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四十三章 杨执一(下)

杨执一顿时笑了,“十九哥可知道杨再思?”
或者说,观王房不甚和睦。
他能和杨墽交好,倒是一桩好事。
如今杨执柔为族长,如果真的闹得太过了,日后杨大方重归杨家的愿望也就难以实现。
不过,杨氏子弟称呼此人,大多会以‘原武羊’而代之。
杨承烈看着杨执一,而杨执一则昂着头,眼神很平静。
也正是因此,默啜实力大增,更有了去年入侵河北道的举动。
隋朝时期的宗房景武房,也就是杨承烈这一支已经没落了,如今只剩下他父子一脉;而上面说的,则是观王房,也是现在的宗房。除了观王房之外,弘农杨氏在京兆地区还有一个宗房,名为扶风房。这两大宗房的关系,也是错综复杂。
两房分支,是在杨士雄一代开始,也就是观王杨雄出现了分家。
不过,出乎杨承烈意料之外的是,来的人并非杨执柔,而是先前随杨执柔来的杨执一。
虽经衣冠东渡,南方已不再是不毛之地,但相对于豪门贵胄子弟而言,那仍旧是蛮荒。
想想看,当年太子李显就是被贬去了山南东道。
“不管怎样,我都要多谢十九哥。”
杨执一的眼睛一亮,顿时笑了。
为此,武则天万分恼怒。
这,完全是靠他自己的能力做到,其中不泛有投机取巧的成分,但也足以说明他的才干。但是,在神功元年,也就是公元697年,突厥可汗默啜向武则天求取丰州等六州降户。当时,宰相李峤坚决反对,和*图*书但杨再思却认为,契丹作乱尚未平息,不宜拒绝突厥,于是再三劝说武则天,令武则天同意将数千帐降户交给默啜。
证圣元年,也就是公元695年,杨再思拜凤阁侍郎。
凤阁侍郎本就承担着这一责任,但正是杨再思的错误判断,使得武则天做出了错误的决定。
她是皇帝,但很多时候,对局势的判断需要手下的人呈报分析。
杨执一点点头,轻声道:“这些年,张易之兄弟对我打压甚重,若非杨再思暗中照拂,说不得我就被张家兄弟给害了。虽说杨再思这人胆小,但是人脉却很广。
“七哥自三年前告病还乡之后,整日里就在家中,调教他那儿子,与外面少有接触。他不知道青之如今是什么名望,让青之为杨浚呼应,传扬出去会被人笑话。
而这其二,杨承烈听出来,杨家内部并不和睦。
无非是再谈一谈,可不管谈什么,他都不会出卖了杨守文的利益!
永嘉公主的夫君,是与李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窦家子弟窦奉节。杨豫之的作为,不但牵扯到了伦理,更得罪了窦家。于是,杨豫之被窦奉节所杀,而杨师道死后,杨家这一支更遭到了窦家凶狠的打压,以至于到了现在,都缓不过气。
这个‘原武羊’,并非弘农杨氏族人,虽然他一直希望,能够被纳入杨氏。此人是原武人,名叫杨綝,正好和杨雄的一个儿子同名。这个杨綝是凭借明经科中举入仕,后来听说自己的名字和m.hetushu.com弘农杨綝相同,立刻改了名字,叫做杨再思。
我这次折回,是另外一件事,请十九哥助我。”
谁料想,这杨豫之在娶了李元吉的女儿寿春县主之后,竟然在私下里和永嘉公主私通。
而且,这也不是族中元老所愿,只是他个人的希望罢了。
杨承烈不禁眯起了眼睛,看着杨执一。
剩下五个兄弟,虽然是杨续一支得了宗房,可是彼此间谁都不服谁,暗地里争斗不休。
简单来说,观王房和扶风房是都是汉代名臣杨牧的后人。
“卅七郎,你怎么回来了?”
杨守文听到杨执一这么说,不禁感到愕然。
前些日子,我听到消息说,张易之打算把我贬去山南东道……我知道十九哥有手段,所以想请十九哥为我谋划,助我留在洛州。不知十九哥,可愿意助我吗?”
杨恭仁的情况好些,但也在杨思训死后,他这一支的力量被削弱。
“神都,近来还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
杨承烈在愣了一下之后,旋即露出了恍然之色。
这件事以后,杨再思不再受宠,更被贬为左台大夫。
弘农杨氏以四知堂为郡望,到隋唐时期,分为三大宗房。
说到这里,就必须要说一说弘农杨氏的主体结构。
这几年,我虽屡次建功,却每每被张易之兄弟打压,以至于不得寸进。
杨承烈闻听顿时一惊,连忙道:“那卅七郎可知道,他去了何处?”
观王杨士雄,也叫杨雄,膝下一共七个儿子,分别是杨恭和图书仁、杨綝、杨续、杨演、杨恭道、杨纲和杨师道。其中,杨恭道因随杨玄感造反,早已经没落下去。其余六人,又以杨恭仁和杨师道两兄弟成就最高。其中,杨师道死于贞观二十一年,死后追谥号懿,所以又称作杨懿公,并且陪葬昭陵,还获赐了东园秘器。
“那就请他们过来吧。”
你说的事情,我都不知道,又如何护你周全?不过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这是真的,我也希望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。毕竟我长年在昌平,对神都的事情并不了解。”
他虽然说那都是谣传,但想必也得到了消息。只是不知道,十九哥究竟有什么门路?
“哦,我听杨再思说,青之如今做了征事郎,行司刑寺评事一职,好像已经离开了神都。”
杨承烈想到这里,不由得蹙起眉头。他有心拒绝,但又不想真的和杨家撕破脸。虽然他对重归杨家不在意,杨守文也是可有可无,但那毕竟是杨大方生前遗愿。
兕子和杨墽什么时候扯上了关系?
杨执一犹豫了一下后,轻声道:“十九哥,不瞒你说,我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……早年间,我曾为兵曹参军,得罪了张易之,被黜授洛州伊川府左果毅都尉。
山南东道,也就是后来的湖北地区。
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武则天在立场上也就更偏向于扶风房。
他前些日子偷偷告诉我,说十九哥将为洛州司马,行洛州团练使……我听说后,也很高兴,更希望十九哥能护我则个。若十九哥愿意m•hetushu.com,则我伊川府兵马必听从调遣。”
杨守文外柔内刚,而且有点宅属性,大多数时候与外人结交都比较被动,很少主动。
杨承烈顿时哈哈大笑,“我倒是没想这些,不过若卅七郎说的还是刚才那件事,就不用再开口了。自古以来,有坑爹的儿子,却没有坑儿子的爹。我的确想回杨氏,那也是我父亲生前所愿。但要我儿子为他那儿子捧臭脚,恕我不能接受。”
十九哥和当年一样,对自己人依旧关照。
“啊?”
李家……这又牵扯到了杨大方的另一个遗嘱:终身不得为李家效力。
不过,比起当年,如今的十九哥更冷静,更谨慎。
杨执一闻听,顿时笑了,“十九哥莫不是以为,七哥还会回来?”
杨执一说到这里,突然压低了声音道:“至于叔父想要重归杨氏,其实并不困难。前些日子,我听说青之贤侄和观国公杨墽关系不错。虽说观国公一脉大不如前,但是族中的元老,当年受观国公照拂良多,只要杨墽愿意说项,叔父的遗愿不难达成。”
“卅七郎,你怎知我能帮你?”
总之,这杨家内部的关系,真可谓是错综复杂……
半晌后,杨承烈突然笑了!
但杨承烈又觉得心里不太舒服,因为他已经听高睿说了,那杨墽是太子李显的女婿。
可是让他和李显拉扯上关系,他自然会有所抗拒。
“卅七郎和那个原武羊认识?”
如今是武则天执政,杨承烈没有太多的顾虑。
注意,李元吉是李渊的儿子,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而永嘉公主则是李渊的女儿。
也正是因为扶风房的支持,观王房感到了压力。所以他们急需要一个足够强悍的人站出来撑场面,否则很可能被扶风房取而代之。这也是观王房为什么要让杨承烈父子回去的原因。但杨执柔呢,又不情愿这么被杨承烈父子抢了风头。他更希望为观王房撑场面的人是他的儿子,毕竟杨承烈父子,并非观王房一脉。
首先,杨家的确是希望他们父子的回归,但杨执柔怀有私心,不愿意让杨浚屈居杨守文之下。他如今是族长,自然有一些权力。不过呢,这并非杨家的本意。
“卅七郎,休要听那些谣传。
杨承烈看着杨执一,沉吟良久,开口道:“卅七郎,你要我怎么帮你?”
杨执一这一番话里,透出了太多的内容。
自家儿子是什么脾气,他很清楚。
杨承烈不太清楚杨再思的这些经历,也不了解他现在是什么官职。但是他记得这个人,因为当年杨再思改名的时候,被许多人笑话,杨承烈也听人说起过此事。
“你是说,那个和六叔公同名的原武羊吗?”
杨雄是北周刺史杨绍之子,他还有一个弟弟叫杨达,也叫杨士达,也就是开创了扶风房的始祖。杨士达有一个女儿,生了一个更了不起的女儿,就是武则天。
杨师道生前,倾尽全力培养儿子杨豫之。
有了这个前提,勿论杨家和他说什么,杨承烈都无所谓。
“那卅七郎是……”
杨执一笑着连连摇头,“十九哥放心,我来并非为了此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