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四十八章 众矢之的

见杨守文突然不言语,吕程志顿时紧张起来。
不知何时,乌云散去,一轮皎月升起,把月光洒入房间。
李隆基在听了杨守文的报告后,二话不说便拉着他,找到了高戬。
被雨淋了个落汤鸡,最好的休息办法,就是吃点酒,好好睡一觉。可现在可好,非但吃不得酒,恐怕连觉也睡不好。这让众人都心怀怨念,但是又不好反驳。
“这会不会是一个误会?咱们这次的行程,是狄国老亲自设计,由圣人决断。就连我,也是在和狄二郎汇合之后,由狄二郎告之的路线,怎可能会被人知晓?”
杨守文回到房间后,心里同样是不太平静。
半晌,杨守文轻声道:“如果这七里亭不是一个巧合的话,我想我们要有麻烦了。”
“六郎不必生气,人家是才子,又是大名鼎鼎的谪仙人,说不定只是和你开玩笑。”
虎吞横在身前,他屏住呼吸。
杨守文进入到一种玄妙的境界里,呼吸越来越悠长,气息越随之变得似有还hetushu.com无。
可不应该啊!
杨守文沉声道:“高六郎,我不管你对我什么看法,也不知道你为何对我心生不满。但咱们这次既然是奉旨行事,还要以大局为重。此事,是个巧合最好,若不是呢?”
“阿郎,按道理说,你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高戬他们。可问题是,你和高戬他们并不和睦,就算是说了,他也未必会相信你。而且,你能够确定这件事也还好,如果……万一风平浪静,只怕高戬他们对你会更加排斥,甚至有可能刁难你。”
说完,杨守文起身在屋中徘徊。
七里亭!
到了黎明时分,外面又开始下起了小雨。不过这雨水持续的时间并不算太长,大约只半个钟头左右就停下来。伴随着雨水停歇,一轮红日磅礴而出,照亮了大地。
“杨青之,你怎么解释?”
安静,非常的安静!
高戬听闻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
高戬倒吸一口凉气,沉吟半晌后,抬头对站在门口的薛崇简道m.hetushu.com:“二郎,你立刻传我命令,让大家今晚都小心一些,不要吃酒,更不要睡得太死,警惕有贼人来袭。”
除非……
他把在洛阳收到示警的事情,和吕程志详细说了一遍。
甚至安静到了一种让人感到恐惧的地步。
“征事郎,你别是弄错了吧。”
杨守文看着高戬,心里一声苦笑,提枪往外走。
高戬对杨守文的态度,他是看在眼里。虽然不清楚高戬为什么会对杨守文如此冷淡,但他相信,如果杨守文说的是真的,一切都还罢了。若是假的,对杨守文而言,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。他本就被高戬排斥,弄不好会被对方更加敌视。
薛崇简闻听,忙躬身道:“下官明白。”
这次的行进路线,是狄仁杰亲自设计,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提前知道。就连杨守文,也是在途中才了解了路线。不过,即便如此,他也不知道七里亭就在徐州。
“杨青之,你给我站住。”
见杨守文拿定了主意,吕程志也m.hetushu•com就没有再劝说。
……
他让吕程志和杨茉莉回房休息,然后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,吹灭了油灯。
如果不是巧合……
“三郎,你今晚也要多小心。”
“阿郎,此事……怕要你自己决断。
我倒是认为,此事不说为好,咱们可以暗中提防;如果说了,而事情又没有发生,恐怕那高戬少不得要耻笑你。这对你以后在队伍中的声望,绝无半点好处。”
离开洛阳之前,他收到的那个示警中,不就有‘七里亭’吗?之前他查遍了洛阳周围,也没有找到一个符合七里亭名字的地方,所以也就把这件事渐渐忘却。
这最后一句话,很有杀伤力。
好在,李隆基和裴光庭拦住了他,好一番劝说,总算让高戬不再计较。
吕程志没想到,他投效杨守文之后,遇到的第一个事情就如此麻烦。
诚如吕程志所言,这只有杨守文自己决断。
“此事,还是要与高六郎知晓。”
高戬的命令传下去之后,底下是一片哀声。
www•hetushu.com“吕先生,你说我要不要把此事告诉其他人呢?”
“高舍人放心,我会命人彻夜值守。”
周利贞不阴不阳劝说,却让高戬更加恼火。
当杨守文听到这个地名的一刹那,整个人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古怪感受。
杨守文想了想,示意费富贵和杨丑儿到外面去守着。
当天亮之后,高戬等人一个个困乏不已,站在大堂里,怒视杨守文。
杨守文在屋中徘徊片刻,最终一咬牙,下定了决心。
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!
吕程志一脸茫然,疑惑看着杨守文。
他转身出门,屋中只剩下高戬三人。
没想到……
高戬看了杨守文一眼,嘴巴张了张,似乎想说些什么。不过到头来,他还是把那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。
高戬说着,目光就落在了杨守文身上。
“有这种事?”
吕程志露出了沉吟之态,他眉头颦蹙,陷入沉思之中。
“麻烦?”
当下,杨守文出门去,先来到李隆基的房间外。他没有直接去提醒高戬,以他和高戬的关hetushu.com系,相信就算他说了,高戬也不会放在心上。倒是李隆基,对他态度颇为和善。而且在这一行人当中,李隆基的地位颇为超然,由他来说,最适合。
可是这样一来,高戬对杨守文的恶感更浓。不仅是他,包括裴旻和薛崇简等人,对杨守文也都或多或少流露出了怨念。他们觉得,杨守文纯粹是在没事找事。
就在这种安静的气氛中,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。
“阿郎,你这是怎么了?”
一整夜安然无事,甚至连个耗子的踪影都没有看见。这也让高戬等人恼怒异常,拦住了杨守文质问。
难道说,那示警中的‘七里亭’,并不是洛阳七里亭,而是徐州七里亭?
“如果不是费富贵刚才提起七里亭,我险些把这件事给忘了。方才雨势大,我也急着找客栈,所以没有留意到镇口的石碑。如果,如果这不是一个巧合,此七里亭就是彼七里亭的话,就说明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,那我们可就要有麻烦了。”
“是啊,我也正是因为无法确定,才感到有些为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