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三百三十七章 密旨(上)

而太平公主在走进禅堂的时候,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和杨思勖说话的杨守文。
杨守文突然发现,是不是上天特别垂青于武家女子,按道理说,太平公主今年已经三十六(虚两岁,实34)的年纪,却看上去如二十出头的青葱少女。而武则天更夸张,七十多岁的老妇人,乍一看好像才刚四十的模样。这,可真是基因的力量。
他的面颊棱角很分明,透出刚强之气。一双眸子,灿若星辰,眼眶略有些凹陷,细长。高挺的鼻梁,呈现勾状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鹰钩鼻。虽然脸上带着笑容,但却令人不敢轻易接近。嗯,高冷!非常的高冷,放在后世那就是一位霸道总裁的气质。
太平公主看在杨守文的面子上叫他,不代表他可以得意忘形。
那,不就是唐玄宗,李隆基吗?
“青之,上前坐。”
上官婉儿道:“元文都秘藏,事关重大,不可怠慢。
相王三子?
今敕命高戬、周利贞、杨守文、裴光庭、李隆基、杨思勖六人持密旨秘密前往苏州,寻找元文都秘藏。此行,以凤阁舍人高戬为主,司刑寺司直周利贞、司刑寺评事杨守文为辅,务必要谨慎行事。此行若遇困难,可凭龟http://www.hetushu.com符调遣各地兵马配合。
“参见公主。”
“他叫穆明玉,是本宫侍卫。”太平公主指了一下身后的青年,然后又指着身边的少年道:“阿瞒想必诸君也不陌生,此相王家三郎,甚得圣人称赞,有李阿瞒之称。”
嗯,倒是个清醒的家伙。
上官婉儿笑着打了太平公主一下,招手让杨守文过来,在他身边坐下。
他直接坐在了太平公主的下首,显示出他和太平公主不同寻常的关系。
太平公主不再理睬裴巽,而哈士奇则带着人进来,把裴巽带走。
“坐吧,就坐在你姑姑身边。”
不过,出了这扇门,朝议郎在半年之内,不得离开大福先寺。此事本宫会与太子说明,请朝议郎谅解。来人,送朝议郎去大福先寺,未得本宫准许,任何人不得与之相见。”
伴随着他尖亢的声音,从外面走进来一群人。为首是两个女人,而其中一个,赫然正是杨守文所熟悉的上官婉儿。不过,今天上官婉儿没有走在前面,而是稍稍落后了另一个女人半个身子。那女人看上去年纪约在二十出头的模样,但周身却散发出一种别样的成熟风韵。那成熟和青涩揉在www.hetushu•com一起,变成了一种别样风情。
太平公主向杨守文介绍,一旁的上官婉儿,也低声向杨守文说明:“连城不但是圣人钦点,更是梁王举荐。他是梁王的女婿。”
太平公主微笑与众人还礼,和上官婉儿在禅堂中间坐下。
似乎感应到了杨守文的目光,李隆基朝他微微一笑。
连城是裴光庭的表字,听闻太平公主呼唤,他连忙起身道:“家母吩咐,命下官听从公主差遣。”
李阿瞒,是唐玄宗的小名。他长以阿瞒自诩,今年十四岁。据说在他七岁的时候,一次去参加祭祀,见金吾大将军武懿宗呵斥他的随从,就立刻反驳道:这是我李家朝堂,与你何干,竟然敢训斥我的扈从?从那之后,武则天就对他很关注。
“连城乃裴宪公之子,今拜太常丞,也是圣人钦点之人。”
“连城,你呢?”
裴巽闻听,脸色大变。
不过,当他听到太平公主的召唤,忍不住心里一阵火热。
义安郡主,性子火爆。
“想必诸君都已经认识,不过青之平日里不太出门,所以有些不熟。本宫就介绍一下。这位是凤阁舍人高戬,行左春坊太子中允事;周利贞,司刑寺司直;裴巽hetushu•com乃朝议郎……”
“诸君,公主到了。”
高戬和裴光庭眼睛一亮,露出了羡慕之色。
这时候,禅堂房门随之关闭。
杨思勖本来并不在意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忽视了。
上官婉儿也好,太平公主也罢,不由得对杨思勖的感官有了新的认识。
太平公主话音未落,裴巽已抢先起身。
她,就是太平公主吗?
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……倒是对我这禅院颇为赞赏。以后青之作出全诗,记得手书一篇送来,本宫一定要着人雕刻碑上,说不得以后也会成为这禅院的一景。”
她倒是没生气,沉吟片刻后道:“既然如此,请朝议郎离开吧。
太平公主突然招手,笑着对杨守文说道。
杨守文和杨思训也跟着起身,躬身行礼。
“参见公主。”
太平公主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笑着向杨思勖招手道:“倒是本宫忘了,此司宫台寺人杨思勖,上前来坐。”
杨守文心里一动,朝李三郎看去。
她这一召唤,立刻引来了众人的目光。
他感激朝杨守文看了一眼,上前来躬身道:“诸位郎君面前,哪有奴婢的座位,奴婢站着就好。”
而杨守文心里一沉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。
在两人的身www.hetushu•com后,还跟随着两个青年。年长的大约在二十左右,杨守文在瀛洲岛的南天门外见过,貌似是太平公主的亲信;而另一个,则是一名少年,年纪似乎不大。
倒是个聪明的家伙!
周利贞脸上带笑,但目光凝戾;高戬不苟言笑,却透着几分欣赏。裴家兄弟则是一副默然表情,裴光庭略显好奇,而裴巽似乎是漠不关心。倒是在太平公主身后的青年,还有那个少年,则显得有些热情。特别是少年,朝杨守文还点头示意。
她不由得眸光一闪,对杨守文更高看了一眼。
“诸君,都介绍完了。”
士人,尤其是那种成名的士人,对阉人大都是敬而远之,甚至还会流露出厌恶。
“公主,此次若是在洛阳行事,下官定不推辞。但若是离神都远行,恐义安郡主不会赞同。下官尚不知公主有何差遣,但若是要离开神都,恕下官不敢从命。”
而周利贞眼中的戾色更浓,裴巽依旧是漠不关心。
杨守文闻听,不禁有些好奇。
日后他若真个步入政坛的话,少不得会得到一些宫里的支持。
“公主,还有一位没介绍。”
杨守文可不敢得罪太平公主,忙上前见礼。
裴光庭,是武三思的女婿?
少年身高,大约在五尺六寸左www.hetushu.com右,却生的俊朗非凡。
太平公主眉头一蹙,看了裴巽一眼。
两人也不再啰唆,相视一眼后,上官婉儿起身道:“诸君,今有圣人密旨,请诸君接旨。”
禅堂内众人纷纷起身,躬身领旨。
但他们却忘了,阉人即便五体不全,但却是帝王身边的人。
得罪了阉人,特别是已经得了职务的阉人,又岂能有好果子吃?这年头有才的人很多,恃才傲物之人更多如过江之鲫。可这些人,往往不会有好结果,或者能够在文坛上留名,但是在政坛上,却不可能走的更远。
“很好!”
说完,杨思勖便走到了上官婉儿的身后,垂手而立。
“恭请圣旨。”
就在杨守文神游物外的时候,禅堂外传来哈士奇的声音。
杨守文唤上官婉儿‘姑姑’,已经成为了一段佳话。
太平公主说完,正要往下继续,却被杨守文拦阻。
她本生就一张如花似玉的娇靥,却不想幼时随太子李显前往房陵时伤了面孔,以至于有半面郡主之称。这义安郡主是个极其强势的人,裴巽虽为郡马,却要战战兢兢。
禅堂里的人,显然都认识那女子,纷纷起身见礼。
“刚才听哈总管说,青之偶得佳句。
杨守文和杨思勖交谈,说明他知道宫里的力量。
钦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