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三十三章 征事郎(上)

可想想,高延福并没有大张旗鼓而来,一定是有他的计较。
“适逢其会,我只是见郭十六侠义无双,忠肝义胆,所以才忍不住出面为他求情。
“道谢?”
“高司宫,光临寒舍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!”
来人正是吕程志,他看到杨守文,便忙上前几步,躬身一揖。
“郭四郎?”
吕程志显得非常纠结,好半天,他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。
“阿郎,外面有一个姓吕的书生求见。”
官本位的思想,传承了几千年,乃至于到一千五百年后,也没有发生变化。
吕志程闭上眼,半晌后苦笑一声道:“我虽对他不齿,但终究是有一段交情。况且当年他帮过我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洛阳。请杨公子告诉我他的下落,我这就去找他,安排人把他送回老家吧。”
吕程志的脸色,微微一变。
圣历元年与昌平抵御叛军,活捉堇堇佛尔衮,功劳卓著,特敕命征事郎,司刑寺评事,钦此。http://www.hetushu•com
我听说,太平公主命人在安喜门外把他截住了!倒是没伤他性命,却打断了他两条腿。”
高延福倒是很尽心。
“呵呵,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。圣人之意,又岂是我等奴婢可以揣摩?征事郎到时候去了自然知道。这可是圣人的密旨,到时候公主也会参加,征事郎可不要迟到。”
阿郎做官了啊!
哈,今天还真是忙啊!
米娘兴高采烈,把高延福送来的官服和官靴收起来,可杨守文却没有感到高兴。
接旨?
“高司宫,圣人让我去太平禅寺,什么事情?”
吕程志叹了口气,“昨日十六离开时,我就觉得他情绪不太正常,只是我没有想到,他竟然这么大胆,敢去硬闯观国公府。若非杨公子,十六恐怕已经变成死人。”
杨守文顿时糊涂了。
杨守文塞给高延福一铤黄金,送他走出府门。
似杨守文这种情况,不需要www.hetushu.com什么设摆香案,跪地接旨。
有心去找郑灵芝打听?
这时候去找郑灵芝打探,说不定会让郑灵芝尴尬。可不找郑灵芝,又该去找什么人呢?
这铜马陌的下人们,虽然因杨守文文采名动京洛而自豪,可没有个官身,终究心里不太安稳。
只是,一月仍抱着他不肯松手,杨守文也没有想着要把一月放下。
但他现在是武则天的手下,更需要站在武则天的立场考虑。
“杨守文文采过人,且忠义勇武。
昨天刚麻烦过人家,今天再过去的话,实在是不太合适。
“另外,圣人密旨,命征事郎辛酉时前往太平禅寺议事,不得有误。”
听他说完,杨守文沉声道:“吕先生要想清楚,郭四郎得罪的可是太平公主。你若是过去帮他,就是得罪了太平公主,以后能否在神都立足,可能都会成为问题。”
杨守文眯着眼睛,看着吕程志。
吕程志露出不屑之色,“这等人休要再提和图书,免得脏了耳朵。”
见杨守文一脸疑惑,高延福旋即取出圣旨。
不过,那郭四郎……”
你特么的不要脸,这宅子明明是圣人赐给你,让你暂时居住,怎么就变成了‘寒舍’?知不知道你这宅子如今市面上什么价钱?六千贯,特么是六千贯,差不多十铤黄金的价格。你这上嘴皮子和下嘴皮子一碰,这就变成你家的‘寒舍’了?
虽然很多人都不清楚那征事郎到底是什么官,也足以让他们感到开心。
杨守文听罢,连忙躬身领旨。
高延福这个人,说不出什么感觉。
“吕先生,驾临寒舍,有何指教?”
杨守文回到卧室之后,看着床上的官服,有些茫然。
才送走高延福,一干下人们就纷纷上前道贺。
“据我所知,这洛阳城的医工,怕是没人敢为他诊治,更不会有人收留。”
还有,那个司刑寺评事又是什么东西?
他把吕程志引入屋内,分宾主落下。
杨守文轻声道:“吕书生虽然不想http://www.hetushu.com提他,但我还是要与你说一下。他骗了观国公说实话倒是小事,关键是他参加了总仙会,更在总仙会盗用了郭十六的诗词。
吕先生应该知道,总仙会是什么人召集。
“恭喜杨公子,贺喜杨公子!”
一月看到他,又叫喊起来。这一次,杨守文没有再拒绝,而是把一月抱在了怀中。
杨守文苦笑着摇摇头,“黑妞,你把他带来八角楼吧。”
接旨不应该是老爹接旨,关我什么事情!而且,老爹现在在终南山,应该找他才对嘛。
“啊?”
不过,高延福心里在吐槽,脸上笑容却更盛。
只是当他笑的时候,杨守文就觉得很别扭。说他笑,但感觉不出笑意;说他没笑,却笑得是春光灿烂。尼玛,皮笑肉不笑说的就是高延福这种笑容。
“杨公子,我是来向你道谢。”
长的倒是很帅气,但是却有些阴柔。
得罪了太平公主可不是一桩小事,谁不知道太平公主手下鹰犬众多,弄死他好像碾死一直蚂蚁。http://m.hetushu.com最重要的是,他底子可也不是太干净,昌平那摊子事还没解决。
只是杨守文却听得一头雾水,有些迷迷糊糊从高延福手中接过了圣旨。
他虽然不喜欢杨守文,属于立场问题。
自己死了没关系,可要是牵累到妻子和女儿……
说他不害怕,不担心,那是假的!
吩咐完之后,杨守文就下了楼。
在高延福看到杨守文的那一刻,脸都快要笑出一朵花来,让杨守文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高延福倒也没有耽搁,把旨意送到之后,便准备离开。
杨守文越发觉得,这家里面如果没有一个明白事情的人真不行。如果老爹在,可能会好一些。可老爹不在,包括杨守文自己都弄不清楚,这唐代的官儿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找李过?
“杨公子,接旨吧。”
不过这很正常,太监嘛!阴柔一点也没有错。
好端端封了我一个征事郎……对了,谁能告诉我,这征事郎到底是干什么的?
现如今,杨守文做官了!
杨守文听了,笑着摇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