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二十章 朝天阙(十)

“老子打死也不会叫你叔父的,你这辈子都别想。”
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,喜烈酒,好任侠;而京洛以及中原之地,则是诗书天下,喜欢醇酒,对于太烈的酒则略有排斥。这就和后世的南北方地域文化相似,最初南方人也不喜欢烈酒,可是随之时代发展,烈酒才开始在南方流行起来。
杨守文从没有听杨承烈说过关于祖父杨大方的事情,如今突然跑出来了一位叔祖,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果然是这样!
河北道,按照先秦时期的说法,属燕赵之地。
杨承烈打得什么主意,杨守文能猜出一个大概。不过,他还是走出了门庑,一步一顿朝客厅走去。杨承烈看到杨守文,顿时眼睛一亮,紧走两步上前,然后又停住了脚步,站在门廊的边缘,两手背在身后,摆出了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。
这中年人看上去,似乎和老爹的年纪差不多嘛。
那是鹿未玖根据祖传秘法酿造出来的酒,更近似于黄酒和_图_书,与蒸馏过的清平调完全不同。按照老爹的说法,荥阳人喜欢鹿门春,而幽州与河北道,则清平调更受欢迎。
反正杨守文是一阵恶寒,脸上堆满了疑惑表情。
老人也笑了,指着杨承烈道:“文宣,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。”
所以,清平调想要在京洛地区推广,需要一个过程,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事情。
但是,感觉真的好羞耻啊!
叔祖?
杨守文随着杨承烈一路来到客厅,就见这客厅里,端坐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。
“是啊阿翁,杨文宣又欺负我。”
他带着杨守文先走到那老人面前,躬身一揖道:“张公,这就是青之。
杨承烈正在客厅门口大声喊道:“兕子,兕子,快出来,老爹我来了!”
青之,快来见过你叔祖。”
老人这么说了,杨守文也就不再为难。
杨承烈道:“张公是你祖父的好友,只是多年未曾联系。
杨守和图书文有点发懵,老爹不是说好了留在荥阳,从此纵情山水,一心一意努力赚钱吗?
在铜马陌,能够被称作大阿郎的人,也只可能是杨承烈了。
听到杨承烈这么说,那张黑脸顿时变成了酱紫色,看着杨承烈的目光,也带着杀气。
杨守文顿时愣住了,那就是爷爷那一辈儿的人喽?
杨守文大脑有些宕机,没反应过来。
这两人的关系似乎很复杂,不过杨守文倒是大概齐猜出了一个端倪。
这神都不是昌平,也不是荥阳。这是天下中枢,虽繁华热闹,处处黄金,却又布满了杀机。杨承烈相信杨守文能撑过来,可是他在荥阳,依旧是夜夜辗转难寐。
没等他把话说完,杨承烈已经一把拉住了他,而后用力给了杨守文一个充满了父爱的拥抱。
杨承烈之前还在信里信誓旦旦的表示:要为清平调的推广鞠躬尽瘁!
一别一个多月,虽有书信来往,杨承烈依旧是放心不下。
只是他唤了一声‘九和*图*书哥’之后,却听到杨承烈哈哈大笑,“九郎,快叫我叔父。”
老人道:“青之不必为难,论辈分,你唤子敬一声九哥也很正常。你别看你九哥现在这副模样,这一路上他对你可是夸赞不止,还说找机会要与你痛饮三百杯呢。”
杨承烈听到‘四哥’两字,脸上露出了尴尬表情。
“呃……”
说完,他又一指老人身边的中年人。
杨守文连忙客气。
说着话,他拉着杨守文的手道:“来来来,我带你去见一位长辈。”
杨守文顿时手足无措,有些张不开嘴。
什么意思?
杨守文忍不住笑了,忙紧走两步,来到了杨承烈身前。
那中年人生的结实魁梧,身材不是很高,大约在175左右的中等模样。
但他的精神看上去很矍铄,坐在那里,透着一股子莫名的威严气息,眼中却流露出一抹慈祥笑意。
我在荆州,便听说了你的名字,没想到居然是大方贤弟的孙儿,真是让我吃惊不小呢。”
不过,www•hetushu.com他为了不给老爹丢脸,他还是恭恭敬敬向那老人一揖到地。
“父亲……”
你可以想象,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卖萌是什么样子吗?
可这一转眼,他怎么来到了神都?
根据他对老爹的了解,他这样子大喊大叫,绝对不是他一个人过来。
什么状况,怎么还有个‘四哥’?
“九哥!”
“好了文宣,不要再逗九郎了,你们从荥阳斗到洛阳,已经斗了一路,就不觉得累吗?”
在他下首,还有一个年纪看上去和杨承烈差不多大小,但似乎比杨承烈要小一些的中年男子。当杨承烈走进来时,那中年人站起身来,反倒是那老人稳如泰山。
走进客厅,杨承烈明显变得端庄稳重很多。
而这时候,杨承烈似乎已经平息了心情,然后是一脸灿烂笑容道:“臭小子,又长高了。”
“啊?”
杨守文心里暗道一声,心想:我就不该对老爹心存什么幻想。
不过,他看得出来,杨承烈很开心,也很高兴。不知道,他这和-图-书次又要让我见什么人。
杨守文前世,作为一个北方人,却屡屡被南方人灌得人事不省。
“臭小子,待会儿记得要给我长脸,听明白没有?”
他这次奉旨前来神都,途经荥阳和我说起了你。所以这一来神都,就过来看你。”
杨守文已经走到了门庑,可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,却不禁脚下一顿,脸上露出苦色。
“快叫九哥。”
杨守文感受到了老爹心中的激动,也用力搂抱了老爹。
杨守文心里疑惑,但还是匆匆忙跑到了前院。
老人看上去,少说也有七十靠上,须发花白。
此刻,前院有些混乱。
“青之快快起来,总仙会一鸣惊人,谪仙人横空出世。
杨守文能感觉得出来,老爹身子有些颤抖。
“杨文宣,你给我等着……我会告诉四哥,到时候让他找你麻烦。”
你这样炫耀儿子,会没有朋友的,知不知道?
你要不要这样子啊!
九郎咬牙切齿,瞪着杨承烈。
前几日,杨承烈还派人送来了新酿的鹿门春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