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四十七章 七里亭(下)

“好!”
大玉只听从杨守文和吉达的指挥,杨茉莉虽然可以偶尔接近它,却无法让它听命。
“当然是真话。”
不等费富贵回答,吕程志却抢先回答:“青之,这地方叫七里亭。咱们进镇的时候,我看到镇口处有一个石碑,上面就写着七里亭三个字。怎么,有什么不对吗?”
而楼下,裴旻看众人纷纷上楼,忍不住低声问道:“连城族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杨茉莉笑逐颜开的捧着一大堆食物走进来,身后还跟着费富贵和杨丑儿两人。
他跟在裴光庭身后,路过杨守文的房间时,忍不住又看了一眼。
那上面,记载的是苏州刺史呈报上来,关于长洲县令王元楷被毒杀的资料。
“哦?”
杨守文把手札拿起来,打开看了几眼。
“跟着他们,也得不到什么消息。
杨茉莉说着,把托盘放在了桌上。
说起来,他也觉得很苦恼。
“可这样一来……”
“青之要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
“长洲县,有些复杂。”
“离开神都之前,他听说杨hetushu.com青之的父亲,也就是原来的昌平县尉杨承烈,被圣人钦点,拜宁远将军,行洛州司马,并且破格兼任洛州团练使,执掌武骑团兵。
说到这里,裴光庭苦笑一声。
吕程志觉得,应该有更稳妥的办法才对。
对此,杨守文默默接受。
而杨守文则露出了凝重之色,沉声道:“你刚才说,这里叫什么名字?”
就在这时,房门被打开了。
毫无疑问,那些人一定是觉察到了什么,所以迅速灭口。这也说明,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,甚至很可能已经渗透进了县衙之中,否则怎可能会这么快被觉察?
这资料,是杨守文从狄光远那里讨要过来,然后让吕程志抄录下来。他把手札递给了杨守文,轻声道:“苏州刺史陈敏呈报的奏疏,我这一路上已经反复看过。”
费富贵则拎着一坛酒,递给了杨守文,“阿郎,这是七里亭特产的七里香,那掌柜的,这七里香是当年张良酿造出来的。我寻思着你一定喜欢,就拿了一坛过hetushu.com来。”
“他对青之是否满意不重要,重要的是圣人能够满意。”
可不知为什么,高戬却对他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大多数时候,他会找周利贞商议,会找李隆基商议,但是却从未找过杨守文。这也使得杨守文如同被排斥在外,对于高戬等人的计划完全不了解。这样下去,只怕会有更大矛盾。
杨守文则示意吕程志坐下,叹了口气道:“看样子,那高六郎对我,非常不满啊。”
“怎样?”
高戬根本不和我交流,我也不清楚他们手里到底掌握了什么情报,更不知道他们准备如何行事。这样下去,我感觉非常不好,说不定什么时候,咱们就会被卖掉。”
“阿郎,那些人好坏,把吃的都藏起来,不过被我发现了。”
吕程志露出了为难之色。
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杨守文感觉舒服很多。
你知道杨青之那本《西游》是谁带来洛阳吗?就是高六郎!他在荥阳买了三百套,分送众人。后来杨青之总仙会一鸣惊人,高和-图-书六郎还经常自诩,他慧眼识人。”
在大方向上,我会听从你的差遣。
房间里点上了灯火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松油燃烧的清香,令人感到很舒服。杨守文走到窗前,把窗户推开。
青之,长洲县……恐怕是龙潭虎穴啊。”
“杨茉莉,我待会儿就不出去了,你去下面和掌柜说一声,让他把晚饭送到房间。”
“阿郎,大玉不听我的话,要跟着你。”
裴光庭左右看了一眼,见众人都在忙碌,于是压低声音道:“咱们不要管他们的事情,只听命行事即可。你也知道,我那大舅子和杨守文不对付,周利贞则是梁王的幕僚,自然对杨青之怀有敌意。至于高舍人……他是不满杨青之的父亲。”
“说起这个王元楷,我倒是有些印象。
杨守文想到这里,突然扭头道:“吕先生,要不然咱们单独行动?”
他坐在房间里,正整理挎兜,却听到有人叩击房门,于是起身走过来,把房门打开。
在陈敏接到他密报后的第二天,王元楷就死在家中。
他是琅http://www.hetushu.com琊王氏族人,当初曾与王贺一同参加科举。我记得他好像是明经科进士及第。此人沉默寡言,但是却很谨慎,也非常精明,是一个有心计的人。相比之下,王贺就比不过他。只是没想到,这么一个精明的人,居然被毒杀在县衙。”
“富贵,倒是有心了。”
他倒是赞同杨守文的这个主意,可如果这么做了,就等于是和对方撕破了脸皮。
杨茉莉架着大玉走进来,一脸苦恼之色。
“你以为,他的死,是否与那皇泰宝藏有关?”
“记得多要些,待会儿你把富贵他们也叫来。”
裴旻顿时露出了了然之色。
杨守文上楼后,选了靠近楼梯的两间客房,一间给杨茉莉和吕程志,一间自己使用。
“哦?”
这时候,外面的雨已经停了,但天也黑了。
“喏,你看第三页……陈敏奏疏说,王元楷密报他,发现了辅公佑的一笔藏宝。
“啊?”
突然,他身子一僵,猛然扭头看着费富贵道:“富贵,你刚才说,这是哪里的特产?”
高舍人追随公主多年,得m.hetushu•com公主赏识,又有满腹才华,结果才做了个从六品的凤阁舍人。这让他如何能够气顺,故而以为杨家父子,都是那奸妄小人。再加上周利贞旁边挑唆,这一路上多有针对杨青之的举动。但他没想到,杨青之敢如此顶撞。”
杨茉莉答应一声,走了出去。
但涉及我个人的利益,我绝不会退让。毕竟,我是副使,你虽是正使又能奈我何?
……
“其实,之前高戬对杨青之非常赏识。
“就是这里的特产啊。”费富贵被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回答。
杨守文深吸一口气,又拿起手札,看了几眼。
杨守文接过酒坛子,转身放在桌上。
吕程志说着话,从挎兜里取出了一卷手札。
杨守文笑着从杨茉莉手里接过了大玉,手指在它的羽毛中拂过,而后放在了床头的架子上。
这时候,杨守文旁边的客房,房门打开。吕程志从里面走出来,看到裴光庭兄弟,忙微微欠身行礼。裴旻则朝他点点头,提剑跟着裴光庭,沿着走廊离去……
这次他们奉命南下,寻找皇泰宝藏,本应该是精诚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