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二十九章 侠客行(三)

郭四郎这才留意到,在天井中被困在中央的郭十六,顿时变了脸色。
门丁的咄咄逼人,令郭十六再也无法忍耐。
杨睿交的脸色铁青,厉声喝问。
家丁们这才反应过来,嘶声喊叫。
在杀了那门丁之后,郭十六脚下不停就往国公府大门冲去。两个家丁反应还算快,忙上前想要关门,只是那郭十六的速度却更快,眨眼间就到了门内,手起刀落。
杨睿交不由得为之动容,他看了看满身是血的郭十六,又看了一眼那郭四郎。
他从郭十六眼中看到了一抹哀色,心中也不由得有些难受。
一时间,杨睿交也为难了。
“怎么回事?”
“没事,没事,我要被你害死了。”
郭十六愣了一下,扭头向郭四郎看去。
这女人,好强势。
在大门内,观国公府其他的家丁正在看热闹。
郭十六被推得连退几步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可不管怎样,国公府终究是国公府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这观国公府内少说也有几十个护卫,听到喊叫声后,立刻飞奔而至。
“小国公饶命啊!”
郭十六心中充满了绝望。
杨睿交不可能就这么放走郭十六,那他会颜面无存。
而郭十六却显得很冷静,探步上前,左手顺势从身后拔剑出鞘。
既然这样……
郭十六没有闪躲,眼睁睁看着郭四郎一剑刺在他的身上。
“住手,郭十六你给我住手,你想要害死我吗?”
只见那青年身形一闪,手中折扇啪的就抽在那护卫的手腕上,而后顺势身体向前一挤,蓬的一声就把那护卫壮硕的身体挤飞了出去。他走进观国公府大门,朝台阶上的杨睿交遥遥拱手一礼,“在下杨守文,想保下郭十六,不知小国公可否给我一个面子呢?”
郑三娘学识过人,我也一直非常崇敬。听说你得她冥中传授,怎地连这礼数都不知晓?”
这样一来,他观国公府不会有任何损害,而且还会得到世人称赞,夸奖他大度。
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。”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金饼掉在地上,发出叮当一声轻响,顺着地面滚落到旁边。
郭四郎自从得罪了杨睿交之后,就被关在观国公府的柴房里。
“大胆,竟然敢在国公府内杀人,休要放走他。”
门丁眼中闪过一抹贪婪之色,但旋即一巴掌把郭十六的手打开。
有杨守文这一首诗在这里,有杨守文赋予郭十六‘侠义’之名,把和_图_书他送去官府,想必官府也不会严惩。杨睿交可是听说过,沈佺期和杨守文的关系,相当密切。
杨睿交不吭声,他手下那些护卫自然也不会动手。
“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杨守文眼中,流露出赞赏之色。
十几个护卫蜂拥而上,杀气腾腾。
既然没有办法,那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。
国公府护卫见此情况,举刀上前想要阻拦。
杨睿交上前狠狠踹了他一脚,咬牙切齿道:“郭四郎,你好大胆子,竟然敢让你的家奴,来我家闹事。”
“杨公子,求你再救我阿郎。”
他不但知道杨守文的来历,甚至还知道,杨守文原本是他弘农杨家的子弟。
片刻后,他轻声道:“当年若无阿翁,十六早就死了。
她甫一登场,就掌控了话语权。
郭四郎见到杨睿交,便趴在地上大声求饶。
小时候他被人遗弃在郭家大门口,是郭氏的老太爷,也就是郭四郎的祖父把他收养。
说完,杨守文双手在身前抱拢,一揖到地。
“请公主赐我纸笔。”
杨守文多少算是留了手,刚才虽然把人挤飞出去,但是并没有真正发力。
后来被唐太宗李世民加封特进,让他归家休养,顺带着将当年跟随杨恭仁的亲兵护卫都送了过来。如今的杨家护卫,已经是三代之后。虽然没有上过疆场,但身手也非同小可。郭十六虽然勇猛,奈何那些护卫人多,在斩杀几人之后,渐渐被包围起来。
“杨守文?听上去很耳熟啊。”
见杨睿交不说话,杨守文便缓步从门阶上走下来,来到了那郭十六的身边。郭十六此刻半躺在地上,浑身是血。只是那张犹带着几分天真之气的脸上,确是一派愕然。
杨守文蹲下身,检查了一下郭十六身上的伤势,而后扭头向杨睿交看去:“观国公,你怎么说?”
郭十六受咸阳郭氏三世恩义。
杨守文看着他,轻声道:“郭十六,你来救他,他却要杀你自救,你还要救他吗?”
烦劳哥哥通禀一声,十六感激不尽。”
他站起身,想要开口。
拿把刀我就怕你不成?来来来,爷爷我就站在这里,有本事你砍我一刀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“笨啊,那不就是谪仙人,杨青之吗?”
杨睿交脸色一变,看着杨守文的目光,也变得有些复杂。
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
阿翁临终前,曾对十六说过,要把阿和-图-书郎视作兄长,要护他周详。阿郎杀我,十六不怨,只怨十六没有本事,救不得阿郎,还为他招惹了麻烦。请杨公子开恩。”
总仙会上,杨守文斗酒诗百篇,可以说是名动京洛。
他奔走洛阳,找了不少人,磕了不少头,但是到头来,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。
郭十六猝不及防,跌跌撞撞便倒在地上,脸上露出惊愕之色。
可是,真正见过那景象的人却不多,大都是从别人口中转述而来。人言杨青之谪仙人,却不知到底是怎样一个景象。如今,杨守文让准备笔墨,难道是要现场赋诗,给予杨睿交一个交代吗?这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兴起,一个个都露出好奇之色。
一首侠客行,引得一片惊呼。
只是没等他笑声落下,只听铛的一声响,一枚铁丸从门外飞进来,啪的就打在了郭四郎的手腕上。铁丸的力道很大,直接把郭四郎的手腕打得碎裂,他啊呀一声惨叫,手中宝剑随之脱手。
杨守文在洛阳声名鹊起,弘农杨氏岂能不知?
杨守文似乎有点明白了!
“怎么,还想撒野不成?狗东西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观国公府!我家小国公是要成为驸马的人,你敢在这里撒野的话,到时候千刀万剐,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
她一袭华美宫装,云鬓高耸,酥·胸·半露,透出一种诱·人风·情。她款款走进大门,看到地上的尸体,还有遍地的鲜血,蛾眉颦蹙,那张俏丽的面上露出不满之色。
有家奴连忙上前道:“回禀国公,这厮是郭四郎的家奴,登门求饶不成,就撒起野来。”
“我若不来,岂不是你就要被人欺负?”
比如立德南街,就是立德坊南门的街道,立德北街,则是立德坊北门的街道。四条街道在里坊中心汇聚成十字街,也是整个立德坊最繁华的中心区域,通远楼就坐落在这十字街的一隅,如同是立德坊的地标建筑,远远就可以确定其位置。
吕程志已经尽力了!
交代?
杨守文感到有些奇怪,李林甫不是找李过了吗?怎么李过没出现,长宁公主却来了?
“青之所言不错,此等义士,杀之不祥。”
长宁公主来,好像并不是要找他的麻烦,帮他说项。她要给杨守文这个面子,同时更要保全杨睿交的面子。至于这交代嘛……杨守文想了想,目光就落在郭四郎身上。
长宁公主眼睛一亮,粉靥露出笑容。
你还没完没了,竟然敢打上门来,莫不是想要害死我吗?当初m.hetushu.com阿翁就不该救你,我郭家有你这个灾星,简直是倒霉透了……我,我,我,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。”
杨守文也说了,要有国法处置。
他咬着嘴唇,一只手慢慢扶住了刀鞘。
“请哥哥代为通禀观国公,求他饶我阿郎一命。”
他当然知道杨守文是谁!
他沉声道:“来人,把郭十六送去县衙……再请来医工为他诊治,就说我不追究他的过错。”
长宁公主甚至眼圈红了,厉声喝道:“郭四郎招摇撞骗,窃取他人诗词,本该重责。念他有郭十六这样的仆从,便不再追究。不过,即刻滚出洛阳,此生休再离开咸阳半步。若踏出咸阳半步,就地格杀勿论,本宫自会传讯与咸阳县知晓。”
观国公府,自从杨睿交的父亲杨思训被毒杀之后,已经大不如前。
如此强势的女人,莫非就是长宁公主吗?
她言语中流露不满之意,然后慢慢从门阶上下来。
立德坊分为四个坊门,每个坊门对应一条大街。
“你这个混蛋,当初说让我用你的诗,却险些害得我丢了性命。
弄不好他和杨守文将来还是连襟呢,若恶了交情,日后可就不好见面。可如果就这么低头,杨睿交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。这该死的郭十六都打上门来,如果让他就这么走了,他这个小观国公以后怎么在洛阳走动?势必会成为他人口中笑柄。
救赵挥金锤,邯郸先震惊。千秋二壮士,煊赫大梁城。
长宁公主则看着杨守文,娇笑一声道:“既然杨青之你开了口,此事就算了。”
他这一报名,外面看热闹的人顿时一阵窃窃私语。
他和郭十六从小一起长大,但是在这个时候,什么友情也都不在重要。
有家奴抬了一张桌子,奉上纸笔。
“什么人!”
族长杨执柔还叹息过:若当初没有把杨家父子从族谱中抹去,说不得也是杨家的中坚力量。
“郭十六,怎么又来了?”
就如同是自己的孩子一样,他没有受什么委屈。
“啊?”
不过任谁都没有想到,郭十六竟然真的敢拔刀杀人。
郭四郎说着话,一脚就踹在了郭十六身上。
若按照辈分来算,他和杨守文算是族兄弟的关系。
他到现在也不明白,郭四郎为什么要杀他。
门丁闻听一愣,旋即放肆笑道:“郭十六,你莫不是痴症了吗?
他是听说有人登门闹事,所以来查看情况。
“观国公,杀人不过头点地,郭十六忠勇可嘉,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,饶他一命?”
杨守文http://www.hetushu.com轻轻磨墨,然后提笔在纸上写下‘侠客行’三字。
但旋即,他想到了自己的处境。
杨睿交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你家那劳什子郭四,害得我家小国公颜面无存,岂能就这么放他?我告诉你,赶快给我滚开,如果再被我看到你在这里,休怪我不客气。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小国公是你这等人可以见的吗?快走快走,莫要脏了我家小国公的门楣。”
与此同时,杨睿交也从后院赶来。
郭十六却一把抓住了杨守文的袖子,激动说道。
此真义士也,还请国公恕罪则个。”
郭十六脸色一变,拇指按住绷簧,仓啷一声拽刀出鞘。他拔刀的方式,与众不同,准确说不是拔刀,而是拽刀。横刀出鞘一刹那,一抹刀光掠过,门丁只觉咽喉一凉,紧跟着就看到一蓬血雾出现在眼前。
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一手刀,一手剑,刀剑翻飞,此刻的郭十六就如同一头疯虎,在天井中左突右冲。
杨青之本来是不打算出手的,可是见郭四郎要杀死郭十六,也不得不出手了。
那观国公杨恭仁,曾是初唐时期的名将。
郭四郎那张俊俏的脸,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,举剑再次砍向了郭十六。
“嗯?”
杨守文放下笔,看着杨睿交道:“郭十六杀人,确有过失。然则他为何杀人,想来国公也心中明白。我与郭十六只有一面之交,却感怀他内心忠义……这等好汉,杀之即为不祥。他触犯了国法,自有国法处置。但若他死在观国公府中,则与国公声名不利。
说完,郭十六从怀里取出一铤金饼,递给那门丁。
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之前郭四郎没有露馅的时候,曾是这观国公府的座上客。那时候,这观国公府的门丁和家奴看到他,都是恭恭敬敬。可是随着郭四郎出事,这些家奴立刻变了脸色。郭十六几次过来,都被这些人好一阵冷嘲热讽。
而观国公府外的人群却骚乱起来……
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声,紧跟着人群散开,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。
从内心而言,杨睿交不想和杨守文交恶。
杨睿交怒吼一声,“把郭四郎给我带过来。”
“杨青之,他可是杀了人……你道这洛阳是什么地方,杀了人还想走吗?”
他挣扎着爬起来,跌跌撞撞就跑了过去。
不过,杨守文准确来说,是景武房杨素下的一支。虽然景武房早已经随着杨玄感造反而没落,分崩离析,但是却留和_图_书下了杨大方、杨承烈和杨守文这一支子弟。
“郭四郎?”
郭四郎跑过去,杨家护卫也得到了命令,迅速退到一旁。不过,他们却堵住了门,虎视眈眈盯着郭十六,以免他趁机逃走。郭十六浑身是血,见到郭四郎后,顿时露出惊喜之色,忙上前两步,“阿郎,你没事吧。”
他扭头向杨睿交看去,却见杨睿交也是一脸的称赞表情。
看得出来,那位杨睿交是想要把郭四郎往死里整了!
呦呦呦,还生气了?
杨睿交看到她,立刻跑上前来,躬身一揖道:“公主怎会来舍下做客?”
老太爷故去后,阿郎也是待他如同己出。
杨睿交朝杨守文很无奈的露出苦笑,那意思分明是说: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我现在做不得主。
“杀人了,郭十六杀人了!”
杨睿交脸色一变,厉声喊喝。
郭十六负剑持刀走进观王巷,看着那高大的重楼大门,猛然吸一口气,大步上前。
“哥哥,我家阿郎只是一时间糊涂,绝无欺瞒小国公的意思。
至于郭四郎,则跪在地上,托着手腕。
“怎么说?”
随着一个清雅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一个青年迈步走到了观国公府的大门前。
郭十六也心知吕程志能够陪他奔走到这个地步,算是仁至义尽。
说着话,她不满瞪了杨睿交一眼,然后转身道:“杨青之,我知道你!父亲对你赞不绝口,更对你多方维护。可你倒好,来到洛阳,竟然没有去拜访过一次。
她扭头看了站在身后的杨睿交一眼,杨睿交立刻反应过来,大声喊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准备纸笔。”
今天如果不杀了这个郭十六给杨睿交出气,恐怕接下来,那杨睿交就要找他麻烦。
郭四郎也愣了一下,但他旋即露出狰狞的表情,“装,你就给我装吧,我看你还躲不躲。”
只是没等他说话,长宁公主便道:“杨青之,面子可以给你,但你总要给观国公一个交代。”
郭四郎读书,他也跟着读书;郭四郎习武,他也跟着习武。只不过郭四郎没有那耐性,反而是郭十六练出了一身的本领。此次随同郭四郎来神都,临行前阿郎反复交代,要他照顾好四郎。可没想到,郭四郎竟然惹下了杀身之祸,他怎能不急。
几日折磨,令这位原本一派风流倜傥气质的郭家少爷,显得狼狈不堪。
有护卫想要阻拦,却被杨睿交拦住,“怕什么,在这神都城内,他们还能跑了不成?”
说着话,郭四郎左右看了一眼,从地上拾起一把宝剑,上前就刺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