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三十六章 太平(下)

老者脚下停顿了一下,扭头向杨守文看来。
杨守文掰着手指头算,这洛阳城里其实没几个朋友。
……
“啊?”
其中一个,杨守文认得,就是上次随上官婉儿一同前去找他的那个司宫台寺人。
“唤奴婢杨思勖就好。”
老人的眸光却闪过一抹异彩,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,青之这话说的极好。若他日青之作出全诗,请不吝告之与我。我叫哈士奇,平日里就在这太平禅寺。”
吕程志听了这话,更低头不语。
“娘子,那你说,我该怎么办?”
正午时分,杨氏带着杨存忠回来了。
周利贞和高戬,他没听说,印象也不是很深刻,所以并不在意。
杨守文朝他点了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
“兕子,会不会是有人和你玩笑?”
杨守文倒是没有留意这些,看到禅堂里除了杨思勖之外,没有认识的人,便二话不说走到杨思勖身边坐下。
杨守文是真想不出来了!
小径的尽头,有一个禅院。
杨守文则一怔,旋即醒悟过来。
他不过是随口一说,可是杨思勖这心里,却涌动一股暖流。
慢着,这裴光庭的名字好像有点印象,他似乎在唐玄宗李隆基登基之后,做过宰相。http://m.hetushu.com
他既然这么说,杨守文也就不再多嘴。
亦或者说,阿郎可以想一想,除了那位杨公子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选择?若没有的话,阿郎只管依照本心行事就是。就像你当初去昌平,是否如现在这般瞻前顾后?”
不知不觉,天已经晚了。
随着老人,沿曲折石径而行,就看到这禅院之中,树木葱郁,幽静而祥和。行走在其中,仿佛时光凝固。那一抹暮色斜照禅院,禅院中的花草、树木莫不流露着一种别样的美感,更让人产生一种神秘的感觉。杨守文行走后面,忍不住轻声赞道: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”
难道说……
“老先生,认得我?”
良久之后,他点点头。
开门的人,是一个白面无须的老者。
妇人笑道:“阿郎还是放不下面子,其实这其中的道理,阿郎比奴更加清楚。”
不过,他最终还是强按住了这种冲动,似是而非的点头答应。
杨守文一愣,便跟着那老者进门。
两人的距离很近,他可以闻到一股从老者身上传来的浓浓奇香。
“哦?”
老者头也不回,沉声道:“杨青之放心,这是太平禅寺。”
和图书他看到杨守文后,不等杨守文开口,便轻声道:“杨公子来了,请随我来。”
言下之意,我没有全诗。
这老者看上去年纪不小,但须发纯黑,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受。
哈士奇?
杨守文则愣了一下,想了想道:“坐哪里都一样,我这个人懒,就怕那些麻烦事。”
铜马陌坐落在归义坊的西南角,而太平禅寺则位于归义坊十字街的街口。
“杨寺人……”
薛楚玉,和他父子是利益之交,而且也不用这种手段。
‘太平’两字被他有意无意的加重了语气。可以听得出来,老人内心中对这两字的自豪。
洛阳周围没有七里亭和白水塘?那纸条上的警示,又是什么意思?
杨守文摇摇头,直觉告诉他:这绝不是一个恶作剧。
杨守文闻听,笑了笑,也没有拒绝,便轻声问道:“这几位都是什么人?”
裴巽是什么人?杨守文也不是很在意。哪怕他和义安郡主成亲……对了义安郡主又是哪个?上官婉儿曾说过,梅娘子和裴家人很熟悉,并说要为他设法介绍。
杨守文不知为什么,有一种想要发笑的冲动。
“去找他啊!”
“老先生,门不上闩吗?”
他叫什么来着?对了和*图*书,杨思勖!
“闻喜裴氏?”
杨守文一怔,看向那两个年轻人的目光,顿时变得有些不太一样。
反正,那笑容很难看。
杨守文有些慌了!
想到这里,杨思勖下意识的向旁边挪了挪,想要给杨守文流出更多的位子。
这也让杨守文心里更加疑惑。
“大名鼎鼎的谪仙人,杨青之谁不认得?”
却不知这首诗叫什么名字,可不可以容我一窥全豹呢?”
会是什么人?
“征事郎,你应该做那边?”
也不知道他是不会笑,亦或者是太久不笑,忘记了该如何笑。
这好像是唐诗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的诗句,但具体是什么年代,谁人所作,他却记不清了。
他可是内侍,也就是后世的太监。
不过呢,太平禅寺的大门并非是朝坊内设立,而是位于坊外。归义坊内,有一个后面,杨守文径自来到了后门外,上前抓住门环,轻轻叩击门扉。片刻,门开了。
但裴巽和裴光庭?
贺知章和他,说穿了到目前只是酒肉朋友,更不可能以这种方式。
她在北市里打听了一番,又跑去南市找人询问了一下,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七里亭和白水塘这两个地名。
还有,那纸条是谁送来?
同时和图书他也没有说明,这就是我作的诗,给以后留一个余地。
这是归义坊,铜马陌距离太平禅寺也不算太远。
“既然如此,阿郎不妨扪心自问,是面子重要,还是前程重要?
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是裴家子弟。
毕竟这首诗的年代他确实把握不准,想了想值得推脱道: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,我只是心有所感,所以……莽撞了。”
上官婉儿有可能,但不会是她。如果真是上官婉儿的话,她大可以正正当当的传讯示警,而不是偷偷摸摸。郑灵芝?也不可能。他要是找杨守文示警的话,没必要用这种方法。除了这两人之外,香山寺的玄硕法师?杨守文想了想,把他排除。
杨思勖朝前面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穿黑裳的名叫周利贞,是梁王派来的人;那个身穿青衫的中年人,叫高戬,人唤他高六郎……他是公主身边的人。”
也是,这里是太平禅寺,谁又敢在这里闹事呢?
张旭、李林甫、沈庆之……杨守文几乎想遍了所有可能的人物,但最终都又否定。
杨思勖坐在禅堂的角落里,原本很不起眼。他表情严苛,周身上下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。只是他没有想到,杨守文会向他点头示意和*图*书,愣了一下,忙朝杨守文微笑还礼。
杨思勖低声道。
眼见快到辛酉时,也就是下午五点,他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。高延福说的时间已经快到了,杨守文便换了一身衣服,一手持鸦九剑,一手拿着折扇,施施然走出家门。
随着入夏之后,白昼越来越长。
杨思勖说着向两边看了一眼,把声音又压低了一些道:“那边两个年轻人,年长的名叫裴巽,是义安郡主的夫婿;年轻的那个叫裴光庭,两人都是闻喜裴氏子弟。”
他轻轻搓着手指,沉吟半晌后,终于抬起了头……
吕程志沉默了。
杨氏见杨守文一脸的苦恼,于是宽慰他道。
老者微微一笑,便关上门,然后在前面带路。
别的不说,至少他能够听得出来,杨守文没有看不起他。
杨思勖懵了!
杨守文走进去之后,却见里面已经有好几个人。
“青之不愧是谪仙人,只从这两句就把这太平禅院的景致描绘出来。
用现在的话那叫做宦官,阉人……他这种人,平日里并不受人待见。至少这禅堂里的另外四个人,从头到尾就没有理过他,更不要说主动坐在他的身边。杨守文那是什么人?别人不知道,他心里却清楚。那是武则天如今非常看重的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