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三十二章 欠我一个承诺(下)

八角楼的门廊上,杨茉莉正陪着一月玩耍。
把他一个人丢在空荡荡的宅院里,茫然不知所措。
如若不然,以郭十六做下的事情,少不得要吃苦头。
“哈,这朗朗乾坤,天子脚下,能有什么危险?
竹林旁边的那棵大树上,传来一声大玉的夜啼。
我想再问他,他扭头就走了……当时我就想,有什么事情不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?他既然这样子,肯定是不希望被人知道。所以我也就没有追过去,再去询问。”
七里亭和白水塘,分明是两个地名。这两个地方会有危险,让他多加小心……嗯,应该就是这个意思。
两个人好像打了起来,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杨守文站在一旁束手无策,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,一个是自己最亲的人。结果,李过被幼娘打倒……慢着,李过好像比幼娘大两岁,怎会打不过她?反正结果就是李过气呼呼的走了,幼娘也飘然离去。
杨守文一愣,看了一眼杨氏手中的纸条,便伸手接过来,“什么人送的条子?”
七里亭和*图*书、白水塘?
杨守文愣了一下之后,立刻反应过来,黑妞说的是什么人。
李过怎么可能和幼娘打起来呢?他们两个没见过,又不认识,怎么可能会发生冲突?
“那我以后会小心……天不早了,兕子早点休息,我也去睡了。”
“啊?”
“就是接你和大阿郎走的那个人啊……那天大阿郎刚到,他就来了。”
杨守文想了想,把纸条凑到烛火边点燃。
杨睿交不管是看在谁的面子上饶过了郭十六,说到底都是给了他面子。那么作为杨守文,则要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。你杨睿交给我脸,我也要照顾你的脸面。
这些少了子孙根的家伙,心里大多扭曲而阴暗,有一点怠慢,都可能会被记恨。
杨守文顿时懵了,感到非常困惑。
听到杨守文的问话,她不禁有些疑惑。皱着眉头,仔细想了想,最后摇摇头道:“这两个地名我是第一次听说。不过洛阳这么大,我毕竟不是很熟悉,要不我明天打听一下?
杨氏径自到厢房http://www.hetushu.com歇息,悟空和八戒跟在她的身边。
总之,很怪异!
“阿郎,上次找你和大阿郎的那个人又来了。”
杨守文把纸条展开来,就见那纸条上只写了八个字:七里亭、白水塘,小心!
高延福!
“婶娘晚安。”
杨守文听罢,轻轻点头。
杨守文觉得自己麻烦已经够多了,可不想再生波折。
不过,婶娘以后出门,记得带上哥奴。不管怎样,他跟着你能出把子力气,我也放心。”
不是江南的那种竹子,而是本地特有的水竹。在夜风中,竹林轻轻摇曳,发出了沙沙声响。
兕子,是不是出事了?”
“快带我去。”
不过说起来也奇怪,从进入神都之后,他就没有再梦到那个唤他驸马的女人。
“打听一下也好,不过也不必担心,估计是什么人再恶作剧吧。”
这也让杨守文在醒来之后,心情有些不太愉悦。
不过,此前有李林甫到衙门里带话,观国公杨睿交又不愿追究,沈佺期哪怕是个书呆子,也不会和*图*书薄了杨守文这个面子。再加上庄毕凡的关照,想必郭十六在牢里,也不会吃什么苦头。只可惜,短时间内他不可能出来,至少要走一走过场。
“这样做没错,没想到婶娘居然如此机敏。”
杨守文轻轻搓揉面颊,心里面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……
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,就是这个道理。
一句话,令得杨氏笑逐颜开。
若在以前,杨守文肯定会陪她玩耍,可是今天他却不敢。
杨氏头次听到‘恶作剧’这个词,但是却能够领会其中的意思。只是,看杨守文的样子,似乎不是有人在开玩笑。她顿时紧张起来,“兕子,会不会是有危险?”
“哪个人?”
“兕子,这里有你一张条子。”
他说:转于杨青之,生死攸关。
“不知道。”
一轮皎月高悬空中,月朗星稀,代表着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。
见杨守文不愿意说,杨氏也没有再追问。
看到杨守文,一月张开手喊道:粑粑。
什么情况?
这一夜,杨守文睡得不是很好。
“屋恩奇,以后代我www•hetushu.com常去探望一下郭十六,这种忠义之人,我最是敬佩。”
对这种太监、内侍,杨守文是不敢怠慢。
相比杨守文在铜马陌做宅男,杨氏倒是经常出门。
……
杨氏道:“刚闹完,才睡下,兕子你不要吵她了。”
醒来之后,杨守文感觉这个梦实在是荒谬。
谁给我传信示警?又有谁想要对我不利?
“婶娘,一月呢?”
人情世故就是这么来的。
“黑妞,你陪一下一月,我马上回来。”
杨守文虽然不是那种精于此道的人,但一些最基本的道理,却还算明白。
自古以来,君子可以欺之以方,但是太监永远不要去得罪。
“阿郎放心,小人明白。”
看杨守文露出疑惑之色,杨氏连忙解释道:“是这样,我晌午后出去买东西,结果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。我当时没什么大碍,可是那人却拉住我不停道歉,还塞了这条子给我。
这分明是一封示警信,可是没头没尾,让他有些迷糊。
吃罢了早饭,他正准备在屋里写《三国》,却见黑妞气喘吁吁从前院跑来,直奔http://www.hetushu.com楼上。
这衙门里有人好办事,古今皆通。
论及对洛阳的熟悉程度,杨氏绝对是强于杨守文。
杨守文只停留了一下,便匆匆跑去前院。穿过门庑,他看到高延福正站在庭院中……
青奴不在家,郑虔回了荥阳,这铜马陌变得冷清了不少。
杨承烈那天刚到洛阳之后,高延福就紧跟着登门,把他和杨承烈从铜马陌接到了上阳宫。
“婶娘,洛阳周围可有名叫七里亭或者白水塘的地方?”
如果出来的太快,沈佺期不好交代,杨睿交也没有面子。
杨守文回到八角楼,刚坐下来准备喘口气,杨氏从外面走进来,手里拿着一张条子。
远处,原来的楼阁和庭院被彻底推倒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竹林。
他怎么来了?
杨守文抬起头,仰望星空。
杨守文看那张纸条已经变成了灰烬,便迈步走出了客厅,站在八角楼外的空地上。
杨守文笑了,把纸条展开。
他连忙放下笔,从楼上下来。
他又一次梦到了幼娘,不过同时也梦到了李过。
杨守文点点头,正准备起身上楼,却被杨氏唤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