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二十七章 侠客行(一)

他有点想退却了,可不知为什么,脑海中却浮现出了郭十六满脸是血,恳请他援手的画面。
“呵呵,没什么,只是为以后谋一出路罢了。”
其实似这种关系,在郑家同样存在。
哪怕杨守文天不怕地不怕,也觉得后背发凉。
“不止你郑家,还有范阳卢家,自三十年前与昌黎豆卢联姻,俨然如一家人。
杨守文想了想,把吕程志带着捧剑仆郭十六来找他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当然了,他不会说那吕程志曾冒名顶替做了三年的昌平县令,只说那是一个认识的朋友。
“你知道地方?”
“如此说,你是看在那仆从忠义的份上,想要帮忙?”
这公主设立府卫是什么概念呢?
杨守文想了想,没有开口,但还是用力点了点头。
“老郑,你休要吓唬青之,哪有那么可怕?”
李林甫听杨守文说明来意,一脸的不情愿。
郑灵芝,哑口无言。
结果郭四郎却让他丢了老大一个脸面,就连长宁公主都非常生气。
他好像没有准备名剌,而且也不见得能见到李过。要去找李过,最好要有人帮忙。
“当然知道……不过我可要提醒你,那通远楼的花费可不低。”
而李林甫的住所,杨守文是知道http://m•hetushu.com的。想到这里,他立刻让杨茉莉先返回铜马陌,然后出归义坊直奔思恭坊。李林甫就住在思恭坊,他舅舅姜皎的家中。姜皎呢,如今不过是尚衣奉御,职位不高,能够住在思恭坊,也是因为祖上留下的产业。
张若虚看出了杨守文的纠结,笑着示意郑灵芝不要再说下去,而是问杨守文道:“青之,你很想救这个郭四郎吗?”
“哦?”
怎地,青之和那郭四郎认识?莫非想要找杨睿交求情吗?”
“嘶!”
杨守文总觉得张若虚这厮话里有话,好像意有所指。
“怎会不知,你来之前,我们还在说此事呢。
但他心里也在盘算着得失,这要是再得罪那劳什子长宁公主,可是把太子一家得罪狠了。
一个观王房,郑灵芝足足说了小一刻钟,才算是大体上梳理清楚。杨守文则听得头昏脑胀,有些发懵。不过总体上他听懂了,那杨睿交是弘农杨氏的大房子弟。
“怎么说?”
但旋即,他叹了口气,沉声道:“我只是怜悯他身边的那个仆从,文武双全,且忠义无双。说实话,我倒是有些羡慕郭四郎,能有如此出色的仆从,令我颇有些心动。”
走出和_图_书了郑府,杨守文才想起来,他不知道怎么联络李过。
“不仅是你郑家,相信各家都在犹豫。
“他死活与我何干?”杨守文冷笑一声。
郑灵芝和张若虚也没有送他,而是目送他离开之后,郑灵芝突然看着张若虚道:“老张,你什么意思?”
这世家门阀中的关系,错综复杂。
什么叫我‘那李过兄弟’?
……
“哈,哈哈……那长宁公主是太子妃嫡出长女,太子回到神都之后,也只有她和安乐公主两人被封为公主,还被赐予了设立府卫的权力。青之,大唐公主、郡主有很多,可如今有设立府卫权力的人,除了她和安乐公主外,只有太平公主拥有。”
太子登基,也是大势所趋,李氏当兴,你郑家又将何去何从?是继续隐忍,韬光养晦积蓄力量,亦或者是主动靠拢过去,以谋求助力,令郑家重新崛起于中原?”
一直以来,都是李过过来找他,他却从没有主动去找过李过。这让杨守文也觉得很不好意思,头一次主动找李过,居然是有求于他,感觉着好像有些太功利了。
说完,他便起身告辞。
一旁张若虚看出杨守文有些懵,便笑着打断了郑灵芝。
一时间,杨守文有些犹豫了www•hetushu•com
“青之,如果那个人和你关系不是很密切的话,我建议最好别凑这趟浑水。你不知道,那郭四郎纯粹是咎由自取。那天的酒席宴上,可是有长宁公主在。你应该知道,杨睿交和长宁公主已定下了婚事,一心想要攀着李家,做一个逍遥驸马。
杨守文听了,没有回答。
张若虚道:“这件事若换做别人,可能有些麻烦。
“嘿嘿,你不知道你那李过兄弟在太子府的地位,就连皇太孙都要让他三分。长宁公主骄狂跋扈,但如果是你那李过兄弟开口……呵呵,想必长宁公主也不会坚持。”
但他倒是没有拒绝,换了一身衣服之后,便随着杨守文直奔东宫而去。
杨守文思来想去,想到了李林甫。
那厮是自己找死,你别掺和进去……否则的话,甚至连你都可能会被那些人嫉恨。”
“怎么样?”
灵芝,如今已经不是衣冠南渡的时代,讲血统血统纯正。试想当年江南那些讲究血统纯正的豪门贵胄,如今又有几家留存。郑家也好,杨家也罢,都需要新的助力。这一次杨执柔想出了让杨墽迎娶公主的招数,对于杨家绝对有莫大好处。
杨守文听罢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“青之,问这个和*图*书是不是有事?”
杨守文则没有过去,而是在外面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李林甫从里面出来。
但如果是你出面,倒是不算太难。”
张若虚和郑灵芝相视一眼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但如果张若虚没说错的话,找李过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。
张若虚抿了一口酒,轻声道:“我知灵芝你心中所想。
“张公当听说过,郭四郎的事情吧。”
“你忘了,你认识的那个李过兄弟?”
现在,杨家靠上去了,待太子登基之后,定然会实力大增。到那时候,灵芝你再想要靠上去,可就难了。青之和公主早有婚约,这是天意。杨墽你搭不上去,可青之却要叫你舅舅。有了这层关系在,一旦太子登基,你就是从龙的元从。”
杨守文连忙点头,苦笑着道:“倒是有些事,想要找那杨睿交商议。”
“过公子说,让咱们去立德坊的通远楼等她。”
前有安乐,后有长宁!
郑灵芝一副纠结到死的模样,抬起头,看着张若虚轻声答道。
“舅舅,长宁公主很凶吗?”
“肯定可以!”
换句话说,她们的待遇,等同于亲王。
好歹李哥奴也是宗室,他年纪又小,和李过相当,找他相对方便。
“哦?”
郑灵芝沉默和_图_书了,一连吃了几杯酒。
杨守文想了想,点头道:“若是这样,那我去找他问问。”
圣人已经衰老,不管她是否同意,都比不得当年。
大体上来说,就是她们早晚都会有开府的权力。比如太平公主,如今已经有了开府之权。获得开府的权力之后,她们可以设立属官,招揽幕僚,但却不设长史。
“他?可以吗?”
“有好事你不找我,这等事便想到了我,难不成我是你的仆从吗?”
不过想想,李过似乎比自己要小,说是‘李过兄弟’倒也不为过。难道说,是我多疑了吗?
“李过,能行?”
似你们这样的贵胄子弟,一向以血统纯正而自豪。可实际上,历经四百年战乱,就说你那郑家,真个血统纯正吗?我记得六房郑伟公当年就娶了北齐的公主,并生下三子。郑公大仕也蓄养了胡姬,还为他生下两子,如今不都在荥阳生活?”
直接去东宫吗?
郑灵芝眉头微微一蹙,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。
郑家分南北两祖,加起来有十房之多。每一房下面还有分房,分房下面又有分支,反正是乱七八糟弄不太清楚。
“此事,容我三思。”
李林甫不是第一次来东宫,毕竟是郇王府的人,是宗室子弟,很容易就被放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