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一十八章 朝天阙(八)

他不想做一辈子的梁上君子,也不想让自己的后代像他一样,继续做梁上君子。虽然他连自己老婆有没有出生都不知道,可他却不得不去考虑。这恐怕也是华夏人骨子里的一种精神寄托,希望让后辈人越来越好。所以在被发配去了幽州之后,费富贵很努力的提升自己,想要多学几门技艺,以期望将来有个好前程。
太平公主闻听笑了,看着李旦,一双凤目中闪过一抹异色。
太平公主转身,看了一眼身后的李旦四人。
归义坊,太平禅寺。
杨守文则招手让屋恩奇过来,指着费富贵道:“让他和杨丑儿住邻居,一应所需,你只管安排。”
但四千万贯的黄金的消息,已经开始在朝中流传。所有人都清楚,这么一大笔财富,任何个人都无法私吞下来。但如何找到这四千万贯黄金,就成为所有人关心的重点。
说着话,他手腕一翻,掌心便出现了一口三寸小刀,笑着说:“管长史还教了小人一手掌心刀,小人和*图*书也练得有些火候,相信可以为阿郎排忧解难。”
“五十万铤黄金,惹人眼红。
距离元文都的笔记被发现,已经过去了五日。
嘴角微微一翘,他点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留下来吧。”
若是李显,绝不能似李旦这样,静静等待。
“回禀阿郎,小人这狗腿已经无碍了。”
杨守文对他很放心,源于他对管虎的信任。管虎做了一辈子的密探,什么人该什么心性,他一眼能够看出。如今,管虎既然把费富贵派过来,也说明费富贵经过了管虎的考验。
“你的邻居,名叫杨丑儿。”杨守文压低了声音道:“他是洛阳的地头蛇,精通缩骨功,且水性高明。我虽收留了他,但是对他并不放心。人心隔肚皮,我也揣测不出他真实想法。我要你盯着他,默默观察他,然后把你对他的感官告诉我。”
费富贵闻听,连忙道:“阿郎放心,小人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唐时,人重信www.hetushu.com诺。
佛堂中,回荡着木鱼声响。
而李显的几个孩子,皇太孙李重润口无遮拦;李重福好夸夸其谈;李重俊倒是一个人才,只是性格有些莽撞。至于李显的小儿子李重茂,年纪太小,不足以评论。
“小人在。”
并州大都督张仁愿接连几封奏疏,恳请朝廷在黄河北岸修筑三座首尾相应的受降城,以断绝突厥南侵之路。从战略上而言,三座受降城若能修建成功,将会极大程度的影响突厥的发展,甚至很可能一举破坏默啜扩张的节奏,对突厥形成压制。
费富贵亦步亦趋,跟在杨守文的身后,显得小心翼翼。
伴随着一声磬音,梵音消失。
从市井中走出来的小人物,心思灵巧的紧。
这并不是因为她与李旦风雨同舟渡过了八年风雨,更因为她知道,李旦心性坚强,性格坚韧,善于隐忍,同时又果敢决断。这所有的品性,加在一起绝对比李显那种优柔寡断的性子要强百倍。作为哥哥,和图书李显是一个好兄长;但作为帝王,李显绝非帝王之才。只不过,李显性子柔和,也是武则天挑选他的主要原因。
费富贵当时答应要为杨守文效力,哪怕杨守文都快忘了,可他却没有忘记。
三个少年,大的看上去约十八九岁的模样,小的约有十四五岁的样子。
可三座受降城的花费巨大,一旦开工,必然是兴师动众,劳民伤财。
“八哥倒是好心性。”
杨守文看着他,上上下下打量,而后拍了拍费富贵的肩膀。
……
“请阿郎吩咐。”
不是他贪财,可是他很清楚,若有这四千万贯的黄金打底,则国库必将充盈,不至于似现在这样棘手。如今,每年用于安抚平稳河北道的花费,如同流水一样。还不能断了,否则就会前功尽弃。同时,突厥默啜更是在塞外秣兵厉马,虎视眈眈。
李旦迈步走进佛堂,就见太平公主跪坐佛前,正闭目念佛。
母亲已经决定派人追查,但究竟派谁前去,却争执不休……我那府上也是hetushu.com吵闹的厉害,所以只好到你这里躲个清静。”
五日来,武则天一直保持着沉默,狄仁杰似乎也忘记了此事。
“腿怎么样了?”
费富贵心中大喜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国库空虚,哪怕是朝中有识之士都明白,这是一件好事,却由于缺乏钱粮,而不得不予以反对。如果,如果有这四千万贯的黄金,那许多问题也都会迎刃而解。
“八郎,还是不死心吗?”
李旦笑道:“太平倒是悠闲,却不知这外面可是乱成了一锅粥。”
相比之下,李旦的几个孩子,却显得不一般。
杨守文从他的眼中,看出了一种小人物的野心。
杨守文背着手,走上了门廊。
他也不急,扭头示意跟在他身后的三个少年不要吵闹,而后撩衣在蒲团上坐下来。
“多谢阿郎!”
凤阁侍郎姚崇,数次拜访狄仁杰,想要打探口风。
当时杨守文看他可怜,于是向敬晖求情,把他发配到了幽州。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来了。
相对而言,杨丑儿虽然也和_图_书投靠了他,可终究不是那么让人放心。
“你既然来了,那我有个活儿交给你。”
“富贵,你怎么来了?”
如此一来,并州需要加强防务。
费富贵连忙道:“回阿郎的话,管长史听说阿郎进了神都,担心阿郎身边不够差遣的人,所以就消了小人的案底,命小人前来投奔。阿郎当初曾对小人说过,会给小人一个前程。如今小人来了,还望阿郎收留,小人愿为阿郎效犬马之劳。”
依稀记得,这费富贵有一手飞檐走壁的绝学。
费富贵,那个在平棘因为偷盗,被牵扯进一桩命案之中的小偷。
太平公主说着,又朝李旦身后的三个少年点点头。
“喏!”
杨守文几乎快忘了这件事,没想到这费富贵居然找上门来,也让他多少感到吃惊。
当初一句随口的话,却被费富贵记在了心里。
“富贵!”
她心里不由得叹息一声,其实在她的心里,最适合为太子的人绝不是李显,而是李旦。
三人也非常乖巧,静静在李旦身后坐下。
“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