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三十章 欠我一个承诺(上)

“搏!”
郭四郎的反应,在他意料之中,同时又出乎意料。
李过露出厌恶的表情,厉声道:“小高,把他给我赶出洛阳去,我不想看到他。
搏,换做后世的话,就是‘赌’。
……
他不等那小高出现,便转身连滚带爬的往外跑。
他冲杨守文招手,声音很脆。
杨睿交恍然大悟,但旋即又露出疑惑表情,“既然八娘来了,为什么不一起过来?”
杨守文想了想,轻声道:“以你那姑姑的能力,只怕已经知道这厮出来了,估计他出不得城。”
“笨,你以为我是偶然前来吗?”
“杨青之,杨公子,救救我啊。”
杨守文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却忽听道身后传来了一阵呼号声。
但如果真的恼了她,说不得会惹出什么祸事。
出观王曲,杨守文看到了瘫倒在路边的郭四郎。不过这个时候,没有一个人正眼看他,甚至露出了嫌弃之色。郭十六忠义无双,不惜犯死救他。如果他能够舍生保护,说不得会成为洛阳街和*图*书头的一段佳话。但是现在,不会有任何人怜悯他。
“哥奴呢?”
杨守文看了他一眼,便甩袖离去。
“谁知道那小丫头在耍什么花样。
对了,这件事你可不许说出去,谁都不许……
总仙会,可是太平公主召集举办。
杨守文有些发懵,而杨睿交也有点犯糊涂。
对啊,他可不是仅仅是骗了杨睿交,更骗了太平公主和武则天啊!
不过,长宁公主既然开了口,他自然不会反驳。
总仙会那一首《题牡丹》,令他声名鹊起,也让他声名扫地。
人前称呼过公子,人后便唤作‘过儿’。李过曾多次问他,为什么要这么称呼他,可是杨守文总笑而不语。这,可能也是他对前世的一种怀念。情怀,懂吗?这叫做情怀。
“对了,你是不是看上厮儿了?”
“哦!”
“杨青之!”
理论上来说,郭四郎当时的作为没有什么错误,也是他这种人最为正常的表现。如果没有杨守文出面,如果没有hetushu.com杨守文为郭十六背书那一首侠客行,这件事最终也就不了了之。可现在,杨守文的侠客行,却让郭四郎彻底沦为反派人物。
“搏是不搏?”
“就搏这个家伙,能不能安全出城?”
长宁公主是韦氏所生的长女,甚得宠爱。但要说真正的宠爱,莫过于李裹儿。太子李显对她简直是言听计从,含在口中怕化了,捧在手心怕摔到,无人可以相比。
郭四郎好像癫狂了一般向他扑过来,一边走一边哭喊道:“杨公子,我不想离开洛阳,我不想回咸阳啊……求求你,帮我向小国公求个情,我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。”
杨守文知道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虽然郭十六会被判罚,但至少说保住了性命,也达成了解救郭四郎的目的。从此以后,郭十六和咸阳郭氏再也没有任何一点关系。
李过笑道:“我让他去县衙了,免得沈云卿又弄不清楚状况。”
“我走,我这就离开洛阳。”
“哼,我偏赌他能出hetushu•com城,但绝跑不出十里。”
杨睿交噗嗤笑出声来,听到长宁公主的警告,更连连点头。
他若是不肯走,就给我打断他的腿,让他在洛阳乞讨。敬酒不吃吃罚酒,招摇撞骗也就罢了,还不识好歹。蠢材,你敢在总仙会作假,就不怕有人找你的麻烦?”
“公主,杨青之是当今名士,总仙会斗酒诗百篇,更得了谪仙人之名,我等应该结好才是,为何要把他赶走呢?”
平日里,李裹儿很好说话。
杨睿交有心结交,却不代表他会违背长宁公主的意思。
杨守文顿时笑了,快步了过去,“过儿,多谢了!”
这娘们儿怎么说变脸就变脸?
“是吗?”
太平公主不可能那么废,怎会让他逃出洛阳?
“是八娘求我过来,她还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“啊?”
只是,长宁公主却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杨公子你已经达成了目的,国公府遭遇这种事情,也不便再挽留杨公子。大门在那边,杨公子请自便!来人,送客。”
hetushu.com杨睿交给了他这个面子,杨守文必须承情。
“我若是输了,就答应你一件事;你若是输了……就把你这把折扇送给我,怎样?”
“杨青之,我们搏一回吧。”
你好牛啊!
那个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奸相,却好像小厮一般被你使唤。也不知道未来的史书里,会不会记载这些。不过,李林甫倒是挺用心,这也让杨守文心里生出一丝感激。
郭四郎刚开始还拼命挣扎,可是听到李过的话,顿时醒悟过来。
杨守文笑道:“搏什么?”
明明有些喜欢那杨青之,却非要装作男人和他来往。这也就罢了,这杨青之也是个不解风情的,居然真的把八娘当作了男人,整日里称兄道弟,真真个笑死人。
杨睿交观着他的时候,太平公主还不会出手。可他现在被赶了出来,那太平公主……
杨守文没有看到李林甫,不禁疑惑问道。
从观国公府中走出来,人群已经散开了。
相信过了今日,这洛阳再无他立足之处了吧。
在一刹那间,郭四郎感受到m.hetushu.com了这洛阳城中弥漫的浓浓危机。
杨守文想到这里,便向通远楼走去。
八娘的脾气你应该知道,如果惹恼了她,到时候她找你麻烦的话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“多谢公主,多谢小国公。”
不过,没等他到通远楼,就看到在十字街口的小桥上,一袭白裳的李过,蹬着一双精致的小牛皮靴,正笑盈盈站在那里,透着一种卓然气质。
而郭十六则被两个家丁抬了出去,送到一架马车上,被送往洛阳县衙。
“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你这么用心,肯定是看上那厮儿,想要把他招揽到麾下。”
郭四郎面如死灰,被拖出了观国公府。
“啊?”
反正,他这个小观国公是招惹不起。
在很多人眼中,郭四郎就是个无情无义的骗子!
虽然说两人都是弘农杨家子弟,可观王房现在是杨家宗房,正房;而景武房早已经烟消云散,伴随着当年杨大方父子被逐出杨家宗祠之后,和弘农杨氏再无关系。
没等杨守文说话,从桥下便走出两个彪形大汉,拦住了郭四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