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二十四章 无愧于心

“上车,别在那里丢人。”
“干什么?”
至于那部剧中有多少演义的成分,但明崇俨这个人,杨守文却记忆深刻。
杨守文记不清楚,只依稀记得是港台剧。
杨守文愣了一下,一时间沉默无语。
没想到老爹居然是明崇俨的学生,怪不得武则天见到他非但不说武承嗣儿子的事情,反而在言语中流露出了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宠爱。老爹,这藏得可够深的啊!
杨承烈钻进车厢,掀起车帘怒斥。
如果不是李元芳发狠,迫使昌黎豆卢家调动兵马,只怕此时幽州的战乱仍未平息。
昨日他二人驾鹤歌舞,还被武则天狠狠的夸赞了一顿。
后世的影视剧中似乎曾说过,明崇俨是武则天早年的情人,好像还有说法是青梅竹马。后来明崇俨学道,并一直在暗中保护武则天,才使得武则天渡过了重重危机。
明崇俨,明崇俨……
檀州刺史则对慕容玄崱的入寇,视而不见。
他怎体会不出武则天心里的愤怒,但是答应不答应,却让他有些踌躇。
高延福左右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,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道:“圣人在观风殿考校杨青之父子,看样子对他父子非常喜爱。五郎和六郎来的不是时候,以至于触怒了圣人。”
不过,奴婢倒是听说,圣人可能想要杨青之去找出那四千万贯黄金,故而才出题考校。”
武则天见此,不禁露出失望之色,转身扶着石栏,看着空荡荡的观风殿广场,幽幽一声叹息。
就拿去年突厥入侵河北道的事情来说,让武则天伤透了心。
过去十七年,我未能完成明师嘱托,也未能帮助圣人分担忧愁。可是现在,我必须回来。圣人心里很苦,若连我都弃她而去的话,她一定会很难过。而我,则会愧对明师。”
孙彦高、唐波若以及慕容玄崱不提也罢,当战乱发生的时候,右武威将军沙叱忠义率天兵道十万大军行军缓慢,右羽林卫大将军阎敬容则是按兵不动。张仁愿孤掌难鸣,武重规空有和_图_书天兵道大总管的权力,却无法掌控全局,更调动不得兵马。
你有师爷的托付,更有圣人的信任。不回来,你会愧疚终生;回来,了不起鱼死网破。以后的事情,不必考虑太多。俗话说得好,车到山前必有路,怕个什么?”
“好了,圣人已经乏了,两位请回吧。”
这一番话,杨承烈也是想了许久,才说出口来。
杨守文有样学样,然后也追上了杨承烈。
“金商应律,玉斗西建。嘉旬雨之时晴,叶秋成而适愿。试用步闾里,询黎献。皇风演溢,歌且听于升平;圣泽汪洋,颂不闻于胥愿……瞻上阳之宫阙兮,胜仙家之福庭。望中岳之林岭兮,似天台之翠屏。宜其回銮舆兮检玉牒,朝千官兮御百灵。使西宾之夸少弭,东人之思攸宁。不亦盛哉!客有感阳舒,咏乐只。挥毫翰,独徙倚。愿得采于刍荛,终期拾乎青紫。”
……
以武则天刚强的性子,说出这样的话,已经算是极致。
许久,他低声道:“若父亲想回来,就回来吧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丝竹声戛然而止,张易之兄弟坐在纸鹤上,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。
杨守文朝杨承烈看了一眼,杨承烈则躬身朝后殿一揖,便随着上官婉儿往外走去。
片刻后,杨承烈轻声道:“我老师名叫明崇俨,你可听说过?”
明崇俨?
车厢里的光线昏暗,但是杨守文却能看得清楚,杨承烈那双眸子,闪烁的光亮。
好还是不好?满意还是不满意?
杨承烈顿时苦笑,跟在武则天身后没说话,却又下意识的朝旁边看了一眼。那大殿门的一旁,站着上官婉儿。她也看着杨承烈,只是没想到杨承烈会突然看她。
杨承烈沉默了!
武则天含笑听完了杨守文这篇赋文,然后哈哈大笑。
“我是担心你。”
没想到我杨承烈活了四十多年,到头来却被你个臭小子开解……没错,怕他个甚!”
张易之塞给了高延福一块金饼,笑道:“原来是扰了圣hetushu.com人公干,倒是我兄弟的错,有劳阿耶了。对了,圣人找杨青之父子来,有什么事情吗?若重要,就不用说了。”
张易之闻听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“嗯?”
“你不用管,我自有安排。
张易之好一些,跑得飞快。
可我帮不得她什么,只能尽力为她分担忧愁。一旦……可能你也会受到连累。”
而对外,圣人则宣称我是受情敌迫害,不得已才离开了长安……这下子,你懂了?”
两兄弟原本是衣袂飘飘,恍若仙人。可是在一顿大棒的招呼下,却变得惶惶如丧家之犬般狼狈。
观风殿内,上官婉儿把杨守文写好的《洛川晴望赋》呈现到了武则天的面前。
“明师乃平原世族,世代在南朝为官,是南朝梁国子祭酒明公五世孙,其父是豫州刺史明恪。我八岁时,明公偶然间路过弘农,收我做弟子,并教导了我三年。
“我?”杨守文笑得更灿烂了,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?
“五哥,你说这算什么事情嘛。”
“我是你爹,用得着什么都要向你报告吗?”杨承烈突然发怒,吓得杨守文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上官婉儿今天是彻底忘了杨守文的存在,叮嘱了杨承烈一声之后,便退到了旁边。
“没什么,只是让我记得老师忌日。”
她只知道,在未确立李显太子之位之前,狄仁杰迟迟不肯领兵。直到她答应立下李显之后,狄仁杰才出兵征伐。同时,连招募兵卒,也是打着太子李显的旗号。
“臣遵旨。”
“你的老师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杨承烈也连忙收回目光,跟着武则天便走进观风大殿之中……
未来的走向,他很清楚。
高延福已经命人,把张易之兄弟赶出观风门。
河北道平静下来以后,武则天做出一副不理政事的模样,也是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。
杨承烈突然间大笑起来,“没错,大丈夫生于世间当无愧于心。
武则天一怔,旋即笑了。
上官婉儿上前一步,轻声道:“车和_图_书仗已经准备好,在观风门外等候,我送二位出去。”
杨承烈深吸一口气,“明师曾对我说过,要我好好辅佐圣人。
杨承烈轻声道:“圣人要罪臣回来,罪臣自然欢喜。可是有一点,如果陛下不再打理朝政的时候,罪臣就会辞官离去。罪臣是为圣人效力,却不为李家分忧。”
武则天不知道。
对,就是这个明崇俨。
杨承烈似乎很纠结,半晌后轻声道:“我能感觉得出来,圣人身边连一个能够托付的人都没有。她很孤单,也很苦闷。她对我说,要我回来帮她,我答应了。”
杨承烈深吸一口气,“圣人终究老了,若早十年,我会毫不犹豫。可是现在,我却有些担心。圣人如今已经有些压制不住朝堂上的那些人,否则也不会向我开口。
而张昌宗则跨骑着纸鹤盘旋,好像要破空而去……
“呵呵呵!哈哈哈哈!”
嗯,是那部影视剧?
“我必须回来。”
就连后来督战河北的河北兵马副元帅狄仁杰,是否真心为她效力?
“文宣,看起来你家这小家伙,还是不肯服输呢。”
就在这时,从观风殿中传来高延福的声音,“启禀圣人,一炷香已经燃尽,杨守文奉旨作出洛川晴望赋,请圣人品鉴。”
杨承烈如果在这个时候回来,而且是旗帜鲜明帮助武则天。
杨承烈一只脚上了车,另一只脚正要用力,就听杨守文道:“姑姑,虽然你今天不搭理我,但我还是要与你道别。下次再见的时候,请留意一下,我还在这边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家父临终前,曾说过:此生不得再为李家效力。”
可张昌宗却显得凄惨很多,一个不留神还被打了一棍,走路时一瘸一拐。
“圣人要我回来。”
这篇《洛川晴望赋》出自白乐天白居易之手,其中更不泛对皇家的歌颂之言。
顺便,你再通知宋之问和卢藏用,让他二人过来见我,我有事情想要向他们请教。”
他连忙又塞了两块金饼给高延福,才告辞离去。
和-图-书像一下子轻松许多,武则天脸上的笑容更盛。
“什么?”
……
张昌宗忍不住破口大骂,却被张易之一把拦住。
武则天年纪大了,却不代表她真的糊涂。
杨守文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不由得一怔,感觉非常耳熟。
我能与你母亲结合,也亏得明师居中牵线搭桥。
武则天的眼中,闪烁着一抹喜色。
关键时候,她手中竟然连一支可以调动的兵马都没有!
腿蓦地一软,杨承烈险些一头栽在车上。
杨承烈甚至能够听得出来,武则天言语中所流露出的不甘和愤怒。万岁通天元年以及圣历元年两次叛乱,着实让武则天心灰意冷。她发现,那些被她一手提拔起来的大臣们,在发生变故的时候,从来没有和她真正一条心,总是貌合神离。
杨守文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文章拿来应对,可要他认输,他却不太愿意。输给谁都可以,就是不想在武则天面前低头。只是这通篇阿谀之词,当上官婉儿诵读的时候,他也不由得有些脸红。不过,又算得什么?我这叫人在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!
虽然记不得是具体那一年,但他却记得,武则天最终还是被人给逼退下来,没多久便郁郁而终。
“杨奉宸,圣人说别忘了明公忌日。”
父亲,你现在是在完成一个男人的承诺。将来……咱们了不起一走了之。隐姓埋名而已,实在不行咱们去北庭,投奔盖二郎。反正不管怎么样,都少不得一口吃的。关键是父亲要无愧于心,否则的话,看你后半生愁眉苦脸,我也不舒服。”
燕州刺史见昌平告破,却推三阻四。
这上阳宫,除了少数几个地方之外,没有他二人进不去的地方。就连这观风殿,他们也是出入自由,基本上没有敢阻拦。今天他二人本打算给武则天来一个惊喜,可没想到被武则天赶出了观风门,也让兄弟二人有一种颜面尽失的感受。
杨守文撇了撇嘴也跟着上去,车帘放下之后,他立刻闻到:“父亲,圣人和你说了什么?”
和_图_书“父亲,大丈夫做事,不要瞻前顾后。
这就结束了吗?
高延福摇摇头,“五郎,非是奴婢不肯说,确实是不清楚。
上官婉儿则满脸通红,瞪了杨守文一眼,便转身离去。
杨承烈那见过这种场面,露出疑惑之色。而武则天的脸上,则笼罩一层青色,突然一拍石栏,厉声喝道:“这里是观风殿,不是宜男院、丽景台,谁准许他们在此放肆?”
那结果……
“既然如此,那就回来嘛。”
“父亲,你真要回来吗?”
杨守文突然间露出恍然之色,终于想起来这明崇俨是何许人。
张昌宗和张易之离开观风门,路上忍不住牢骚起来。
杨守文听完了杨承烈的话,笑了。
她转过身,看着杨承烈,低声道:“朕就知道,文宣不会负朕,更不会辜负你老师。”
就在这时,从观风门外走来一队人,为首的赫然正是张易之、张昌宗兄弟。他兄弟二人一袭白衫,跨坐两只纸鹤上,在丝竹声中缓缓行进,飘飘然若仙人下凡。
若非明师,以你母亲那等绝代风华,又怎可能看得上我这种人?只可惜明师在凤仪四年被害,凶手至今下落不明。我之所以能以十八岁成为奉宸备身,也是得明师推荐。明师死后,圣人担心害死明师的凶手找我麻烦,就让我去了均州躲避。
“杨青之,又是杨青之,难不成他还想父子一起……”
张易之却笑了,“六郎,你去告诉九郎,就说让他选出精干之人,到时候我有用处。”
杨守文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,再扭头看向杨承烈,却见杨承烈一脸嫌弃。
杨守文靠着车厢上,心思也有些混乱。
“兕子。”
不是他想要讨好武则天,而是父命难违。
那张易之手持一支竹笛,吹奏出曼妙乐曲。
她站起身,也不理杨承烈和杨守文父子,转身便往后殿径自走去。
两双目光相触,上官婉儿顿时心砰砰跳,下意识低下头。
“高司宫,圣人这是怎么了?”
他强按耐怒火,恶狠狠问道。
什么意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