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四十五章 行路难(下)

“好鹰。”
当日,他随高戬等人与狄光远的人马汇合,从洛阳离开之后一路向南,在抵达汝州后,与狄光远道别,悄然从大队人马中离开,而后转道郑州,走汴州经曹州,而后进入徐州。之所以这样行进,是为了掩人耳目。狄光远那边会放缓速度,以争取充足的时间,让杨守文等人赶路。他们要尽量赶在狄光远到达苏州前抵达,这样的话可以探查一下苏州真实的情况,以免到时候被其他人所蒙蔽。
“对了,我听说你在找人?”
整日里待在王府,难免有些无趣。父王身边有我两个兄长在,更没有我施展拳脚的机会。这次出来,我也是想多些见识,免得日后回想起来,会觉得有些乏味。”
李隆基的眼睛一亮,笑容里更显真诚。
杨守文扭了扭脖子,笑着问道:“说起来,我一直奇怪,好端端三郎为何要跟着去冒险呢?这次苏州之行,恐怕没有那么轻松。说不定,还会有遇到性命之忧。”
李隆基嘴角微微一翘,“如此正好!
只是他们没想和*图*书到,在快要到达彭城的时候,却遇到了一场瓢泼大雨。
“六郎,这样子下去可不行,咱们要尽快找地方避雨。”
“不然该怎样呢?”
这家伙,可是个狠角色。
“应该不会!”他抬头看了看天色,轻声道:“这雨越是狂暴,就越不会持续太久。再等等看,说不定过一会儿雨就停了,到时候咱们继续前进,不要太心焦。”
“雨不是还没有停吗?”
李隆基接过油纸伞,翻身上马。
杨守文听罢,便笑了。
高戬也觉察到了这一点,手搭凉棚举目眺望,大声道:“前面好像有集镇,大家再坚持一下,今晚咱们就在镇上留宿。”
日前杨守文曾亲眼看到,他用一支铁矛,生生扎死了一头野猪,显露出无与伦比的神力。
而另一边,杨茉莉牵着大金走过来,杨守文也跟着跨坐马上。
周利贞头探出马车,朝高戬喊道。
杨守文坐在凉亭的台阶上,为大玉轻轻梳理身上的羽毛。海东青的羽毛,会分泌一种天然的油脂,为它和-图-书遮挡雨水。不过即便如此,它也显得是非常狼狈,站在杨守文的胳膊上,由着杨守文在它身上轻轻抚摸,发出一阵阵好似撒娇的鹰唳。
大玉展翅一个滑翔,便落在了凉亭的栏杆上。
“我刚才问了六郎,弄不好今日咱们要露宿荒野了。”
“这么说来……”
李隆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正要开口,却听得身后有人喊道:“青之,三郎,雨小了,咱们启程。”
杨守文站在凉亭的入寇,看着外面的遮天雨幕,不禁蹙起眉头。
早年间因为家里人犯事,举家被没入官府为奴,后来被李隆基看重,留在身边。
“嗯?”
“这个……”
李隆基忍不住看了一眼杨守文手臂上的大玉,笑着道:“没看到六郎他们都很紧张,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为它梳理。”
李隆基站起来,疑惑问道。
正如高戬猜测的那样,小雨淅淅沥沥,不见停歇的迹象。
“青之,看样子,这雨一时半会儿怕是停不下来啊。”
雨,不知何时,变得小了。
这时候高戬和-图-书等人也都纷纷走出来,上马的上马,登车的登车,旋即在一连串的呼喊声中,冒着小雨继续赶路。
雨越下越大,令所有人都感到有些心浮气躁。
胖乎乎一张圆脸,长了一部浓密的络腮胡子,给人一种彪悍气概。小鼻子小眼,一双浓眉。他牵着一匹黑马快步走到了凉亭外,然后又撑起了油纸伞跑过来。
从洛阳出来,大玉好像撒花儿了一样,变得精神很多。
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何……”
他那仆从,是个身材不高,但是却极为敦实雄壮的男子。
但这场雨,好像没有停息的意思。
李隆基倒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,站起身便招手把仆从唤来。
“我那姐姐可生的是倾城倾国,青之难道不动心吗?”
李隆基发出了一声赞叹。
不过,他们这一行人一共有三十多人,所以大部分只能躲在车仗旁边避雨。
李隆基笑道:“大半个洛阳都知道,你杨青之在找一个名叫幼娘的小女孩。嘿嘿,可你如此,岂不是要辜负了太子的一番美意?我觉得http://m.hetushu.com,公主那边说不得会生气。”
对杨守文的这只海东青,他也是眼热的紧。
杨守文点头表示赞成,对李隆基道:“高六郎说的有理,咱们不如趁现在赶一程。”
它本就是属于天空的王者,虽然在洛阳没什么人约束它,可是大玉依旧感到很憋屈。
他说的公主,应该是安乐公主。
“也好,那咱们赶快动身。”
杨守文记得,此人名叫王毛仲,是个高句丽人。
同样,这条路线,也是经过狄仁杰精心设计出来,朝中知道的人,几近于无……
杨守文疑惑向李隆基看去。
杨守文微微一笑,沉声道:“我本无意攀龙附凤,公主如何想,与我何干?”
李隆基从凉亭里走出来,用一块干净的丝帛垫在地上,而后撩衣坐在杨守文身边。
他伸手,把大玉召唤过来,而后放在身前。
裴光庭从凉亭的另一边走过来,沉声道:“六郎说,这时节正是徐州的多雨之时,估计很难停下来。这天马上就要黑了,趁着现在雨势缓了一些,咱们赶一赶,争取在天黑之前找m•hetushu•com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。若不然,这么多人可真要露宿荒野了。”
杨守文却哼了一声,“倾国倾城又怎样,到头来还不是红粉骷髅,化作一掬尘土?”
杨守文不禁高看了李隆基一眼,不管他这番话说的是真是假,有这个想法,倒是难能可贵。
杨守文为大玉把羽毛梳理好,抬起手臂。
现在,它的心情似乎好转许多。
这一路上,他曾亲眼看到海东青是如何捕猎,可谓是凶猛至极。不过他不像薛畅,更知道君子不夺人所爱的道理。眼热归眼热,李隆基倒是没有生出占为己有的念头。
这是位于汴水和泗水交汇处的一个凉亭,很宽敞,能容纳十几个人在里面歇脚。
“青之,你倒是很轻松嘛。”
李隆基的笑容很开朗,给人一种亲切的感受。
道路也因为这雨水,而变得非常泥泞,以至于众人在行进间,连续出现了马陷泥坑的情况。有两匹马因为不慎踏入泥坑,更连累的马上骑士也受了些轻伤。
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在路边的一个亭子里避雨,打算等待雨停之后,再继续赶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