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三 江南好

第三百五十章 螳螂捕蝉

杨守文倒不是说害怕,而是连续两次地名的重合,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裴光庭和薛崇简,忍不住看了周利贞一眼。
“似有死伤,但已稳住了阵脚。”
他发现,自己似乎还是小觑了杨守文。没想到他在不知不觉中,身边已有这样的人才。
这家伙,够毒的啊!
循着淮水向东,杨守文等人行出了二十余里,在下游找到了一个渡口。
……
“三郎,这可是圣人制定下来的路线,若不遵循,岂非抗旨不遵?”
那个结果谁都无法承担,很可能会死人的。
他脸色一变,大喝一声道:“富贵和杨丑儿留下,杨茉莉和王毛仲,随我出击。”
王毛仲跑去找渡船,而李隆基则找到了杨守文,有些不太放心道:“青之,真要分道扬镳?”
“我之前和他秘密约定,他随高戬在白水塘渡河,一旦发生不测,就鸣镝示警。
“有埋……”
蒙面骑士高声喊喝,拨马就迎上前去。
杨守文在马上手腕一抖,啪的把那骑士的尸体甩了出去。
“是杨守文!”
他轻声道:“非是我要分道扬镳,而是继续留在那边,很容易产生矛盾。
他高声喊喝,已经从那十几名蒙面骑士的缝隙间冲过去,杀入战场。大金希聿聿长嘶,好似猛虎下山。杨守文冲入战场之后,大枪翻飞,幻出一道道,一抹抹的枪影。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杨守文马过之处,马前无一合之将,只留下了身后六七具尸体。
看着三人背影消失不见,李隆基突然扭头,看着吕程志道:“吕先生,不会有事吧。”
众人牵马上了船,分两次渡过淮水,抵达淮水南岸。
“杨寺人,保护好六郎。”
高戬话一出口,就连裴和_图_书光庭也觉得不妥。
哪怕他和自己都是武三思一系,裴光庭也不禁警惕起来。这家伙就是一条毒蛇,阴毒的很。以后和他交往,要多小心才是。杨守文被赶回了洛阳,你高戬就会有好结果吗?那毕竟是武则天钦点的人物,可是……这家伙,一石二鸟,高明!
杨守文哪能听不出李隆基言语中的意思,笑着道:“三郎放心,我绝不会不管高六郎。”
“杨寺人休慌,我来了。”
说话间,他催马从山坡上冲下来,直奔官道奔去。
王毛仲愣了一下,轻声道:“公子说的可是那阉人吗?”
内心里,对周利贞不由得多了几分小心。
“周兄,你怎么看?”
杨守文等人沿着淮水往上游兴趣,大约走出二十多里,忽听得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鸣镝声。
左右到了淮阴休整,可以把话挑明了说。以我之见,到了淮阴之后,最好把杨守文扣留下来,然后将之赶回神都。否则他在这里一日,与六郎而言绝无好处。”
李隆基的脸色,阴沉下来。
高戬这一下,可有点懵了。
他看了高戬两眼,突然道:“六郎,亲贤良,远小人,先贤之言,你好自为之。”
费富贵和杨丑儿也从远处赶来,在杨守文面前滚鞍落马,单膝跪地道:“公子神算,果然有贼人在白水塘埋伏。”
说完,杨守文轻轻拍了一下肩膀上的大玉。
王毛仲立刻闭上了嘴巴,他知道自己的问话,似乎有些多余了。李隆基已经吩咐,让他听从杨守文的调遣。身为相王府家奴,王毛仲很清楚,自己该做什么。
李隆基跨坐马上,遥指西南,“由此下六十里,便是淮阴。”
杨守文端坐马上,探手从腰间和-图-书取下了弹弓,然后从挎兜里掏出几枚铁丸。
杨守文点点头,示意费富贵和杨丑儿上马,然后便催马急驰而去。
说时迟,那时快,杨守文已经到了他跟前。
七里亭你可以说是巧合,白水塘难道也是巧合?
他冲上了一座山丘,远远就听到,远处官道上传来的喊杀声。举目眺望,之间一群人正在官道中央混战一团。不时间,有惨叫声响起,更伴随着一声声呼喝。
这时候,王毛仲找来了一艘渡船,在渡口停泊。
同时,他又有些庆幸,没看错杨守文。
杨丑儿和费富贵不见了踪影,但李隆基眼珠子一转,便猜到了他们的去处。
你扣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做什么?圣人还让我们见机行事,怎么扯到了抗旨不遵了?
杨守文把枪横在马鞍桥上,手搭凉棚眺望。
杨守文和李隆基也觉察到了远处的火光,两人相视一眼后,心里顿时没由来咯噔一下。
把杨守文赶回洛阳?
最重要的是,他们南下路线本来是一个机密,却被人提前知晓。不管那示警的人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,示警也好,恶作剧也罢,都说明他们的行踪已不再安全。
“三郎!”
王毛仲在马上,反手抽出一口大刀,横在身前向杨守文看来。
天,开始慢慢变黑。
“三郎留下,吕先生在这里陪伴三郎,杨茉莉、王毛仲,随我走。”
“为什么不现在就去?”
这样的话,继续从白水塘渡河,就存有很大的风险。
李隆基道:“六郎,我只是觉得,青之不是一个无事生非的人。他既然这样说,一定是有他的缘故。如果白水塘真的不安全,该怎么办?无非是换一个渡口而已,你又何必太过计较?”
万一呢www•hetushu•com
说穿了,他并不是不知道杨守文这样做的好处。可他更清楚,如果他今天低头了,只怕以后就别想再控制这个队伍。说一千道一万,他针对杨守文只是为了控制权。
大玉从空中俯冲下来,落在了杨守文的手臂上。
那十几个蒙面骑士此时也反应过来,一个个举起兵器,厉声喝道:“杀杨青之者,赏百金。”
一声鸣镝,则说明遇袭,但尚可支持;两声鸣镝,则代表贼人势大,支持不住。刚才他已经发了一支鸣镝,我在等他第二支鸣镝响起,而后从后背夹击贼人。”
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在有的时候是勇气,有的时候则是愚蠢。
忽听得身后马蹄声响器,那蒙面骑士立刻警惕,扭身向身后看过来。
王毛仲手搭凉棚,举目眺望。
那骑士还没来得及举起兵器,就听噗的一声响,虎吞大枪已经贯穿他的胸口。
手中虎吞大枪探出。
这说明,那警告是真的!
李隆基笑了,“这些日子我与青之相交,青之有急智,但如此缜密的计划,并非他的特点。我见先生跟随青之左右,想必今日青之的所为,是出自先生的手笔。”
杨守文摘下虎吞大枪,看了王毛仲一眼,“焉知贼人没有埋伏?”
把铁丸填在弓袋里,而后再次一磕大金的肚子。踏踏踏,铁蹄声回响在天际,大金在奔行中骤然加速。从山丘到官道,左右不过一里的距离。大金犹如一道闪电从地面上掠过,眨眼间就到了对方的身后。只见高戬等人被围困在官道中央,杨思勖手持一口宝剑,在人群中穿梭。他手中是一口软剑,如毒蛇吐信,招数格外阴毒,杀法也极为凶狠。一身白色的长衫,更被鲜血染红…和*图*书
“三郎,你怎么也跟着杨青之胡闹?”
淮水以南,在衣冠南渡后便开始发展。到了隋炀帝杨广时期,开发大运河又进一步带动江淮的人口和经济。然则,正如后世那句很流行的俗语: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在经过了隋唐之交的动荡以后,两淮的发展速度,便呈现出放缓趋势。
“好像有人在放火?”
至少在杨守文看来,此时的两淮甚至还没有幽州看上去繁荣。
不过,在和离开的时候,他朝杨思勖看了一眼,就见杨思勖轻轻点头。
“青之……”
其实到了这时候,高戬也有些犹豫。
吕程志明显愣了一下,诧异向李隆基看来。
裴旻年纪还小,有些事不太明白。但裴光庭却懂得周利贞的心思。
高戬得知李隆基要跟着杨守文走,顿时急了。
在官道的边上,有十几个蒙面骑士在观战。
“看什么,还不快去,记得听从征事郎吩咐。”
“大约在六十人左右。”
“杨公子,怎么办?”
如果杨守文被赶回了洛阳,对他绝无半点好处。说不定武则天还会认为他恃才傲物,不堪大用。若真如此的话,只怕杨守文的仕途也就这样了,必将前途无亮。
“喏!”
看着大玉的影子,李隆基顿时露出恍然之色,连连点头道:“青之此计,果然高明。”
就在这时候,忽听得远处再次传来一声鸣镝声响。
杨守文则眯起了眼睛,轻声道:“先别急,杨思勖还没有发出信号,且耐心等待。”
王毛仲得了命令,立刻催马就追。
杨守文不由得长出一口气,紧绷的心弦,也随之放松了不少。
杨守文说话间,两脚一磕马肚子,大金希聿聿一声长嘶,仰蹄就走。杨茉莉紧跟他身后,朝着那火光的源和-图-书头奔去。而王毛仲则愣住了,他扭头向李隆基看去。
杨思勖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,大声喊道:“公子神算,果然有埋伏。”
……
高戬有些急眼了,他张了张嘴,想要再劝说李隆基。可是李隆基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,带着三个家臣便来到杨守文的身边,沉声道:“青之,咱们找别的渡口。”
吕程志笑了笑,却没有回答。
“公子放心吧,裴旻和薛二郎保护着他们呢。”
裴光庭走上前,轻声道:“六郎,咱们还要不要渡河?”
“杨思勖?”
就看到一匹快马飞驰而来,只是没等他做出反应,一抹冷光飞来,啪的正中一名骑士的额头。铁丸,直接就打得那骑士头破血流,一头从马背上栽倒在地面。
“高戬那边情况如何?”
李隆基这才留意到,杨守文身边只剩下杨茉莉和吕程志两人。
大玉发出一声鹰唳,展翅腾空而起,向远处飞去。
大枪奇快,仿佛一抹闪电。
杨守文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李隆基,展颜一笑。
大片的荒地和丘陵,组成了此时淮南的主要风景。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……也是杨守文对淮南的第一印象。
高舍人对我成见太深,而且也听不得劝。我虽然不知道渡河之后会有什么危险,但我却知道,我们的行踪已经不再保密。现在,我在明敌在暗,非常危险。如果继续走在一起,很可能会有麻烦。我们和高六郎分开之后,暗中跟在他们身后。这样一来,咱们就可以隐藏起来,一旦真发生了危险,也能有一个照应。”
杨守文点点头,翻身上马。
李隆基不由得眯起了眼睛,上下打量吕程志。
“有多少人?”
周利贞淡定一笑,沉声道:“既然三郎要跟着那杨青之,就随他吧。