何处着手寻找。
裴行俭,杨守文倒是知道。
心中有佛,便处处都是灵山。嘴巴上虔诚的人,未必真的佛法高深,佛祖会保佑我的。”
可是在这一刻,多年修持的佛法心境,似乎出现了一道道裂痕,伴随着他哇的一口鲜血喷出,那古井不波的心境顿时荡漾开来,变得波涛汹涌。他坐在地上,呆呆看着杨守文的背影,突然间站起身走出天王殿,大声道:“还未请教居士大名?”
不过,裴行俭已经死hetushu.com去多年,也不知道梅娘子和裴家还有没有联系。但总要尝试一下,万一呢?
回到铜马陌,已经是正午时分。
“侄儿记得了。”
“姑姑,你怎么了?”
青之,你文采风流,足矣称道。
“哦?需要我帮忙吗?”
“青之,好手段。”
看起来,只能暂时依靠上官婉儿,通过小鸾台查找对方的下落了!
“为什么?”
“青之,你要做好准备,恐怕用不得太久,圣人就会召见与你。”
那是自李靖之后,初唐时期的名将。
离开好,也许离开洛阳,会更加安全。
屋恩奇这时候却迎上来,躬身行礼道:“阿郎,外面有人求见,说是阿郎的仆从。”
和裴家结交?
“呸!”
把我招进洛阳,然后不管不问。幸亏我身上有些钱财,不然的话连生活都成问题。
“对了,你让我帮你打听梅娘子的下落,我已动用了小鸾台的力量,却没有任何线索。
杨守文躬身一礼,笑着说道:“在下荥阳杨青之。”
这洛阳虽然繁华,却不是大金可以驰骋的地方。有时候杨守文就觉得,大金跟着他来到洛阳,实在是委屈了它。所以,每次他出门,都会亲自为大金套上鞍镫,并且亲自把它牵出来,然后再亲自把它送进马厩里,也算是弥补一些愧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