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弘农杨氏(上)

“粑粑……噗!”
咸阳郭氏不求郭勋入仕,只求郭勋能够在士林之中站住脚。
却不知道这人情用一次便薄一分,你让我帮忙我就帮忙……呵呵,吕先生,我很没有面子的。”
只是没等他走出客厅,就见眼前人影晃动,那郭十六如同鬼魅一般就拦住了他的去路,扑通跪在他面前,蓬蓬蓬不停以头触地,更嘶声道:“求杨公子救我家公子。”
但‘商’字一沾,哪有那么容易摆脱。虽然郭家花钱也买了一些官位,家中也有不少人在朝中为官,可究其根基,还是非常薄弱,更难免会成为他人口中笑柄。
郭十六很真诚,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,额头都破了,血淋淋煞是吓人。
牡丹的艳、傲、芬芳莫不包含其中,更有一种超然群芳的孤高。只凭这首诗,杨守文就觉得郭十六能够在唐诗里占一席之地。而他刚才鬼魅拦阻,却显示出了不同寻常的身手。以杨守文的身手,竟然没有觉察到郭十六是如何拦在他的身前。
文武双全,又懂得忠义,是个人才啊!
除了杨守文之外,他也不知道该找谁来帮忙。
他扭头对那捧剑仆郭十六道:“十六,别再费口舌了,咱们先回去,再想其他办法。http://m•hetushu.com
郭勋,是郭家隆重推出的一个读书人。
“杨丑儿!”
很快的,他就被当朝一位贵胄公子看重,并且招揽到了身边。
而是这一手功夫,的确不错。
“这个……”
郭四郎在总仙会上,以一首题牡丹而一鸣惊人。
“啊?”
“郭四郎无自知之明,他遭罪,他倒霉,是他咎由自取,与我何干?”
咸阳郭氏也是隋以来而崛起的商贾之家,虽算不上富可敌国,却也是家财万贯。
她怀抱一月,身后跟着八戒,脸上露出嗔怪之色,轻声道:“兕子,想什么呢?怎么魂不守舍。”
吕程志一边说,一边拖着那郭十六走。
他是真的要绝望了啊!
可十六太可怜,我倒不是看在郭勋的面上,而是见十六忠义淳朴,所以思来想去,也只有请青之你出面。以青之如今在洛阳的声望,说不得对方也要给些面子。”
对方以酒席宴上的鹧鸪乐为题,作鹧鸪词,让郭四郎唱和。
“十六,别说了,咱们今天不该来麻烦杨公子。”
不过,在这个时代,即便家里再富有,终究逃不过那个‘商’字。
但不得不说,那个郭十六倒是很不错!
虽然只是第一次m•hetushu•com见面,杨守文对郭十六的感官很好。刚才他磕头求情的时候,情真意切,绝非作伪,是个忠义之人。会作诗,文采不错。当日总仙会上那首《题牡丹》确实不错,时至今日,杨守文也没有忘记,并且时时会在私下诵读品晚。
“好了,言尽于此,我还有事,屋恩奇,送客!”
一月看到杨守文,立刻咿呀咿呀的叫喊,并且伸出手来。
一种芳菲出后庭,却输桃李得佳名。谁能为向天人说,从此移根近太清。
“你这人好没有道理,我与你家公子又不认识,为什么要救他?”
“杨公子,是吕某冒失了,得罪之处还请原谅。”
杨守文目送他二人走出大门,却没有开口挽留。
“粑粑!”
费富贵和杨丑儿领命而去,杨守文则站在客厅门口呆愣片刻,摇摇头便转身离开。
他站起身,沉声道:“吕先生,让我把话说明白吧……如果是我的朋友,或者我的仆从在外面惹了麻烦,我都会出手相助。可你一非我的朋友,二也不是我的仆从。咱们的交情,远不到我为你出面的哪一步,我又何必给自己找这个麻烦?”
吕程志说完,看着杨守文。
倒不是说郭十六胜过他,如果和_图_书搏杀的话,杨守文自认不会落败。
可是你也知道,郭四郎不学无术,哪里会唱和?如此一来,也就折了那贵公子颜面。那贵公子丢了脸面,郭四郎自然也不会好过,被抓进了府中,如今生死不知。”
“你找不到门路,便要求我。
口水溅在杨守文的脸上,可是他却全然不绝,呆愣愣抱着一月,有些不知所措。
可惜,是别人家的!
再说了,那郭四郎自己找死,与他又有什么关系?他和郭四郎素昧平生,更不值得为这么一个人,去给自己招惹麻烦。哼,如果那吕程志愿意投效,则是另一说。
如果救不出郭四郎,他又有何颜面,生存在世上?
吕程志见这种情况,也知道自己今天来的有些冒失了。
吕程志顿时哑口无言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“六天前,那位贵公子带着郭四郎赴宴,酒席宴上与另一位贵公子……说来青之可能认识,就是那梁王之子武崇训,发生了冲突。两边斗气,于是便相邀赋诗。
郭四郎本名郭勋,家境优渥。
“去打听一下是什么情况,到底那郭四郎得罪了哪家公子?”
“富贵也跟着去,顺便熟悉一下洛阳的情况。”
“喏!”
小丫头片子不知道是从哪里www.hetushu.com学来的,冲着杨守文噗了一声。
“公子,我家公子得罪了大人物,若公子不救,他就死定了,请公子救他则个。”
杨守文眯着眼睛,看着吕程志,突然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如今的一月,已经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,比如‘啊’、‘哦’之类的声音。
“你这是干什么?快起来。”
当杨守文把她抱过来的时候,一月口中突然发出两个怪异的音节。杨守文吓了一跳,差点松手。他瞪大了眼睛,看着怀中的一月道:“一月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他可不想做那种圣母,也没必要去做圣母。
总仙会之后,郭四郎可谓春风得意,频繁出入高门大宅,更成为勋贵们的座上客。
“哪有魂不守舍。”
郭家自入唐以来,就努力想要摆脱‘豪商’之名,希望成为一个‘豪门’。
杨守文的确不想趟这浑水,因为他确实不认识郭四郎,与吕程志也没有那么好的交情。
想到这里,杨守文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吕程志言语中很诚恳,丝毫没有当日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气。
“兕子,看路!”
郭十六一怔,但旋即又砰砰磕头。
“这些日子,十六奔走洛阳。
“小人在。”
就在他沉思时,迎面杨氏从庭院里和*图*书走出,差点和杨守文撞在一起。
他叹了口气,上前拦住了郭十六,把他搀扶起来。
一月咧开嘴,笑了。
倒是他身边的书童,那个捧剑仆郭十六,从小跟着郭四郎,学得满腹经纶,才学过人。
总仙会上,最出风头的人,无疑是杨守文。
杨守文说着话,就往外走。
郭十六一脸悲戚之色,眼中泪光闪动。
这洛阳城里的大人物多了去,更不是他可以去招惹。
不幻想成为名士,但希求他可以成为勋贵家中座上客。就这一点而言,郭四郎的确是做到了!不过,其本身的才学并不足为人称道,说穿了就是一个纨绔子弟。
“杨公子……”
可以前那些和郭四郎称兄道弟的人,一个个都闭门不见,更不肯为郭四郎出面求情。我早年间认得郭四郎,此人虽然不堪,却帮过我。所以十六在走投无路之下找到我帮忙。但我的情况,青之应该清楚,哪里走得通那种勋贵子弟的门路?
不过,他也知道,杨守文的确是没有道义帮他,但杨守文也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。
但要说除杨守文外,最出风头的则是咸阳郭四郎。原因很简单,他是总仙会上唯一一个做出命题诗的人。虽然他的光芒被杨守文遮掩的干干净净,但还是被人看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